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到那个世界
穿越到那个世界

穿越到那个世界 五河十一道

连载中 战斗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06 11:39:07
少年慕厌尘,因玩游戏导致出车货来到了那个人创造的世界,为了活下去,他将要如何去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我醒了,但是之前发生了什么我有些记得不太清,只依稀记得自己在离开幕府的路上,醒来后便躺在这儿了。

我起身坐起,观察着周围,阳光照耀着我,周围的环境陌生而又熟悉,这是一片原野,有野猪在空闲的道路上出现。我连忙站了起来,背后背着一柄铁剑,看着自己的身上,我穿的是蓝棕相间的新手服,我确定了,这里应该就是刀剑神域的世界了。

我呼出一口气,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颤抖着在空中下划,唤出了主画面视窗,点开了我的属性栏,ID是:Kamito,意思是‘神户’吧?是名字的话应该就是神人了。等级才1级,HP:342,各项属性值初始量为10,我点击属性下面的技能,先检查看看技能吧。我点开了短剑技能辅助,透甲,侧咬,嗯,我接着又确定了其他的技能。

本以为最后的技能是艾恩葛朗特的体术,没想到我还能继续往下划。出现了一个名为认知解析的被动技能,上面显示着它处于关闭状态,我选择将它打开,继续下划。

出现在我面前的技能使我眼前一亮:异剑流,我点击了一下,出现了解析:来自于异界流派的可变化剑技。等级不足,暂时无法使用。使用等级:32。

技能栏已经划到底部了,但这个异剑流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现在很想去练等。

我随后关闭了主画面视窗,说起来,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痛觉的吧。我感觉它的触感类似于手机屏幕呢。

我长呼了一口气,心情十分愉快,因为我来到了这个世界。虽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哈哈,但是我现在确确实实的已经在这个世界了,这样就很好,很不错了。

我拔出了铁剑,试着挥剑。找到感觉了!刀刃闪耀着红色光效:初始的剑技:斜斩!我想试着去挥原来世界的剑法,结果却出乎意料:因为是游戏世界,每一个剑式过后会有短时间的僵直。(而且我所用的剑式不是系统指定的,所以打不出太高的伤害。但是如果等级够高的话,应该是可以弥补这一缺陷。)

我尽量使自己的动作轻巧灵活,但即使是这样,我的动作僵直后,要进行下一式剑式仍然需等几秒。也就是说,我无法在这个世界把自己剑的招式正常连携起来。我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

我看到了一群野猪聚在了一起,我微微笑了一笑,向野猪群袭击而去,不想这么多了,刷等!

不过,我发现用一些稍微投机取巧的方法来连携就没什么问题了,比如把我的绝剑技跟这个世界的剑技连携在一起的话,虽然依旧还是有些僵直的时间,但是却能造成更高的伤害,这样也很不错了。

我思考着,手中的铁剑再次发出红色光效。野猪的HP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下降,最后血量归零化为了碎片消失了,看了一眼浮现在视线中央显示获得经验值的淡蓝色色字体与道具列表,我把剑左右挥舞了一下,收进背后的剑鞘里。我获得了经验之类的奖励。

突然,咚!咚!咚!起始之城镇的大钟突然响了起来。我的身体整个被蓝色的回光柱给包围起来。透过这层蓝色的膜向外看去,只见到草原的景色渐渐淡去。我略微恍惚愣了一下神,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起始之镇的中央广场,这…这是,瞬移?!

包围我身体的蓝色光线变得更加强烈,让我没有办法看见任何东西。

随着蓝色的光辉逐渐变淡,我又可以回看见周围的景色。但我已经不是身处在夕阳照耀下的草原了。

现在可以看见的,是一片广大的石板地面、环绕四周的行道树,以及潇酒中世纪风味的街道。

在前方远处,还有一座发出黑色光芒的巨大宫殿。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游戏开始地点“起始之城镇”的中央广场。

我再次看清周围,是起始之城镇的中央广场。我来回望着将四周挤得满满的人群,这群眉清目秀的男女,以及他们回身上各式各样的装备、发色,他们都是SAO的玩家吗?都被转移到这个广场来了?

