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核冬元年
核冬元年

核冬元年 地狱制造

连载中 致郁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06 14:37:28
我们站在道德的边缘,如同降生的婴儿一般。当黑暗降临,善良依然值得我们守候。这是所有人的故事,关于人类最终命运和结局的预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这座城市快死了。

或早,或晚。

它像块腐烂的狗肉一样暴露在燥热的空气中,放出独有的恶臭。

地上的血渍早已凝结,这座城市企图利用刚刚形成的结痂当成遮羞布,目的仅仅只为保存它最后一丝并不存在的尊严。

盘旋在空中的苍蝇们一拥而上。露出尖小的嘴,去分享它,品味它。撕扯着残缺不全的肉渣,并且分分在上面产下了自己的卵蛋。

那些白花花的小颗粒,它们就如同是这块蛋糕上的奶油。是下水道里的浮出水面的白沫,是这个时代的点缀。

时间一长,卵蛋便孵化出来了。

一些东西破卵而出。

它们都有自己的名字:贪官,妓女,奸商,酒鬼,杀人犯。。。

但那些蠕虫终究会长大,并变成下一批苍蝇。他们会继续在这块肉上撕扯,繁殖。直到一切化为虚无。

记得有一位智者说过:人本有选择。

他们曾经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也是。可如今退路被堵死了,人像老鼠一般活着,幸存者们拿起铁锹,把自己埋葬在土里。

毕竟小的总是会比大的活得长一些。

“该死的水坑!”

约翰再次用力甩了甩那湿漉漉的裤脚,此刻的他十分懊恼,这可是他最喜欢的裤子之一了。

这些巷道大部分都是居民为了方便通行而自行开凿出来的。其中必定少不了凹凸不平的坑洞,坑洞中的积水来自于居住区上方交错的污水管道。有些管道已经老化严重,其表面的裂痕中渗透出来的水滴时不时就会从半空中落在地上,发出噼啪噼啪的清脆响声。

整条巷道贯穿居住区的A1至B6,每一个编号区的居民人口大约是上千人左右,但由于编号的方式是直接采用的纵轴编排,所以每一层的人口数量倒也不是很多。

约翰开始加快脚步,他明白自己必须得在大钟报时之前回到家里,并在父亲打开房门之前搞定手头这个工作。

在约翰总算出了那条狭窄的小巷后,一条广阔而又明亮的大道便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与身后的小巷相比,这里简直就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外貌与环境。其最大的区别还是在于它是由政府投资建造的。

实际上严格说来,将它称其为大道,还不如说是一座大桥。

整座桥的桥面几乎和对面的接口形成一个完美的直线,几条分布在两边的粗壮合成金属缆绳将整座桥撑起。为了加固缆绳的其支撑力度,建造时特别采用了类似于预压地基的方式,建造者们在原状土上加载,使里面的土中水排出和固结,这样就减少建筑物后期沉降,并提高了桥的承载力。然后利用钻机把带有喷嘴的注浆管钻至土层的预定位置,使用高压使浆液或水从喷嘴中射出,边旋转边喷射的浆液可使土体与浆液搅拌混合形成一固结体,最后在底部形成了坚固的芯柱。

类似于这样的大桥城市里还有很多,建造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居民的通行更方便一些。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桥也是建起了城市商业流通的重要支柱。

如今大批的商贩们为了谋求生计,他们利用大桥来游走行商,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约翰对于这类信息不是太敏感,他并没有理会商人们对自己推销的产品,而是继续跨大步伐,穿过大桥,到达城市另一头的居民区。

桥头两边的路灯各自发出特有的暗橙色光芒,它们就像是空中飘散着的光粉,打在约翰年轻的面庞上。

这里的电力大都来源于城市底部的大型铀裂变链式反应堆,这种核反应堆所产生的大量热会直接通过人造循环水源将其加热,而内部的压缩机可将生成的水蒸气全部压送至高压管道内部,并以强大的力推推动汽轮发电机工作。

