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流萤之森
流萤之森

流萤之森 篁琴

连载中 恋爱 校园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02 09:36:39
如果说世界就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森林人则只是其中一只只萤火虫,一只渺小的,懦弱的,奸诈的虫子而我却不会停留在这充满萤火的森林中我只想冲出这片森林,为我心之所念献上微弱的光亮,献出微不足道的生命。只要能照亮她的路,此生足矣!......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人类,只有失去才会珍惜

这是我从灵山得出来了的唯一结论,虽然距离那件事已经过了一年,而实际上我与她相识也不过两个月,但是她一直在我的记忆中游荡。

我站在她前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当然,她不会回答。

“总的说一切都好,我已经从那次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我说着抬头看了看天,有点晚了,也该结束了。不然家里那家伙要急眼了。

“南烟挺好的,不用担心。不过这小丫头,自学一年直接参加中考,考进了我的学校,真是变态啊!”我露出笑意,摸了摸她的黑白面容。

“唉,都过去一年了。那时你嘴上说分手,实际上是已经知道自己的命数了吧?”我看着她熟悉的面容,往事便浮了上来。终于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可惜她无法听到了。

“无论你怎么最后对我说的……我……”突然红肿的眼睛让我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一直掐着大腿不让自己哭出来了的手也松开。

“嘎!”整个墓园只有乌鸦的叫声,但这声叫声仿佛打破了一层薄膜。

“还是感觉对不起你啊!……不知道你在那边还好吗?”我突然失声痛哭地说,满心的愧疚与怀念抑制不住,冲破了强颜的欢笑。这一年的所有思念都化作了眼泪滴在石板上。

“抱歉!”我只能这样对她说,“如果我那时答应你就好了。”我站在她的墓前泣不成声,“我一定一定会报仇的!”我这样承诺道,但无力感又迅速席卷了我。

去年这个时候在她冰冷的身体旁也这样承诺过,但是直到现在,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对不起,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至少我会好好地活下去!”我最后跪在她的墓前一边擦拭她的墓碑一边这样说道,墓前我插的不是菊花,而是血红的玫瑰。是她最喜欢的花。

我抹了抹眼泪,尽量变成坚毅的样子。

“不要哭,不要太……惦记我了……”这是她最后对我说的话。后半句我无法答应,但至少,不要哭,还是勉强可以得做到的。

当我真正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时自己已经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了。

都快高二了,还是哭了。我这样自嘲道。

也是,她太重要了!

车窗上倒影出我的面容,虽然不是很英俊,但是比起刚见到她时,没那么邋遢了。

我看着外面的景色出神,呆着不动,思绪却不断翻涌。

在窗子上看到一位粉色头发夹杂着玫瑰色头发的女生,她转过头来,世界都为她倾倒。

“宣!”我突然这样叫道,然后立即回头。

空无一物,只有蓝色的空椅子,只是幻殇。

看来是昏了头了,幻觉都出现了。

“对不起……”在看到同车的人们的核善眼神之后我道歉道。

我重新看往窗外,人死不能复生,即使是神出现,她也不会回来了。我当然不能忘了她,但是,还是不要过于惦记了,不该总活在过去,而且,她知道了也会生气的。

窗外车水马龙,车灯不断闪烁着,哦?原来已经晚上了吗?和她聊天,原来花了这么长时间。

虽然灵山离我家很远,要半个上午的车程,但是今天还是聊太久了,毕竟这样久别重逢的机会可是难得的。我好久没有和她说话了。

不过,好像有点饿了呢!我听到肚子的叫声之后这样想到。

“叮铃铃!”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来,“谁啊这么烦!”

我不耐烦地打开屏幕——

“来电显示——女儿”“未接来电——女儿(5)”

……这家伙打多少个电话了……不烦的吗?

我果断地点了退出键,无聊地刷了刷朋友圈。这个时候接反而麻烦,这家伙纠缠起来没完没了,干脆直接不接,回去就说没看到。毕竟我不想再受到车里的核善眼神了。

“嗷……”我打了个哈欠,无聊地翻着班级群那群家伙的聊天记录。

“这群家伙还是这么无……”我刚想吐槽,却被短信提示音打断。

“女儿:我知道你看到了,如果不回我信息,你回家就死定了!”