数秒钟之间,人群因为搞不清楚状况回而沉默,接着开始慌张地看着周围的环境。不久之后,各个地方开始传出嘈杂的回声音,而且音量逐渐变大,叽叽喳喳的,令我有些十分心烦。

“到底怎么回事?”“这样就可以退出了吗?”“快点让我退出啊!”人群中不时传来各种疑问。

过了一会儿,群众的嘈杂声开始带有焦躁的气氛,也开始可以听见“别开玩笑了”“GM给我出来”这样怒吼的声音。我即使堵着耳朵也能听见。

忽然......

有人的叫声压下这些嘈杂的声音。

“啊....看上面!”

我反射性地往上看。接着就看见了一种奇妙的景象。在一百米上空,也就是第二层底部,染上了一层鲜红色棋盘状的花纹。

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花纹是由两个英文单词交互排列而形成。至于那两个由鲜红色字母所写成的单词,则是“Warning ”以及“System Announcement”

我英语没学好,不知道是啥意思,但人群的确安静了下来。

这时,覆盖整个天空的红色图样,它的中央部分就像一滴相当浓稠的巨大血滴,慢慢向下滴落。但是血液并没有滴落地面,而是突然在半空中改变了形状。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身高将近有二十米,身穿深红色斗篷的巨人。

不,这么说又有点不正确。因为我是从下面往上看,所以应该可以看到拉得非常低的帽子里的脸孔——但是那个部位没有脸孔,整个是一片空洞,甚至可以清楚看见帽子内部以及边缘的缝线部分。而下垂的长长下摆里面,也同样只是一片微微的黑暗。

深红色斗篷底下一片空荡荡,而不安充斥在人群里。到处可以听见“那是GM吗”“为什么没有脸呢”这样的声音。

这时候,斗篷的右边袖管忽然动了起来。从宽大的袖口里,可以见到纯白色的手套。但是袖子和手套很明显也是互相分开,完全看不见有肉体的部分。

我当时的念头是:这衣服这不错,记得那个叫五河十一道上次穿的跟他差不多吧?只不过是白色的……

接着左边的袖子也慢慢举起。空的白色手套往左右张开,感觉像无脸人正在张开自己的嘴,然后马上就有男子低沉又通彻的声音从遥远的上方传来。

“各位玩家,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的名字是茅场晶彦,是现在唯一能够控制这个世界的人”

人群开始躁动起来,传来了“本人吗?”“是真的吗?”“真的是下了不少功夫啊。”这样的声音。

茅场晶彦继续说道:“我想各位玩家已经注意到登出键已经从主要选单画面里消失的情况了。但这并不是游戏有什么问题,再重复一遍,这不是游戏有什么问题,而是‘Sword Art Online刀剑神域’原本的用法。”

人群中:“用法?”

“各位无法自主登出游戏,另外无法依靠外部的人来停止或解除‘NERvGrar’的运作,如果有人尝试这么做的话,‘NERvGrar’的信号元件发出的强力微波将会破坏各位的脑,停止各位的生命活动。”

人群中,玩家们依然没有认真对待:怎么回事?为了提高气氛的演出吧。真是的,快点结束掉啊。就是说啊,赶紧结束掉,我还要抓紧时间去练等啊!

…………

“很遗憾,现在玩家的家人或朋友无视我们的警告,尝试强行解除‘NERvGrar’的已有不少,而其结果是,已经有二百一十四,不,是二百一十三名玩家,永远从‘艾恩葛朗特’及现实世界中退场了。”茅场晶彦说着,似乎朝我这儿看了一眼,他边操作着功能表边说:“如各位所见,包括已经有多数牺牲者出现,现在所有的媒体都在重复报导着这个状况。”

茅场晶彦将浮在空中的数据栏关闭:“可以说‘NERvGrar’被强制拆下来的危险性已经降到相当低了,希望各位可以安心把精力放在攻略游戏上。但是,希望大家要特别注意,游戏已经取消了所有的复活机能,HP降为零的瞬间,各位的角色将会被永远消除,同时各位的脑将会被‘NERvGrar’破坏。能够将各位从游戏解放的条件只有一个,那便是通关这个游戏,现在你们所在的是艾恩葛朗特的地下层,第一层。攻略各层的迷宫,打倒那一层的Boss,你们就能前进到上一层,打倒第一百层的最终Boss,就算是通关了。”

