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tk记忆
我的tk记忆

我的tk记忆 高冷的夜总裁

连载中 现实 悬疑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13:52:39
我自己关于tk的回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小强那时穷啊,四处打工做活,但是为什么他会去足疗店呢?那是因为足疗店可以接触各式各样的美脚玉足,这才是使小强心动的目的。那次真不巧,所有女性按摩师都被男的叫去了,嘿嘿!恰好轮到小强。是不是很有缘。不过,王茜一脸嫌弃的表情,显然很不愿,并且一点儿没有脱鞋的预兆。“你看你,笨手笨脚的,难道还要我亲自脱鞋么?”既然她是上帝,那么她可以趾高气扬并且傲娇的对小强讽刺道。小强不敢还嘴啊,小强一旦还嘴他的工资就不保了。小强回答道“是是是,您说得对!我的错。”心里却在暗想:臭**,小婊砸!要我脱鞋明说么!同样是学生妹,你看人家那些就没有你那么傲,人家有些比你还大家闺秀的有些都自己脱鞋。不过,小强自然不敢把这些怨言吐露出来。

小强轻轻抬起王茜的脚踝,另一只手把住鞋后跟,然后猛地一脱。那单鞋的后跟处是有些硬的,划的王茜的嫩脚踝只疼,不过幸好有船袜护脚,不然不只是疼了,应该会被划伤。王茜气恼的抬脚就踢,不过小强的手把控住她的脚踝,她踢不到小强。“我要投诉你!你这是在报复我!你个**按摩师!会不会脱鞋!”呵呵,居然还骂我了,我不敢高声语,低声说道“会脱鞋,但我不会脱破鞋。”言下之意,自见分晓。王茜气愤了,说道“你敢骂我,我要换按摩师,我还要投诉你,你等着被开除吧。”“呵呵,小姐,你过于胡闹了吧,我没有骂你啊。这里的监控只看到你一直无理取闹,而我一直退让,你以为我们老板会这样相信你而开除我?”“你……”的确,小强一直低声说话,监控上小强也表现的很谦卑,所以并没有什么把柄落在王茜手里。

“继续吧!我不赶你走了,你要是做的不好,你就完了!”王茜气呼呼的躺在沙发上。剥开王茜的单鞋就看见王茜那淡蓝色的船袜,那是穿过起码三天的了,有些汗香味,不过王茜似乎喜欢在袜子上喷洒香水,袜子上还有单鞋里有一股荔枝的香水味。小强轻轻抚摸着王茜的脚背,手**与皮肤完全缝合的船袜里,顺势脱下王茜脚上的船袜。首先暴露的是大概三厘米长的大脚趾,然后剩下的四根脚趾依次排下;然后是粉红细嫩的前脚掌,红红嫩嫩的;顺势而下是挺翘的足弓,但是可能是单鞋穿多了,深度有些不是很够,不过脚心足够娇嫩;最后就是圆润的脚后跟了。小强轻轻拍拍王茜的脚底,松松她脚上的紧绷的肉。

然后双手抹着油,按摩着。王茜脚上的肉很嫩,按摩起来的时候,抚摸着很爽。不过小强的手法更好,王茜的意识有些模模糊糊的了,显然是太舒服了睡意了,小强对于脚底的穴位不是很清楚,但是他有一项绝技,就是轻微的挠动女生的脚底,那种轻微的挠动很舒适。不过对于之前王茜的态度,小强这么做是为了麻痹王茜。然后小强开始狠狠的挠动王茜的脚底。本来王茜正在享受之中,突然小强给他来这么一记挠痒重击,王茜受不了突然一脚把小强踢倒。小强起身起来又抓住王茜的脚丫,然后继续挠脚底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哈哈哈哈哈……你怎么挠我脚底板哈哈哈哈……草啊哈哈哈哈哈哈……放开放开**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茜脚底板吃痒,很受不了。脚丫不停的乱动着,那只没有被抓住的玉足一直踢着小强的肩膀和脸,小强一气之下咬住了王茜的脚丫。王茜脚丫嫩又白,哪里受得了小强又挠又咬。放开放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哈哈哈哈……什么**破店哈哈哈哈哈哈……太变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强吐出王茜的脚丫,用手掐住王茜的脚心,问道“你还骂不骂?”被掐住脚心的王茜难受极了,骂道“**!想让本小姐服软,滚蛋吧!”小强轻轻划弄着王茜的脚底板,那种如附骨之俎一样,王茜根本摆脱不了小强的手指。“还骂不骂?”“哈哈哈哈哈哈不骂了……不骂了哈哈哈哈哈……手拿开吧哈哈哈哈哈……拿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强的手并没有离开王茜的脚心,王茜也依旧笑个不停。