“咕噜!”我居然咽了咽口水,这家伙是安排了眼线在我旁边吗?想起这家伙上次在我睡觉时剪刀腿卡我脖子的惨案。看来回去得把门锁了。

至于宣的事没有被我抛到脑后,只是把她掩埋进了心里。比起在过去的悲伤中沉寂,不如好好的展望过来。

不过我还是不打算接她电话。我可不会中她的套。

我:我没看到。

我这样把短信发了出去……等下,这样一发她不就知道我看到了吗?我真是昏傻掉了。我连忙撤回,但是已经晚了。

就在我刚撤回之后。

女儿:你!完!了!

喂喂喂,三个字有必要要用三个感叹号吗?以为我会怕?太天真了吧孩子!我一边擦了擦脖上的冷汗一边不屑地吐槽道。

女儿:接!电!话!

怎么还是这样说话?我丝毫不带怕的好吧!

手机又开始振动了,我一边四处寻找救星一边思索怎么办。

“请问,我能坐这里吗?”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女孩立在了我面前,我只能看见白色的丝袜,穿着学校制服的短裙,熟悉的短裙下是恰到好处的细腿,不过这制服——我们学校的?

我抬起头,对上了一双黑色的眼睛,如同深潭一般,让人摸不透在想什么。一头乌黑的秀发齐腰而立。

“可……可以。”我这样说道,不过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家伙。

“林羽是吗?”她开口了。

“是的,你是……清同?”我突然认出来她,她一直是我们班的第一名,只是和我没有什么交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记住了她的名字,毕竟也是个美少女。

“是同清!”她这样说道,但是从脸上完全看不出一丝怒意,她戴上了一个银框矩形眼睛,拿出了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学霸就是不一样啊!

“好吧。”我尴尬地挠了挠头,这时手上手机还在不断震动着,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个清……同清。”我态度诚恳地说,“能不能帮我接下电话,你就说你是我朋友。我们在聚会,我有事出去了。”我说着把手机递给她,故意摆出央求的脸色,我知道女人都容易心软,这样应该她就会答应了。

“哦?”她抬起了头,从书……《**的产后护理》?她好这口?!哦哦哦,不是,是《高智商动物》,话说猪有什么智商啊!好吧好像有,我家那只就挺聪明的。

“好的。”她看了看手机屏幕回答道,突然她皱了皱眉头,皱眉头?我看了看屏幕。

未接来电,女儿(7)

完了完了完了,早知道就不用这个备注了。这下会被认为是渣男的,可别误会啊!

不过她会不会是因为太在乎我,看到别的女生给我打电话太多而生气了。肯定是这样的,被我迷倒了!我这样自我安慰着,但是怎么可能会这样啊!这催眠完全不起效果好不好啊!

“喂……”

“喂你死哪去了?我……咦,你不是那家伙,你是谁?”电话那头爆出了那死**熟悉的吼叫声。对,死**这备注挺好的。今天回去就换了。

“噗嗤……”我居然笑出来了,但在看到同清的恐怖目光之后凝固了下来。

“我是同清,林羽的女朋友,他去上厕所了。”嗯,完美的回答,我去上厕所了,这下她就无法找我讲话了。我也就逃过一劫了。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突然定住。

等下,女朋友?我这时才意识过来。

“……”电话那头是一片寂静,上次出现这样寂静的状态,足足一个月没理我一下。还是我最后求着给她买手办才结束冷战。

“咕噜……”我又咽了一口口水。

“接下来你来处理吧!”同清把手机递给我,然后继续低下头看她的**的产后……不对是《高智商动物》,鬼啊,就是**的产后护理吧,你刚才笑了吧?你这变态,这让我怎么办啊!

“喂……”我战战兢兢地接过电话,“你听我解释……”

“滚!”电话那头出现这样的声音,里面充斥的冰冷感即使隔着电话也让我打了个寒战。

“嘟……”她挂了。

“要不要感谢我?”同清笑着看向我。此时心情复杂的我居然会觉得这副善意的脸恶心。

“……”我没有说话,她说她是我女朋友的一瞬间我是有种感觉【这家伙是不是喜欢我?】,但是一想到家里那头**的冰冷声音,我就瞬间忘记了同清。再说这种低级的想法也应该越少越好。

上次出现这个声音还在大半年年前,那时候她天天背着我拿刀划自己手玩。

等下,拿刀划自己手,今天不会……诶呀,**……女儿……呸,小竹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可别吓我了!