我视线的左上角有一条发着蓝光的细长横线。仔细一看,上面重叠显示着342/342的数字。

Hit Point,生命的残值。当它变成零的瞬间,将会迎接死亡。

我笑着看着茅场晶彦,然后朝他伸出了手,向他竖起了中指。茅场晶彦的头似乎朝我看来,我连忙慌乱的把手放下。

茅场晶彦:“最后,来让大家看看这个世界对你们来说,已经是唯一现实的证据。在各位的道具栏里,有我准备好的礼物,请确认一下。”

“呵,我知道,是手持镜”我一听到这里,我右手的两根手指几乎自动地往正下方挥去。周围的玩家也都跟我做出同样的动作,广场上响起一连串的电子铃声效果。

从浮现的主要选单上敲了一下道具栏的标签后,显示出的持有道具表最上面,有茅场所说的礼物。

“咦?礼包?”我看着我的道具栏中出现的一个礼包有些诧异,礼包下面才是手持镜。

道具名称是“手持小镜子”

我点了一下礼包,啊!需要等级达到15级才能使用啊!

我郁闷的选择了礼包下边的手持镜,点了一下那个名字,从浮现出来的视窗那里选择了实体化的按钮。伴随着响亮的效果音,马上就出现了一面小小的四角形镜子。

我有些犹豫,毕竟才刚到这个世界,不知道容貌是怎么样的。

最后咬了咬牙照了上去。蓝光闪得刺眼,于是我闭上了眼睛,等到最终蓝光消失后,我才睁开了眼,镜子中映照着一张俊美的瓜子脸,可以说与我原来世界的样貌不相上下,眼神看上去有些锐利,而且眼瞳竟然是红色的,虽然不认真看是发现不了的,然后是黑色的头发,比起我不修边幅,‘他’更能显得出俊俏飘逸。中间刘海成一撮遮在鼻子上,额头两边的头发盖过了耳垂,贴住了耳朵。

“各位现在心里一定会想为什么。为什么 SAO以及NERvGear的开发者茅场晶彦要这么做?这是大规模的恐怖行动吗?或者是为了赎金而犯下的绑票案呢?这些都不是我的目的。

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只为创造出这个世界并观赏它,我创造了‘Sword Art Online’,而现在,一切都已经达成了。‘Sword Art Online’正式运营的游戏说明就到此为止,各位玩家,祝你们好运。”

最后的一句话残留了一些回音便消失了。

血红色的巨大斗篷无声无息地上升,从帽子尖端部分开始,仿佛融化般逐渐与覆盖住整个天空的系统信息同化。

它的肩膀、胸膛以及四肢慢慢沉入血红色的水面,最后只留下一个波纹扩散开来。接着,布满整片天空的讯息又跟出现时一样,突然消失了。

吹过广场上空的风声以及由NPC乐团所演奏,城镇街道上的BGM由远方逐渐靠近,平稳地触动着我们的听觉。

游戏再度恢复成原本的模样。而唯一的变化,就是游戏的某些规则有了改变。

紧接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总算万人的玩家集团,这才出现应该有的反应。

“骗人的吧……这怎么回事?一定是骗人的!”

“别开玩笑了!放我出去!把我从这里放出去!”

“这样我会很困扰的!接下来还跟人有约呢!”

“不要啊!让我回去!让我回去啊啊啊!”

悲鸣、怒吼、尖叫、痛骂、请求,以及,咆哮。

所有的玩家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这就是SAO事件中提到的,绝望的悲鸣吗?

这些人就是傻,要是原来的世界,很多人巴不得这样呢,我也是怀着巴不得这样的想法的其中之一。

我身上又散发出了蓝色的光芒,我被强制瞬移了。不过,并没有人发现突然间会少了个人。

“这…这里是boss(头目)的房间?”我被传送过来后,连忙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非常巨大的房间,周围站立着几根巨型的石柱,与石柱连接着的天花板几乎都看不到顶。我连忙唤出了功能表,点击一下了MAP(地图),不行!打不开!出现的面板上出现了提示:当前区域,地图无法使用。

“欢迎来到第一百层的红玉宫。”身穿白色服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连忙转身向后一闪,拔出了背后的铁剑,做出了战斗的姿态。

“反应不错,但我现在可没兴趣跟你打!”中年男子说着,对我摆了摆手。我把剑收了回去,并喊出了他的名字:“茅场晶彦!为什么把我转移到这里!”

