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被NPC讨厌了我该怎么玩游戏
被NPC讨厌了我该怎么玩游戏

被NPC讨厌了我该怎么玩游戏 黑方棋子

连载中 战斗 游戏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29 15:39:28
“什么下毒、陷阱、背刺这些都不可能是我干的,你们可不能随意诬陷!我只是一个小小支援系,奶人打辅助才是我的专职工作。”出身黑街的小偷因意外进入高拟真游戏《异世界》,玩着玩着却发现自己的游戏道路和别人怎么好像不太一样?“至于你说的那些……那只是我的本性而已。”......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少年和她的关系非常复杂,复杂到失去了正常社会中的伦理常规;同样也非常紧密,紧密到超越了世俗所有既定的界限。监护人,玩伴,姐姐,老师,生死之交,搭档……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词能够同时概括如此之多的含义。

但那就是男孩生活中的女孩。

男孩有关童年的记忆中出现最多的场景是一所黑暗的小屋,整个屋子占地面积不超过十平方米,屋内更是除了一张床和书桌便一无所有,但男孩始终生活得很开心,因为两个孩子在一起总是能有说不完的话题。

男孩被抛弃时还太小,小到他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父母要离开自己,无能为力的他甚至连伸出手挽留都来不及,只能选择孩子最能表达情绪的方式宣泄难过。

女孩最初就是被他的哭声吸引,那时她也才只是个孩子,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生命中的前几年是如何度过的,因为太过痛苦的记忆会影响更为艰难的今天和未来,所以她选择忘记。就好像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连自己都养不活的她会选择承担起另外一条生命的重担,但既然捡回他的那天能分出给他的食物,就说明之后也能做到这一点。

或许这也算是缘分的一种?

好在男孩足够聪明,在女孩的教导下,他慢慢学会了认字,学会了分辨哪些人对自己有危险,最重要的,是学会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手段。

从那以后,这一对小老鼠成为那条贫民街区最有名的小偷组合,而这也为他们换来了更多的生存空间,食物,以及无论如何女孩都坚持的书籍。

生活也自此规律了下来,每天白天两个孩子会在热闹的街区摸摸鱼,晚上在则在小屋子里看书,聊天,相拥入眠。

男孩这才了解了正常人的生活,这才接触到“名字”、“生日”这些从未出现在自己记忆里的东西。

当男孩问及自己的名字时,女孩并没有展现出一丝惊讶,而是平静地告诉了他自己早已为他起好的名字——时铭,是相当稀少的姓,但至少和自己一样,就连名也取了相近含义的字。

女孩的名字叫时忆。

时铭和时忆就这样随着不算安宁但还稳定的生活一天天长大,从这条贫民街老大的豪迈壮年到鬓角泛灰,他们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渐渐地融入这个社会了,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每天从不算富裕的市民腰包里掏出的不义之财,而是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就这样简单地生活下去。

老大打小丫头走进这条平民街时就开始关注她,因为她很干净,和这条街景格格不入,尽管倔强的小脸说不上太精致和美丽,但他能看到她神态中和小小年纪不符的求生欲,甚至在那一束清澈的目光深处留存的一丝希望和野心,从那时起他就知道这丫头迟早会通过自己的努力离开这里。

所以在时忆开始抢“本地”居民饭碗时他什么都没说,在时忆决定养时铭时他也什么都没说;在两个孩子获得一所固定的小屋时他什么都没说,在两人夜里伴书嬉笑时他也什么都没说。

因为他什么都不说就代表了一种态度,这种态度保证了两个孩子最基本的安全。

所以当时铭和时忆站在他的面前时,他也什么都不会说,默默地转身从床头柜抽屉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证件,看似随意地拍在了桌上,摆摆手又躺回了床上闭目养神。

如果想要融入正常的社会,两人无论如何都需要合法的身份证明。

少年和少女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讶和笑意,道了声谢后就悄悄退出了老大的房间,两人只是简单地并肩前行在破败无光的贫民街区,却如同手挽手踏向鲜花满布的星光大道。