小强挠了王茜半小时后,王茜终于受不了痒晕过去了。不过之后她醒来后倒是没有在为难小强了,可能是传说中那种不打不相识的那种类型吧,也有可能是那种贱命,非要好好收拾一顿才老实。王茜在学校基本上是属于那种要好不好在中游的学生吧,平时和那些在社会上混的有点关系,和学校的女生,尤其是成绩不怎么好的女生相处很好。再说说王茜的“骚蹄子”,为什么这么称呼呢?原因是太他妈吸引人了,平时穿单鞋只能看到一部分脚趾和白皙粉嫩的脚背,剩下的地方根本看不到,这就叫人心痒痒了。别的不说,有个比较社会的男生,可能是恋足吧,花了一千块叫王茜给他足 交,王茜压根就不理他,说什么卖双原味船袜给你还差不多,至于本小姐的脚丫,岂是你能供你玩的。整的那个男生很没有面子。而小强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对挠痒痒特别有兴趣,尤其是挠脚丫,看着那女生哭天抢地的向老子求饶,我就是不饶她,那种掌握她命根子的感觉真是太棒了,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或者说即使不挠她的脚丫,把玩一会儿,在亲亲舔舔也还是不错的。王茜基本上是每天都来黑夜酒吧喝酒,但是不抽烟也不吸毒,老子好不容易私藏了一颗**给她,她居然不要,还说她自己是什么正经的女孩儿,不会吸毒的。我在想:你他妈正经个屁,真的是乖乖女会来酒吧喝酒,你他妈就装吧,反正装逼又不犯法。不过真是的,王茜还真没有做过喝酒以外的事,就连别人邀请她去跳舞她也是拒绝的,不过倒是别人请她的酒她倒是不拒绝,都是喝了的。晚上七点,王茜又来到我们黑夜酒吧,这时的人还不多,一般晚上十点才是人满为患的时候。“阿强,给我来一杯Bloody Mary。”她和小强熟了后都叫阿强,像那些老大就叫我小强,和我差不多大的就叫我强子。小强心里想到:妈拉个鸡,还给老子拽洋文,血腥玛丽就血腥玛丽嘛,还Bloody Mary,真她妈骚。不过身为一名调酒师,自然不可能这样和她说话,不然老大非打死我不可。只见她双脚轻踩在旋转的椅子上,那黑色的单鞋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牌子货,不过那双脚丫看起来倒是极品。“阿强,看什么呢?还不调酒。”王茜一脸嗔笑道。“哦嚯嚯,马上马上,稍等一下。”我他妈竟然这么没出息,看这双骚蹄子都看出神了,真没出息!小强开始调制酒了。

