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超限猎人
超限猎人

超限猎人 雪音家的专属Tc

连载中 战斗 游戏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04 15:56:12
一次“见义勇为”换来三年沉睡三年梦境。即便从“死神”镰下逃脱,从昏迷中苏醒习婴也无法摆脱贫穷与梦境的纠缠。直至科技飞速发展的1年以后,一个梦境与相似,风靡全球的全息网游现世...他的人生方才变化,驶入命运的正轨。是为了钱,或是为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虚幻的真实

“呃啊...”

在位于格瑞特城的帝国广场之上,一名手提大剑的红发青年立于广场中心,四周是数十万实体观众热烈的欢呼和掌声。但他目似止水,只是静静看着身前倒下的铠装男子。说实话,这些对手很强,但他——习婴只是想赚钱,如果挡在他赚钱的道路上的话,那么,便会将阻挡他的人全部打倒。

没有荣耀的需求,只是想要夺冠带来的金钱效益,仅此而已。

思绪仅仅是一瞬之间的事,然后只需等待下一秒的世赛裁判宣判了。

“玩家 叶落韩川 HP归0,已无战斗能力!玩家 羽樱不萌 获得本场战斗胜利——!!”

“我宣布,第一届世界电子猎人竞技个人战冠军是 羽樱不萌 !”

“哦哦!不亏是羽神!”“羽神天下第一!”“羽神!羽神!”xN

随着世赛裁判宣判,早已蓄势已久的数十万在场实体乃至场外全球近千万观众,被瞬间点燃爆发开来,一时间场内被无数环绕弹幕和虚拟鲜花重重包围。

而作为当事人冠军的习婴,此时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中。

头好痛!习婴突然丢掉了手中的大剑,跪倒在地,紧接着是一阵强烈的昏眩感和刺骨的寒意侵袭而来。

不对!他不是冠军,也不在游戏里.....

他想起了,由于生活所迫,昨晚是睡在人民公园中的座椅上。

那么,由此可见。头痛是因为从公园座椅上滚落摔倒了脑子,而寒意则是因为南方固有的湿风所致。

“......”

习婴醒了,只是眼中的冷漠依旧不变。不过算了,这样的日子已经习惯了。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而站起身来。

并非是他想要这么丧,而如果你了解他的身世,你大概就会改变一些看法。

习婴抬头看了看,金秋的皎月仍未告别这寒彻的夜,智能手表上显示着更为准确的时间:

20-10-17-5:04,这个时间的C市七环(最外环)仍处于一片寂静,只有那些为生活而奔波忙碌的人们开了灯。

而习婴则显得悠闲许多了,但他的心并不轻松。因为他只仅仅是一个“无能”可悲的流浪者。智能手表内的公民余额显示不足1千,这意味者还有不到2周的时间自己就会暴尸街头了。

不,也许连暴尸街头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被同样身为“流浪者”的野猫野狗们分食了也说不定呢。不过这样也好,就这样结束这戏剧的一生吧?坐在椅子上的他如此想到,随即再次被袭来的困意催倒在公园木椅上。

在逐渐模糊的意识中,那些曾今的旧事一个个浮现脑海:

在H市孤儿院的点点滴滴,中小学的难忘经历;

在H市的大学生涯,曾今的四人党,不散的271班;

在H市第一医院的病床上,陪伴照顾着他的获救少女;

以及在那遥远的地方,似存在又似不曾有过,生死相伴的他、她、它...

在意识的最后,一丝刺眼的光芒射向他。习婴强忍着,努力的睁开双眼看去...是她...?!随即便挣扎着想要把手努力的伸向于她,想要她带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习婴,只能看见她渐渐离去的身影,和她似在呢喃、渐变的模糊面庞。

不过,他伸出的手确实是被什么人所握住了。感觉,好温暖。在这阵暖意的驱使下,习婴他自己也逐渐清醒过来。那是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奶奶,看起来硬朗的身子之上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目,不同于普通老人的那种浑浊,很清亮。

她的身后是一些一起的老爷爷老奶奶,是来晨练的。

“小伙子,不要再睡在公园啦,年轻人拼是好事,可身体更是革命的本钱啊”老奶奶一边说着一边将睡在座椅上的我拉起来。

似乎是把他当做一般的奋斗小青年了啊,习婴不由得内心一阵苦笑,但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吧?与死神奋斗的日子,也算拼吧。

习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了声谢便甩着昏沉的脑袋想要离开。不过,这才没走几步,便被再次叫住了。是刚才的那位老奶奶,她手里还攥着一张奖券,好眼熟...