这样一来,黑暗中便有了光。也是仅有的光才区分开了人和老鼠的不同。

由于反应堆里的高速中子会大量飞散,这就需要使中子慢化并增加与原子核碰撞的机会了,因为核燃料裂变反应释放的中子皆快中子,而在热中子或中能中子的反应堆中要应用慢化中子来维持铀物质的链式反应,添加的慢化剂就是用来将快中子能量减少,是让其慢化成为中子或中能中子的碳元素物质。如果要想核反应堆依人的意愿决定工作状态,就必须安装控制设施和人员的手动操作。但又因为铀及裂变产物都有强放射性,会对人造成伤害,因此必须有可靠的防护措施。

记得有一次,一位工作人员在向反应堆里添加慢化剂时,不小心碰断了连接化学物质的排送管道,导致反应堆核泄漏。那次事故造成城市大停电,上百人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之后大部分受到辐射的人都在几年的病痛折磨中死去了。

约翰最终来到了那栋标号为D5――52的居民大楼,他望向远处的大钟方向

大钟的时针还指着5点,这意味着他还有时间。

在转过几个弯后,他离开了热闹“繁华”的大路,进入到了一个比先前还要狭窄和潮湿的巷子里。

踏过一个水坑,再躲开那破旧不堪的建筑支架,约翰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巷子内。越是走向深处,远处大桥上的喧闹声就越是变的微弱。约翰捏紧了手中的物品,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手上全是汗。

在巷子的尽头的左侧,一个入口出现了。

这时 他不再等待了,约翰快速的冲入了入口,爬上了蜿蜒曲折的楼梯。

在大钟的分针指向56时,他到家了。

约翰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向里面悄悄的看了看,没人。

父亲还没回来。

他松了一口气,放心大胆的打开了门,并走了进去。

他把身上的钥匙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因为自己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是就在打开自己房间门的下一秒,约翰就惊呆了。

藏在床底木板下的铁盒子居然被打开放在了自己睡的床上!盒子还被打开了,原本放在里面的物品现在洒落的到处都是。

“不不不!”约翰叫了起来。他立刻扑向那个盒子,用颤抖的双手开始去捡那些散落的物品。

“不。。不行。。完了,完了。。”

与此同时,他听到了楼梯口处的沉闷脚步声。

约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来不及了。

三秒后,自己的房门也被踹开了。

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了约翰的眼前。

男人穿着一身简陋的布料衣服,麦色的皮肤上带有一些黝黑,他的体格看上去不是特别健壮,但也决不是瘦小,算是中等的身材。满脸皱纹。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不难发现他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些没有擦干净的白色浓妆。

约翰直直的盯着对方,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

“爸。。。?”

来者正是克里斯蒂.亚波特,约翰的父亲。

克里斯蒂看了看约翰,又看了看床上的盒子。

“爸,我不是。。我。。”

“你手里拽着什么?”

“不不,听我解释爸。。。”

“你的手里,拽着什么?”

克里斯蒂又问了一次,只不过他的语气加重了很多,甚至是带有一种杀气。

“爸!不是那样!我不是。。”

“我问你,”克里斯蒂忽然大声怒吼道“你手里拽着的他妈的是什么?!”

这次约翰却没有回答。

忽然,克里斯蒂一把抓过约翰的那只胳膊,用力一板,随着一声叫喊,约翰手中的物品被克里斯蒂抢了过来。

“不!还给我!!”约翰哭叫着去抢夺那个物品。“还给我!!你这魔鬼!”

“你他妈的说什么?!”克里斯蒂怒骂了一句,一拳打在了约翰的脸上。

随着一声闷响,约翰被击倒在地,鼻子里的血也一下子喷溅了出来。

他捂着脸痛苦的在地上呻吟着。

克里斯蒂并没有理会这些,他的视线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那个东西。

那是一个镶着金色小边框的圆形寸照。而照片里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虽然照片看上去有一些年头了,但却依然遮挡不住那个女人所放射出的美丽容颜。

克里斯蒂盯着相片愣了几秒。随后怒视着地上的约翰。

“你又去找她了?嗯?”克里斯蒂抓起约翰的衣领,把他一下子提了起来。

约翰喘着粗气,没有说话。

“回答我!!”克里斯蒂对着自己的儿子叫道。

“你这狗**的**!”克里斯蒂拽着约翰往墙上撞去。

“他妈的回答我!!”

“是。。。”约翰的喉咙里几乎已经叫不错声音了。

“妈的,当老子的话是放屁是吧?啊?当老子他妈的话是放屁是吧?!”