调制酒的时候偷偷打量王茜的一举一动,长得很诱人。故作清新的平刘海,烫卷了的发根,勾人的双眸,还有那……雪白嫩滑的脚背。啊……我感觉我的肾上腺要爆了,分泌之旺盛。王茜在玩弄着她的苹果5S,时不时的用她那轻柔的声音发语音挑逗网上那些男生,卧槽,她怎么就不挑逗挑逗我呢!小强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王茜说道“王茜,这个是上次我藏的一颗**,我送给你了,你看我对你多好,老大要是知道我私藏了他的**,他非打死我不可!”这时的王茜皱了皱眉,推辞道“阿强,我说了我不吃这个东西的,你不要再给我了!”“王茜,这样吧!你收下,是吃是丢,你自己掂量,这总行了吧!”王茜见我说道这个份上,就不好意思拒绝我了,只好先收下。过了一会儿,小强的死党二秀来了。他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小声的对着小强的耳朵说道“强子,你他妈又偷老大的**,老大先看监控时看着你给这个女孩**,很**生气,马上下来要打你,你自己走后门出去吧!等老大气消了你再回来!快走,老大要来了!”“哎呀,好兄弟,谢了,我马上就走,多保重!”我他妈好点儿背,居然碰到老大看监控,小强没什么收拾的东西,直接跑出后门。“妈了个鸡,小强呢!他妈的,又偷了老子的**,几百块一颗呢!这逼崽子,找到不打死他!”小强的老大叫老孟,是这个黑夜酒吧的幕后老板,暗地的见不得光的生意他是老大,明面上是老黑在管。

“小婊砸,先前小强给了你一颗**,看来你们两个关系很亲密嘛,几百块的**他都舍得偷给你!快说,小强跑哪里去了,他这个时候不是上班嘛!”“哎哟,你弄疼我了!我怎么知道阿强跑哪里去了,这个**又不是我想要,是他非要给我,你喜欢我给你!”王茜拿出**给老孟,老孟一把抓过来放在口袋里,冷笑道“小强偷了我那么多颗**,不可能只给你一颗,快点,把所以的都交出来,不然老子脾气可不好,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我可不知道!”“我说了,阿强就给了我这一颗,你不信我没办法,让开!我要走了!”王茜提着她那小包就想走。“走?想跑么!没那么容易,今天要是不交出多余的**,今天你就别想走!”老孟抓着王茜的肩膀,看着王茜痛苦的表情,

王茜一定被抓的很疼。

“哎哟哟!你抓疼我了!快放开!”王茜一脚向老孟命根子踢去,老孟眼疾手快抓住了王茜的脚丫。“他妈的小婊砸!还敢踢老子的命根子!看老子的厉害!”老孟一手握住王茜的右脚脚丫,另外一只手赶紧去脱王茜那看起来紧紧的单鞋,那单鞋看起来质量不太好,实则太紧实了,老孟单手根本脱不下来啊。王茜缓过来之后就用手拍打着老孟,老孟干脆用双手去脱王茜的单鞋,而且从鞋后跟开始脱,那样方便好脱一些。单鞋松动了,从鞋里飘散出一股荔枝的清香味,这是王茜喜欢的味道,每次王茜都会在鞋里喷上荔枝的香水。王茜的脚背很白,这和她经常用牛奶泡脚丫有关系。王茜的脚丫只有三十七码,脚丫不大不小,但是足弓呈现出一股弧形状美,除了脚心和脚趾缝部分,其他地方都呈现出一种淡粉红色的健康肤色,不过这些都是只有王茜自己知道,老孟脱下王茜的单鞋后,看到的只有一双淡蓝色的船袜。王茜闪电般的抽回脚丫,反应之快,快的让老孟来不及抓住王茜的脚丫,不过老孟单身三十年,手速也不慢,就算没有抓住王茜的脚丫,也用手指划到了王茜的脚底。

