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武梦
仙武梦

仙武梦 玉面小飞龙

连载中 战斗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07 11:19:28
此一生,活着便是受苦。没好爹,没好娘,没脸,没才。好在我们就是一群麻瓜。好好的把日子过下去就是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滴滴答答,雨水打在屋檐上,像是一位文士推敲着文章而将手指轻敲着木桌。清风透过窗户悄悄地吹着,宛若夏荷淡淡的芳香,带来了舒意,带走了燥意。

对夏莎来说,四周的一切就如同外边被雨水冲刷着的圆石一般,被忽略了,被遗忘了。

夏莎坐在窗边的书桌上,一边翻阅着高高叠起的书楼一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她的手时快时慢地划动着,一个个端庄整洁的字浮现在了纸面上,如同攀爬上纸面上的紫藤萝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可惜,没人会来欣赏这字,因为在这藏书阁里,大家都只顾着自己的事。夏莎自己也是如此,她飞快地翻阅着资料,飞快地记录着,只是太沉醉了,看起来就像是在跟时间赛跑一般。

“她看起来很美。”坐在另一角落的男子说到,他趴在桌上,下巴枕在双臂上面,鼻子抵在斜放着的书上,像是看书累了在一旁休息一样,但眼睛却是一直看着另一角落里那认真的翻着书的女孩。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九遍了。”坐在他旁边的另一在看书的男子默默说道。“我倒是觉得她一般一般。”

“啧!”趴着男子砸了砸嘴“像你这样的俗人是无法理解她的魅力的。”

看书的男子耸了耸肩“你少看几眼吧,我看上面那个快冲下来和你干架了。”

“谁?”趴在桌上的男子抬头环视二楼,有一个男子恶狠狠地盯着他,如果这里不是藏书阁,估计那男子早就冲下来和他干了。“啧”他的视线跟楼上那名男子对了上,空气中仿佛擦出了火花一般。

当然,夏莎并不知道他们的事情,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去在意的,她只是疯狂地记录着自己所需要的资料。

当当!“不介意休息一下吧!”从窗口传来的声音将夏莎拉回了现实,向窗口望去,一顶粉红色的头发印入她的眼里。溜溜靠在窗边将一瓷壶还有一盒点心放在了她桌上。

夏莎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天空。微暗的天空像是浸没在一层淡淡的墨水当中一样,并不能分辨出时间。

“已经过中午了,没听见外面那嘈杂的声音吗?” 溜溜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而向她说道。

“嘈杂?”夏莎似乎还真没去注意,不过很快就意识过来了,他指的是应该是学院招考而引起的动静。“时间过得真快。”

“谢谢了!”夏莎喝了口茶,看了看点心,似乎有些意外。

“怎么啦?”看到她愣了一下,溜溜问道。

“不用吃惊了。这是咱买的。”因为太矮而被挡道的银莲似乎知道夏莎所想爬上来搭在窗口而向她说道。

看了看银莲,夏莎靠了过来,眼睛眯成了月牙,摸了摸银莲的头温柔的笑了笑。

“谢谢了!”

似乎很享受夏莎的抚摸一样,银莲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像只小猫一般顺夏莎的的手掌摩蹭着。

被遗忘了的溜溜,本应感到尴尬却没有感到尴尬,反而觉得蛮有趣的,伸手便是也要跟抚摸,结果就被反咬了一口,银莲整个人都吊在溜溜的手上。

“......。”

“......。”

情况让夏莎和溜溜有些无语。

“那么,就不打扰了。”溜溜将银莲给扯留下来,虽然一排牙印印在了上面,但本人却如同没事人一般,还是跟平常一样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表情,挥挥手,潇洒转身就走了。

在旁边擦嘴的银莲看到溜溜走了,也想跟上去,结果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头。

“你不应该跟着他鬼混。”很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但无疑,这平静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关爱,“你也是日月的学生,你应该好好努力一下的。”

“嗯~!咱并不是去玩的,咱是去帮师姐忙的。”突然被说教的银莲有些不好意思的澄清自己是个好孩子。

夏莎看了看银莲一脸认真的娃娃脸,像只卖萌的猫一样,揉了揉银莲的的脑袋。

“只是担心你会坏罢了。”说便放挥了挥手

得到了夏莎的许可,银莲便挥了挥手,向着溜溜的发向溜了过去。

————

然而,在另一角落里,却有人应刚刚那一幕而慌得咬牙,咬得嗒嗒响。

“你看来像条恶犬。”

“......。”

“你知道刚刚那两个人是谁吗?”

“粉毛的我不知道,但银发的可是咱学院的哦,在低年级很有名的,很可爱对吧。”

“......。”

“不,一点也不,一点也不可爱。”

“......。”

“你眼里只有夏莎吗?”