克里斯蒂说罢一拳打在约翰的腹部。

约翰惨叫一声,又一次跪倒在地呻吟起来。

“痛吗?”克里斯蒂得意的问道“很痛吗?接下来还有更痛的!”

“咳咳咳。。。她。。咳咳咳咳是我妈。。。”

“你妈?你没有妈!!”克里斯蒂抓住约翰的头发,硬生生的把他拖出了自己的房间。

接着他用力一甩,将约翰柔弱的身躯扔了出去,撞到了一扇破旧的玻璃窗户上。

奄奄一息的约翰用一只手费力的试图爬起来,但他却被克里斯蒂再次抓住了衣领,然后他的脸被自己的父亲狠狠的按在了窗户玻璃上。

“你不是要来看看你的妈吗?来,看看外面!我来告诉你你妈在哪里!”

克里斯蒂几乎发狂的呐喊道。他用另外一只手指着窗外的世界。

“看到对面那个大房子了吗?嗯?知道那是什么吗?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那是这个城市的天堂,是那些女人和男人的天堂!是那些**的天堂!你妈就正在里面!”

他不顾约翰的呻吟,继续说道:“看看那些灯!看看我们头上布满的电线!他们把这座城市的光都聚集在那里。那些**他们能把一个妓院装扮成一颗太阳!可我们呢?这他妈又算是演的哪门子戏?!”

克里斯蒂拉过一张椅子,屁股坐了下来。他望向地上挣扎的约翰,踢了踢他的脑袋。

“听着小子,听好了。我在马戏团工作都有二十多年了。我演过的笑话,见过的人比你拉的屎还要多。那些人,不同性格,不同年龄甚至是不同的社会阶层,但我总结了一下,他们都是 有两个同样的特点。其一就是他们都生活在这混蛋城市里,其二就是他们都是些混蛋。”

克里斯蒂舔舔嘴唇接着说:“小子,你自以为自己情况很糟糕吗?嗯?有个像疯子一样的人折磨着你?而你却像个哭鼻涕的可怜虫?如果你是我你就不会这样想了。因为我见过的情况更糟,更糟!我见过有人当着警察的面杀死一个妇女,而警察却要求和他一起分赃。我见过一个妓女为了钱而将自己孩子的器官挖出来买给黑市。我见过一位官员在台上大呼正义,转身在下台后就和一个未成年女孩搞得热火朝天。。。”

“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克里斯蒂的情绪和声音渐渐的淡了下来。他望着约翰干笑了几声,这不禁让约翰有些毛骨悚然。“我在马戏团工作了二十年,演过不少笑话试图去逗乐别人,可现在才发现,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去讲笑话。因为我们本身他妈的就生活在一个笑话里!”

“你认为这不好笑吗?没事,我来告诉你它的精彩之处。想想看,如果说在灾难面前,只有一个人。那么他便会很难生存下去,而如果是两个人,他们则会互相帮助,增大活下去的机率,以此类推,如果是三个,四个,他们的生存机率就会比前者更大。但一旦人数超过了一个特定的限度,那么你猜会怎么着?他们会自相残杀!”

远处的钟声再次响起,这刺激了克里斯蒂敏感的神经。

“妈的。”他说道,随后便站起了身。

“我八点还有一次表演。该死,你听着,在我回来之前给我把房间打扫干净。那些东西该烧的烧了。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就等死吧。老子今天和你耗了怎么久连饭都没吃,把饭也给我弄好。。。哦该死该死。。。”克里斯蒂一边说着一边急急忙忙的就向外跑去,也不顾地上被打得伤痕累累的约翰。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悠长而潮湿的巷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约翰才恢复了原有的意识,他努力的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强忍住伤口撕裂般的疼痛,将身体靠在了窗户旁。

窗外的灯光照进了整个幽暗的房间,约翰微微偏过头,看向对面的建筑物,看向那个被父亲称为城市“天堂”的地方。

他想起了最近看过的一本关于讨论天堂和地狱的书。那里面以诗歌文题的形式描写了天堂和地狱的样貌。

约翰向往天堂。他向往那个被描述称为自由,无束的地方。

他有了一个计划。

远处的灯光依旧明亮,可约翰却拒绝了它们的光芒。

天使生活在天堂里,恶魔生活在地狱里,而人类,生活在笑话里。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