我连忙把电话给她打回去。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熟悉女人的声音又出现,我最烦打电话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了!

“片山路到!”正在我急着想对策时,片山路终于到了。我连忙站起身。

“你还没感谢我呢!”同清在我走过她身旁时又一次出声道。脸上带着笑意,此时却被我看出了戏谑。

“呵,闭嘴吧你。”我这样冰冷地说道,眼睛里散发出厌恶与恶心。然后立刻冲下了车。

事后我很后悔,对一个女孩子说那种话可真的是无耻,别人只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开个玩笑并且帮个小忙而已,她不知具体情况,所以当然也不是故意的。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啊!

但我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在走出车门的前一刻瞪了一眼同清,不过……这家伙是哭了吗?怎么眼睛那么亮。

我没有时间多想,在躲开电动车的偷袭以后,我向家的方向跑去。

“别出事了啊!”我这样一遍一遍地念叨着。一边跑着一边拿手机不断打她电话。

然后,还是那个烦人的女人的声音。

“可恶!”我把手机放到包里,咦?包呢,我摸了摸身后,但是包已经不见了。

看来是落车上了,我没有回头,而是我沿着道路向家里跑去,包没了可以再买一个,我家猪没了那可就完了。

“咻!”我从小区门口的栏杆下钻了过去。幸亏家里离公交车站很近,不然有着我跑的。

“啪!”我抓住单元门以缓解惯性带来的冲击力。

“哒哒哒哒!”我在看到电梯还在遥远的14楼之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楼梯。

“呼哈呼哈。”当到达家门口时,我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早知道就不买5层高的房子了!不过这也不是我买的。

“咔!”紧接着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哐!”“小竹!”我冲入家中,门砸在墙上很响。

“……”没有人回复,客厅什么也没有变化,跟我出来的时候一样。只是她的手机还在桌上,屏幕还亮着,上面是我和她的合照,不过,她还留着啊!

“人呢?!”我一边焦急地冲入家中一边问自己。

“小竹!”厨房也没有。

“小竹!”她房间也没有。

“小竹!”我房间也没有。

“完了。”我瘫坐在地板上,难道老天就非得夺走我身边的一切吗?

我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脑子跟被白色油漆刷过一样,一片惨白。

“呜呜……”突然听到很微弱的抽泣声,声音很小,只有安静下来才听得到。这声音是?小竹?

我连忙坐了起来,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最后停在了厕所前。

“咔!”“小……”我刚打开门,嘴巴刚张开,就呆住了。

眼前的少女背对着我,有着一头淡青色的头发,个子矮矮的,所以我可以在后面看到她的右手拿着的是什么。一把菜刀?!这是在干什么,不划手了,直接剁?!

就在我呆住而不知所措的时候,她转过了头来,脸上梨花带雨地遍布了很多泪珠,连可爱的大眼睛也哭得有些红肿,惊讶的看着我,怪不得我叫她她听不到,原来一直在哭啊!不过,为什么要拿刀?

“羽哥!”她一个箭步冲向了我,整个人就扑在了我怀里,脸靠着我的胸脯,眼泪不断的流着,把我的T恤给弄湿了。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我,刀握在右手里,横在我后面。

我感受到身后冰凉的触感,冷汗和着热汗纠集在一起。我两只手无处安放地悬着,感受着靠在我胸脯山的温玉。一脸无助。

“我还以为羽哥不要我了!”她这样说道,然后用拳头锤向我。虽然话说的很幼稚,但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从来没有给过她完整的安全感,总是希望她能独立。实际上,她从那个地方出来,心里的阴影是非常大的。而我只想着让她独立,而没有让她觉得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离开她。看来这也是憋了很久了。

“是我错了!抱歉。”我在看到她身体并无大碍之后愧疚抱住她,一边抚摸着她的头一边安慰她道。至于身后的刀,我相信她不会伤害我的。

“呜呜呜呜,补偿我!”她说着继续拿拳头捶我,不过这次是拿着菜刀的那只手。

“喂喂喂,那只手拿着菜刀啊小竹!”我这样惊恐的叫道,原来她已经忘了手里拿着菜刀吗?同时余光看到了她身后洗漱台上,一张我的照片,已经被砍得稀巴烂了。

“咕噜……”我又咽了口口水。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