“对,她很漂亮。”

“我觉得你并不用担心,因为他们看起来像家人,像姐弟。”看书的男子看着那趴在桌上一直在磨牙而提到夏莎时又变得一脸温柔的男子,有些无语的安慰道。

“是吗? 但愿是如此吧。”

————

日月湖旁广场

在这里,密密麻麻的人几乎将白色的石板遮住了,只有几处测试点空了出来。从上往下看,就宛如一张巨大的彩布将湖边给盖住了。

但与以往的情况,这股人流将会急剧减少,从成千上万人减到几百人。

日月只需要优秀的人,只有你让他们觉得你可以,你有可塑性,你才能留下来。

气氛就宛如这天气一般,微而重,低而沉。

而在其中的一处测点。一座小型的高高的石塔竖立而,险而尖的塔顶直戳苍穹,这是一座测试人们的仙识的塔。在这里的人们大多都愁眉苦脸的,原因是过关的条件太苛刻了。

溜溜站在人群后看着石塔,看着一个又一个失败的人走了出来。当然也有和考官发生争执的,但结果无疑都是被那考官以妨碍考试为理由被一脚飞了。

当然,第一关的考试种类有很多种,只不过这里是最方便最快的一种摆了,每一次测试在这里通过,寥寥无几,一只手的就可以数过来,甚至是没有。但每一从这里过关的,无疑都是怪物级别的,现在学院里,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站在这里的人本来都很多,因为操作最简单,他们自认为自己是天才,确实,以他们的成绩在别的地方确实是天才,是了不起的存在,但在这里是不行的,想单纯的靠仙识就想通关的单是天才还不行,日月要的是怪物,披着人皮的怪物。

风轻轻地吹着,雨悄悄地下着,时间仿佛被遗忘了一样,随着乌云在湖水里缓慢地划过。现在敢说自己行,敢上去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站在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不过这里的考官并没有任何表示,一个坐在桌边用手撑着脑袋,打着哈欠,另一个则是慢悠悠地享受着刚刚泡好的茶。当然,他们是坐在一个遮雨的大型伞型宝具下的,他们呆得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舒服。

现在这里剩下的估计只有那些好奇,想看看有没有能够过关的人,或是说,真得存在能够达到他们标准的人。

这短短时间内的等待,却仿佛世纪末的最后一刻的等待一般,漫长的另人烦杂,漫长的另人不安,漫长地开始让这里变成了街边一家不起眼的小店。

徘徊在这里的人们仿佛是枝头的枯叶一般,被风吹散了。只有数得出数的几个在这看着。

溜溜也是其中的一个人。或许没有,或许也有,或许是条件太苛刻了,但来自五湖四海的,总是在某个叫不出名的地方,总是会有某个叫不出名的小家伙,后来啊,那小家伙名传天下了。总会有着一些怪物存在的,只是想看看长什么样摆了,就算是为了以后的日子不要不经意间去得罪一些麻烦的人摆了,溜溜自己是怎么想的。

就在此时此刻的平静下,有人打破了这了沉默的现场。

一名很普通的少年,他一身朴素的身装,普通的样貌,和一把看上去很旧的剑。他是续众位失败者之后的又一位挑战者,一位勇士。因为是到了现在才上去测验的,如果不能成功也只会让人感到不自量力,感到可笑摆了。

溜溜可以看出他很紧张,嗯,是的,他走的有些僵硬。那么,他是报着试一下的心呢?还是报着挑战的心呢?溜溜是这样想的。不过,不管报着怎样的心态,不都很了不起吗?总比那些什么都不敢,等着看戏,等嘲笑别人的人优秀多了,难道不是吗?

看到他的到来,考官并没有因其平庸的外表而有任何过激或是过分的表示,只是像与往那般,用很敬业的态度与他讲明,然后要他开始摆了。

不过,他还是很紧张,微微捏了捏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他做了下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知道是因为他有点拖沓了还是因为别的。考官看了看他,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刚刚一直都有在这里看吧?”

“啊? 是的, 有。”对这有些突然的提问,他有些茫然,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回答了。

“那你知道要从这过关有多难吗?”