从王茜的娇吟来看,老孟划得那一下,指力不轻。老孟手里抓着王茜的单鞋,老孟也是一个恋足之人,把鼻子埋进单鞋鞋口,一股浓郁的荔枝清香味混合着汗香从鞋里传出来。激的老孟精神大震,而失去单鞋的王茜有些惊慌。“小丫头,你的脚丫还挺香,老孟我喜欢!”老孟看来很喜欢,不然怎么会从先前的小婊砸变成现在的小丫头。“你个变态,快还我单鞋!”王茜有些惊怒了。“那你先还我**!”“我都说了阿强只给了我这一颗!”“小丫头,不给就别想走了!”“你……呜呜呜呜……呜呜呜……”原来二秀见老孟放狠话,就拿了一块含有**的毛巾偷偷的靠近王茜,趁王茜不注意,一下子蒙住王茜的口鼻。王茜知道现在不能呼吸,就屏住呼吸,并使劲儿挣扎着,王茜的力气虽然不大,但是用蛮力挣扎开还是时间问题。

老孟见王茜挣扎的凶,就靠近上前抓住那只被脱了鞋的脚丫,老孟抓住就开始挠。本来还能忍受屏住呼吸的王茜顿时受不了了,吸了好几口**。不过几分钟王茜就感觉晕晕的,二秀拿开放在王茜口鼻的**毛巾,王茜一只脚在老孟哪里,另外一只脚也软的有些站不稳了。慢慢的眼皮越来越重,王茜倒在吧台上。王茜醒来的时候发现全身上下只剩一个胸罩和内裤了,并且手被分开铐在一个铁栏杆上,暴露出腋窝。脚丫被锁在足枷里,两个小洞刚好缝合,多一丝则太挤,少一分则太松。王茜的十根脚趾被细绳往后套着,看起来非常有意思。“哟哟,原来你叫王茜啊,王茜小姐,你要是今天不交出**,看我怎么收拾你!”老孟色色的表情看起来极为危险。“我没有!我真没有啊啊!”王茜的脚丫开始挣扎了。脚丫在足枷里左右晃动着。“宝贝茜儿,别乱动,我马上让你品尝极乐之痒!”老孟的手颤抖的伸向王茜的脚丫。

王茜的脚丫真心白嫩,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置,脚底全部变成了嫩白色,好看死了!老孟握住王茜的脚丫,那种触感、那种柔润感,极大的提升了**。王茜脚丫的握感相当的好,三十七码的脚丫大小也正好。老孟把脸埋进王茜的脚底里,一股荔枝清香味好闻到爆,老孟的胡子在闻的过程中在王茜脚底肆虐着,痒的王茜怪难受的。老孟用手指在王茜脚底划动着,那痒痒的感觉着实难受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变态……哈哈哈哈哈难受……**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不许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妹哈哈哈哈哈……你还挠哈哈哈哈哈哈……难受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了我……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大哥……哈哈哈哈哈你饶了我哈哈哈哈哈……脚丫哈哈哈哈……脚底好痒哈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哈哈哈哈……”王茜的脚丫只是被老孟这样用手指挠挠就受不了破口大骂了。

老孟挠了一会儿停下了,他怕王茜受不了痒死了,痒死了可没得玩了。王茜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她那浓密的平刘海因为汗水黏在了一起。老孟用舌头抵在王茜的脚心处,舌头打着转儿,王茜就被痒的哭天抢地。“哈哈哈哈哈别舔……我操好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快哈哈哈哈……快放了我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报警哈哈哈哈哈……等着哈哈哈哈……等着被抓吧哈哈哈哈哈哈……”王茜的脚丫入口有淡淡的荔枝味和牛奶味,还混合着鞋子独有的皮革香和脚丫淡淡的汗香。这只是老孟舌尖触碰王茜脚底带来的丝丝味道顺过舌尖进入到舌根,流进喉咙,那种亦甜亦咸的味道着实让人着迷。王茜被舔过的地方透露着丝丝的痒感,敏感的肌肤被舔了几下变得粉红,看起来好好玩。“无耻人渣,你们究竟要干嘛!”“茜儿宝贝,我不是说了吗?交出**,我就放了你啊。”“我说了我只有那一颗!”唉,你不肯交我也没办法了。”老孟五指插入王茜的五根脚趾里,慢慢的往后掰着。老孟可谓是老手了,知道这样慢慢的给王茜的心理压力可谓是巨大的,要知道一直没有承受的痛苦才是最可怕的。