根据证件上的生日,那年时铭束发,时忆二八。

两人的出色可以让他们胜任绝大多数常见工作,仅仅四年后,他们就在平民区的一条街上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书店,书店边上则是他们租住的公寓,每天的生活温馨而平淡。

周围的邻居也很羡慕这对小两口,羡慕他们在上下楼时的出双入对,羡慕他们平凡外表下平淡而自信的气质。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对真正的情侣,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情感完全超过了普通情侣之间所拥有的亲密,直到现在,他们回到房间也和之前一样,一边看书一边聊聊自己看到听到的趣事,困了就相拥入眠,从未改变。

幸福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某次看上去同样幸福的旅程开始。

那是一次短途的旅游,时铭和时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自己放个小假,找个地方玩一玩,毕竟他们对许多事物的了解还只是停留在书本上,实地的游玩会带给他们新的认识。

然而事故发生得毫无征兆,因为某条乡间道路的问题,他们乘坐的客车发生了侧翻,当时铭再次醒来时,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忆躺在他旁边的病床上。时铭只花了一个星期就康复了,而时忆则被诊断为“植物人”,除此之外,还有身体大面积的烧伤和骨骼损伤。

刚得知这一事实的时铭沉默了下来,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接受这个结果。就如今的科技而言,治愈时忆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唯一的问题是医疗费用。

走出贫民街以后两人再也没有出过手,由于书店大多数收入用来买书、旅行,有时也会给周边聚集的流浪汉买一些食物,因此两人几年以来根本没留下什么积蓄。

尽管医院允许稍微延后缴费,但高昂的治疗费用并不是时铭短时间内可以凑齐的,而治疗后的疗养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数字。

所以时铭决定重操旧业,而这一次是时铭第三次出手,根据他的估计,还有两次才能交齐所有的医疗费用。

“还有一周,一周内出手两次会不会太频繁,最近下手已经有点太狠了,时间很紧,货物脱手是个大麻烦……”时铭有些担忧地看着时忆恬然的脸,“你啊,也不知道保护好自己,现在我一个人出活很艰难的知不知道,等你醒了可要好好补偿我……”

时铭一边注意时忆的情况一边筹划着接下来一周的出手地点和计划,这时时忆的主治医生走进房间,似乎是有点犹豫,但咬了咬牙还是向时铭走来。

“时铭先生,您的资金似乎还存在一些问题。”看得出来,医生并不想在这种时候向时铭提起这种事情。

他深深地看了医生一眼,“最后时间是下周末吧,那之前我一定会凑齐所有医疗费用的。”

医生无奈地说道:“可是根据目前治疗的情况来看,由于时忆小姐体质有些特殊,皮肤移植的排异反应较为强烈,并且一些其他治疗后遗症暂且还没有办法得到较好的解决,如果不进行及时的调理和康复治疗,那么时忆小姐很有可能下半生依然无法一个人生活。我们医院的评估结果是必须在β疗养仓内进行后续治疗大约两周时间,可是……”

后面的话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了,尽管已经见过太多因费用导致治疗不完全的病人,但医生此刻的内心始终怀有一丝愧疚与同情。

医生的话虽然委婉,可时铭也听得懂他的意思,时忆对于他来说几乎是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人,他不可能允许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永远只能坐在轮椅上,也不希望她在最美丽的岁月里饱受病痛的折磨。尽管两周β疗养仓的使用价格甚至高于之前的治疗费用,但现在也的确有一个办法能够帮助自己筹集到足够的资金。

“难道说那丫头的出现真的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时铭心想。

从做事风格上来讲,这笔交易完全脱离了时铭的掌控,也就是说,如果他去找叶荆,那么主动权就会完全掌握在后者的手里,在平时,时铭是绝对不会去尝试如此高风险的事情。但是目前的情况似乎将他逼上了这条恰好出现的绝路,不得不说,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

既然思考到这里,他也不再犹豫,站起身对医生答道:“你们可以准备她的后续治疗了,钱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