“小伙子你东西掉了”

“啊”好痛,我的背,这位奶奶带着一丝愠怒小跑过来,顺势还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背。要是4年前还好,可在病床上做了3年植物人的习婴现在可是很脆弱的啊!虽然内心是这样想,但仍要感谢这位奶奶。

“这张奖券对你来说很重要吧?都出身社会了,还这么不小心可不行啊”老奶奶微笑着将奖券递来,我随即接过。看着老奶奶略微出神,不过立刻就恢复了。这是在“梦境”中才经历过得。

“是的,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谢谢您!”

“没什么大不了,小伙子下次注意啊”面对习婴真诚的感谢,这位奶奶只是回以慈祥的微笑然后回到了晨练队伍中,他也转身离开。

再回头时,只能隐约听到一些闲谈。

“老刘,你也太喜欢管闲事了吧?”

“这人啊,常常是想改变别人的,而不是想去改变自己。不过我也老了,这样也挺好!”

“老刘你又再说笑了,这才90多岁哩,这就老了?可不像你呀”

“哈哈...”

那些闲谈渐渐模糊,再后就完全听不见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习婴的心有一丝触动。

走出公园,行进在道路之上,他将手中的奖券对准了日出的方向,随即又再次陷入了回忆和沉思。

这张活动奖券,是那天在广场内做全息网游《幻空猎人》促销活动时赠送的,刮开有一定几率中奖。

大致是:

三等奖是价值10万的k-1虚拟游戏头盔

二等奖是价值50万的k-2虚拟游戏头盔

一等奖是价值300万的Rx高级游戏舱

特等奖是价值500万的Rx-S豪华游戏舱

而问题就在这,这张“奇怪”的奖券上,赫然是“一等奖”三个金字。

虽然不是特等奖,但这也够诡异了吧。

1 从始至今,我都没有去刮过那张奖券。

2 赠送给我的那张活动奖券早在我兼职结束我就扔进垃圾桶了。

想到着这里,习婴不禁感到有些头疼,看来还是无法和那些东西扯开关系了。

但现在,不管是三年前成为植物人的那场事故,还是之后的一些奇怪梦境,那都不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

嗯,习婴现在想的是怎样将奖品卖个合适的价钱,然后好好的去大吃一顿。毕竟他都快半年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把那家伙也带上吧。

话说回来,就算隔着奖券,晨光也是那么炫目,很是晕人。

......

——————————————————————————------

—————————————两天后—————————————

在习婴的计划(什么时候的事情=/)下,作为奖品的高级游戏舱就被他以250万的价格转手了,尽管这个数字不是很讨喜,但能得到这个价格也算知足了。

在C7区江边(C市第7环)也租下了一套3室2厅的房(7k/月),作为暂时的家。

两套k1游戏头盔以及配套设备(约莫30万),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必用花销,这样下来我还剩余大概200万,但他丝毫没有感到轻松,因为有需要的话这些钱瞬间就会“蒸发”。

而以后的收入来源大概只能靠那个游戏了,通过倒卖游戏装备、道具、货币、情报。

想到这里,他不禁将床头的游戏头盔拿起来仔细端详:就像《刀剑神域》一般的黑色头盔,有点沉,其表面很光滑并非是粗制滥造的东西。在头盔的后方插着数根指粗的通信转换缆线,与k2那个升级版相比,k1没有多余的东西(没有特别的功能),光子(意识)网络延迟也要略高一点。