他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点头是知道很难,毕竟刚刚的那些人确实存在着一些很优秀的小伙子,但没有一个过关的,所以会难是毫无疑问的。摇头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过关,毕竟考官自己也没有说,对于刚刚考试的那些人,考官的回答只有“不合格,不过关。”所以说确切的难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吗?那你还是要考吗?其实在其他的测试点过关了,第一关也算是过的。”

那位少年回想起刚刚其他参考着的情况,大多数人都是自信满满以为很容易就上去点塔的。但他们都无疑都在点塔的过程中露出一副很艰难的表情,眉头深皱,额头开始渗出汗水,可以看出这点塔的过程并不简单。然而大多数的人第一层塔都未全亮,也有少数把第一层全点亮的但他们也在点塔的过程中有了自知之明,或许是知道了这样是根本不过关的,所以在点完塔后就自动地离开了。而能点到第二层的也仅仅只有三个,但那还是不过关,那么就是说要过关至少也要点到第三层了。

虽然没有点塔过,但他可以打赌,这个过程肯定会比自己想象的更加难的,考虑下用别的方式过第一关吗?不,那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要的并不是退缩,仙识是自己最大的仗义,唯独在这方面自己更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得到那些真正的强者的认可。看着这座石塔,自己确实感到紧张了,感到了莫名的压迫感。之前那些失败者那失败后各种各样的表情也随之深入脑里,慌张起来了,成与不成的想法带了的异样的感觉也如同嚣张的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碾压着自己。但是,不正是知道了它的艰难,才确定了自己想要挑战的决心吗。此时,那位少年是怎么想的。

“不了,就在这考。”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并不是试一试就算了,我想要挑战一下。”

“是吗?可是你一直都很紧张。”考官拍了拍他的腰,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反正不过关,你又不会死,这并不是真的结束。”

考官说完就不在理会他,而是站在了一边等待他的行动。

对于考官的行为他有些感激,但自己却还没有镇静下来,不过想比之前却好了很多。

对啊,成功与否,这都不意味着自己的结束。

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脸,再用力的击了一次掌,似乎要开始了。

他靠近了你座塔,闭上了眼睛,开始感受着周围那存在于天地之间那虚无缥缈又是实而存在的天地灵气。很稀薄,大概是其他测试的地方被其他的人给调用了吧,这样无疑更增加了测试的难度了,时间拖的越长,对自己就越不利,自己必须更快地解决长行。

他运起仙识,调用着周围那稀薄的天地灵气往塔里输送着。一股强烈的排斥感在在阻碍着灵气的运输, 原来如此,他总算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困难了,感受天地灵气本就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这也是普通人远远多于修仙着的原因,更何况去调用和巧用天地灵气呢,更别说还有着阻碍调用天地灵气的操作了。

虽然很有难度,但对他来说还不至于那么悲观。因为习惯了那种感觉之后,他觉的没有太大问题了。似乎感觉自己可以冲到第三层,他有些愉悦地将嘴角微微撩起。

他开始加强对天地灵气的控制,加大输送。

他的表现确实引起了考官的注意,考官终于不在像之前那样摆着一副扑克脸。少年一口气直接突破了第二层,而且还保持着一股仿佛就要一口气冲到塔顶的气势猛灌着天地灵气。

一位考官还是坐着,仿佛一切都以他无关一样,手撑着脑袋来,如果说他刚才只是无聊而撑着脑袋休息,那么现在他已经无聊到在那打盹了。另一位考官倒是对少年的表现感到了意外,他微微挑了挑眉,继续认真地关注着少年的表现。

场旁,虽然溜溜不知道这种测试的过关标准,但他知道到要想过关,光是那位少年你个样子还是不够的。因为从刚才考官的表现来看,并没有感到他有多么的惊喜,感到他有太多的意外。

不过周围还留在这的其他人到不是这样想的,似乎眼前上演着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一般,所有的人给少年批上了一层充满魅力的面纱,都为之感到吃惊。

其实少年在冲灌天地灵气的时候,冲到第二层中间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有些吃力了,但是他觉得这并不妨碍到他冲上第三层,所以他在这个时候没有选择稳而是选择快、猛,而是选择把气势冲出来,选择将自己的骄傲傲慢到底,他运起仙识将自己自身的灵气调用出来,将其与自己调动到外界的天地灵气一起一口气灌了进塔里。

塔中的灵气似乎受到了号召的军队一样提起了速度直冲三层而上,所有的人在这时,都被他的表现所震撼了,少年在这个时候也仿佛自己成功了一样,杨起了自信的笑容,即使在阴风,在寒雨中,也像阳光下绽放的花一样,很耀眼。

但也有例外的,他还是在打盹,他从有些看好变成了微微摇头,他还是似笑非笑的样子。

湖边,一颗柳树像是被精心打扮了一般,上面挂满了宝石般的雨露。舞动的柳条上,一颗雨露悄悄地落下。

是的,事情并没有那位少年想得那么简单,当他想要冲破第三层时,天地灵气明显出现了停歇。

“怎么会这样。”很明显有着一股特殊的障碍阻碍着天地灵气的突破。

虽然在突破第二层的时候也有感觉到,但那种程度却是轻而易举就可以突破的,他完全没有想到第三层与第二层的区别居然回这么大。

停歇了已经有两三秒了,虽然很短,但那确是真正的不足,可笑的不足。因为刚刚他选择稳一点的方式的话,现在突破第三层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在这期间,他也无意的看向了考官,虽然仅仅只有一瞬间,但他也注意到了考官对他那有些失望的表情。