“哦?你认识我?嘛,毕竟你我属于不同的世界。按照你的时间点,SAO事件早就得到解决了吧?”他显得毫不在意,甚至还有些懒散的说着。

“不同的世界?这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茅场!”我不解地问。

“你,其实已经死了,对吧?”茅场晶彦看着我,不紧不慢地说着,他的眼光仿佛已经把我道灵魂都完全看穿:“名叫Kamito的游戏玩家在迷宫区讨伐Boss战时,失败后死了,不是吗?按理来说应该已经被‘NERvGrar’破坏了脑,现在,你是谁呢?”

“我…我已经…死了?!”我惊异着,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翻涌,巨大的痛楚撞击过脑细胞,狠狠砸在大脑上。我慢慢蹲下紧紧抱住了头,浑身都在颤抖着。

“哦,看起来,你似乎想起来了呢。”茅场晶彦看着抱着头,就差满地打滚的我,双手环抱,嘴角微微勾了勾淡淡地说。

他说的很对,我想起来了,这具身体,包括“我”的全部记忆!我被车硬生生的轧死后,夺走了这具身体,不管是在现实,还是虚拟。我所夺舍过来的身体,原来的主人名叫神岛奉人,是个跟我一样的初中生。

死因是陪五个同学打第一层Boss(头目)时,同学捉弄了他,全部逃走了,当他逃出头目房间时,HP还剩下一格,但似乎因为他的意识(或者说是魂魄更为合适,而我的魂魄,即意识,来到这个世界也是残缺的)天生残缺,也因为我的意识来到这个世界的缘故,导致系统连接出现了错误,使他的脑停了运作。我的意识来到这个世界时,是残损的,残缺的意识和残损的意识相互融合了,便又复活了我’,而‘我’又控制着这个脑。

“所以呢?我现在到底应该是谁?”我有些阴沉的问。茅场晶彦笑了笑,指着我的ID:“游戏的话,你是Kamito,如果回到现实世界的话,你就是神岛奉人。”

“那,慕厌尘呢?”我感觉自己有点生气。

“这个世界,没有叫慕厌尘的人。希望你能,努力的生存下去,毕竟你也是这个世界的玩家,你也属于这个世界,祝你好运咯。”茅场晶彦鼓励着我,突然思考起了什么,自言自语:“因为电磁波扰乱了时空之线,所以将他的意识唤来,让他到了这个世界吗?不,是他吗?果然,这种超自然的行为也只有他了。”

“那个,茅场,你能看看这个吗?”我说着,唤出了技能面板和道具栏,推给了他。茅场晶彦稍微看了两眼:“原来是这样啊,异剑流是你带过来的剑技,这个礼包,我想,应该是他送给你的吧。”

“他?他是谁?”我有些懵,这两个特殊情况我还以为是他给我的特殊待遇,结果另有其人?!

“对!他!我不怎么好能跟你讲清楚这件事,不过是你的话,以后应该会自己探索到的!先这样跟你说吧,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但却并不是我发现的。好了,你待在这的时间够长了,你是时候该走了!”茅场晶彦说着,手指在功能表上操作着。蓝光瞬间环绕在我身上,瞬间,我回到了起始之城镇。靠!我又被强制传送了!

我转身跑向起始之城镇的西北门、广大的草原与森林,以及越过这些地方之后的小村庄

我突然不知咋滴,扭头看了看起始之城镇转移的墓碑,那就是所谓的转移门……

“啊啊啊!要撞上了!”很熟悉的声音,紧接着

——嘭!

我撞到了人,我坐在地上看着与我相撞的人,那人也坐在地上看着我,但是,我熟知他,他却还不认识我,不过,很快就能认识了。我站了起来,向他伸出了手:“抱歉,我没有注意,你好,我是Kamito(神人)。”

少年也抓住了我的手,站了起来:“我是Kirito(桐人)。”

“请多多指教。”我笑着说:“一起,去练功区吧!”

…………

…………

…………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