老实说,在四年前(成为植物人之前),这种东西他根本想都不敢想。而今,这东西确确实实就在自己的手里。就在这四年,整个世界的科技树就像是完全是为了“全息”一般,通讯、网络、医疗超速发展,而其他东西却进展缓慢。

如果说这一切和当年发生的事毫无干系,习婴根本无法相信。

这次参加的全息公测游戏——《幻空猎人》,是一个早在其内测期间,我就已经从多方面有过一定的了解。内测的它,无论是剧情、人物、场景都和我那场长达3年的噩梦中所经历的一模一样。

即便是公测,也不一定会有太大改动。

届时拥有比内测玩家更多更有用的情报的我,将很快对整个造成巨大的影响,最终我就会成为——最赚钱的游戏商人!

[想到这里,习婴不禁有一些激动,他不为荣耀的,只为金钱二字。

不过习婴闪动的目光中还有一丝绝对的坚定,除开彻底摆脱贫困,他还要找拿回三年梦境]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我知道,那小子到了。

“小安,打开大门以及2号卧室”习婴一边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边走出1号卧室。这“空气”便是家中的主控电脑,比起四年前要方便许多,非常的智能化和人性化。

“是”伴随着一阵悦耳的女声,大门缓缓打开。时隔3月,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我的老朋友,白知预,曾今的极暗四天王之一(大学时期得到的,并不是什么好称号)。

一头黑色短寸,一张还算看得过的脸,一副比我这个病号稍强些许的瘦瘦身形。和以前一样,都还正常。除了那微微隆起的啤酒肚有些不讨喜。不过今天的他,看起来明显要比以前精神许多。至少脸上因熬夜而现身的黑眼圈已经消失不见了,这得“多亏”了失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都7102年了,绝大部分工作岗位都已经由被冰冷的机器所替代,留给人们的普通职位可谓少之又少了。

要是没有一技之长,连掏粪工都做不成。

如果不是因为见义勇为被打成植物人,就算再不济,习婴他还是可以靠着自己那“三脚猫”功夫教教小学生拿几年工资的。

但万事没有假如。现在他俩都是无业游民了。想着,习婴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傍着白知预边聊边走进1卧室。

“老白,决定好了吗?和我一起做游戏商人,靠倒卖赚钱。”即便白知预来之前就已经确认过了,但习婴还是要再确定一次。

“想好了,反正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工作了”

“那就好”,“计划表你也看过了吧?现在是17:31,离三天一波的第四波公测玩家建立角色时间还有29分钟,我们直接准备登录吧”

“好”

得到回应后,习婴便开始着手调试头盔。他的打算是在直接快速进服,靠着残缺的梦境记忆抢先拿走新手区的一些隐藏道具,然后刷等级和特殊任务直到22点登出服务器。

可能你要问,为什么4小时就登出呢?这是因为习婴在游戏头盔和说明书上看到了‘连续游戏在线时间不可超过5小时’这类字眼。

一旁的白知预也在边看着说明书边对头盔进行必要的调试(白知预的床也在习婴这边,游戏头盔也),只是像是想起了什么,白知预愣了愣。

“老习,你出狱以及出狱后给我讲的那些梦游不会有假吧?”

“...我没事骗你干什么,又没好处”

“不,我是说老习你的‘梦境记忆’残缺不全,外加公测内容有变,会不会出事啊?”

“我...不,我们没有选择”抱着沉沉的游戏头盔,习婴抬头看向白知预,眼里多了几分凝重。他知道老白想说什么。“就算奖券的眷顾是假象,用这些东西搞租赁也不错,再次还可以回收”

“...”同样抱着头盔的白知预砸了砸嘴,没有说话。与其光说是对老朋友信任,不如说有时候是无奈罢了。

不一会儿,习婴和白知预都调试完毕,戴好头盔闭上双眼平躺在床上。所有房门关闭,自动开窗,监控警报开启,一切准备就绪。

18:00,第四波玩家的公测时间终于到来。

那么游戏,开始。

“幻空猎人,登录!”x2

.........................................................................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