是的,有些不甘心,不,是很不甘心。明明自己,可以做到更好的,明明自己就是很优秀的,为什么就不能是满意的表情呢,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吗,才不呢。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秒,但却有无数种念头从脑海力散过,最后,他还是没有选择放弃。

下一瞬间,他的眼神变了,从妥协的眼神变成了坚决的眼神。 他将伸向石塔的双手撑直,咬紧牙关,运起仙识拼命地压榨着天地间和自己自身上仅能感觉到的灵气,拼命的输送进了塔里。

在这一瞬间的停歇,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得到,就在在场的人以为他快要不行的时候,他却更加卖力的输送着仙识,那股拼劲仿佛感染了所有人一般,人们都为他捏紧了手心,仿佛恨不得自己能冲上去帮他一起注入灵气一样。

溜溜看着眼前充满拼劲的少年,确实被他那股不服输的劲给感染了。

“小伙子确实挺不错的。”

“嗯,确实挺不错的。”就在溜溜感慨完,边也有人应和着道。

“嗯~!”溜溜因为被少年吸引着并没有发现旁边有着什么人,他转头看向了旁边,是一位穿着华丽衣服的少年,除了衣服和一把精美的剑外,就没有佩戴其它精美的物品了,他皮肤有些白,将头发梳成单马尾,衣服穿的很整齐,可以看出是一位贵族。

他说话时并没有看着溜溜,而是盯着场中的那位少年。溜溜看着他的侧脸,他长得并不是很帅,只是有些小帅,但是却很吸引人。他吸引人得并不是他的长相,而是他的气质,他那从容站着时却又散发出的自信的气质,他那穿着简雅却又透露出潇洒的气质。

就在溜溜看着他的同时,周围穿来了欢呼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小子冲破了第三层了。

看到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溜溜以为他不是跟自己搭话,便要转头望向那成功了的少年。

“虽然他很不错,但如果日月要的是怪物,我觉得他还不够格。”就在溜溜刚要转头的时候,他突然看向溜溜说到,“那么你觉得呢?”

被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有些懵的溜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回应了他,怂了怂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而接下来的事正如溜溜旁边所站的少年料到的一样,测试的少年确实不过关。

当那位少年冲破第三层的那一瞬间,他已经激动无法言语了,他看向考官,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在等待着考官那肯定的回答。

但是考官却顶着一副很矛盾的表情,微微挑了挑眉。

“看你冲到第二层的时候,你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我本以为你过不了第三层。”考官看着他睁得圆圆的充满着期待的眼睛说道。

听到了考官的话,他不禁捏了捏手,显得有些紧张。

“但是,你却过了,这点我都没有想到,确实让我很意外。”考官的语气显的有些平淡。“确实是满优秀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那位少年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然而考官的下一句话却让他震住了,让他开学的笑容如短暂的樱花般消失殆尽。

“但是,还是不过关。”

这个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考官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不忍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

“为什么?”少年的第一句话带着些哭腔,第二句是吼出来的,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在场的人们听到了考官的回答也显得有些茫然。

当他吼出那句话后,他自己突然有些站不稳,踉跄了一步,他才发现刚才的那样拼命的运用仙识,自己的身体也有些撑不住了。

当然,考官才不会因为声音大就会被吓到 ,因为达不到标准就是不过关。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就在考官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一个少年,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 ,那个少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站在了塔旁。

溜溜看着上面突然出现的少年,略显惊讶,因为他刚刚就站在溜溜身旁。

只见那个少年,伸出了手向着塔里输入灵气,灵气轻易地突破了第二层,然后就是第三层,而且速度比刚刚的那位少年更加的快,直到过了第三层,速度才开始变慢,而最后的结果,他突破了第四层。

这令现场的人们都沉默了 。如果刚才那个少年的表现是让人们都感到震撼,那么这个少年的表现怀疑现实了。平静,小小的场面陷入了寒心的平静,不过一会儿,便爆发出了议论声,各种各样的,有的怀疑,有的佩服,有的震惊,也有的人还是平静,久久不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很震惊地看着他,他很平静的看着他。

“不用那么震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过关了。”贵族少年怂了怂肩,对着平民少年说道。

贵族少年说玩就看向了考官,等待着考官的回答。

考官看着那位贵族少年,少年很从容,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一副不过关就算了的表情。

考官笑了笑,似乎对少年的心态很是欣赏。

“不错,过关了。”

得到了考官的回答,贵族少年笑了笑,看起来很从容,不过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刚从也是很紧张的。

而平民少年则从震惊的状态回归平静,紧捏着拳头,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

而周围的观众则是表现出对贵族少年的佩服和感叹还有对这种考试过关标准之高的感慨。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