“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啊!你何必为难我呢……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一直挠我我还是哈哈哈哈哈哈……还是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王茜摇动着头,想要凭借摇头晃脑来减轻神经带来的痒感,但是貌似是不可能的。“啊啊啊啊啊你杀了我吧……反正我是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哈哈哈哈……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有意思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好痒啊……”老孟的手法可谓是娴熟。老孟的手法在tk界可排前五十名。老孟将王茜的脚趾往后掰后,暴露出粉嫩的脚心,老孟用中指刮擦着脚心,食指挠动着王茜的前脚掌,无名指挠动着脚后跟,大拇指和小拇指挠动着脚边,这一切看似不可能,但是老孟就是凭借着这种看似的不可能挤进tk界手法前五十的名号。“茜儿宝贝你还不说么!接下来就更难受咯!”老孟阴笑道。“哈哈哈哈哈……不不不哈哈哈哈哈……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我知道了……”王茜真的是有些受不了了,挠了她接近半小时了,先不说肚子已经有些笑的疼了,就连口水都已经笑不出来了,有些口干舌燥了。

她现在就想稳住老孟,她王茜虽然不知道小强偷的**在哪里,但是唯一知道是小强的一个文身店,王茜去纹过脚踝,她的脚踝处纹的是一个金鱼,而且只有在受到刺激或者脚踝处血液循环过于快,就会显现出来,平时是看不见的,就连老孟挠了那么久,都还是没显现出来,说明挠的不够啊!想当初,小强替王茜纹的时候,为了使王茜觉得不是那么疼,把王茜弄晕,然后小强对王茜脚丫一阵肆虐,不过怎么玩王茜都不会有感觉的。所以小强先慢慢舔舐王茜娇嫩的脚底,把玩着细长的脚趾,抚摸着白皙的脚背,轻抬着圆润的脚后跟。不过这一切对于王茜来说都没有影响。“茜儿宝贝,那些**在哪里啊,快拿出来啊。”老孟不慢不快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阴冷。

“你,你先放了我,我在带你去!”王茜开始讲条件了,她觉得**绝对对老孟有吸引力,不然怎么老孟一直逼问自己。其实她错了,其实老孟对王茜的脚丫的兴趣大于那莫须有的**,的确,是莫须有!老孟突然拿出一根针打在王茜的脚背上,王茜的脚背的青筋有些微微的浮现出来了。不一会儿王茜就感觉脚丫有一种空虚感,一种有种渴望的难受感。王茜的脚丫乱动着。先前老孟把王茜脚上的束缚去掉了,只捆住了王茜的手铐没有去掉。王茜的脚丫突然感觉很有力似的,把躺在的床踢的啪啪啪的,那清脆的声音就知道王茜脚丫有多难受。至于有多难受只有王茜自己知道。那是一记毒品,专门针对脚丫的毒品,在脚上打了之后,脚丫会变得白嫩细腻,但是坏处就是打后的半个小时脚丫极其的难受,唯有含住脚趾才能缓解那种类似渴望般的痛苦。

不过老孟可没打算替王茜缓解痛苦。只见王茜的脚尖尖挺着,仿佛这样会更加的舒服;脚背的青筋爆起,看起来用力抵抗着这难受的感觉啊;前脚掌忽然翘起又突然紧缩,这样大起大落的,说明王茜的脚丫受到的煎熬使她根本无法忍受。老孟握住王茜的脚背,手指掐住王茜的脚心,张开嘴含住王茜的大脚趾,用舌头翻滚着脚趾。王茜突然感到莫名的舒服,可以与高 潮媲美的**。“好了,茜儿宝贝,快带我去拿**啊!”王茜被迫穿上老孟给十五厘米高跟镂空凉鞋,脖子上带上一根电击链,然后就跟随着王茜去拿**了。话说小强这里,小强跑到一家按摩店,这家按摩点最著名的就是泰式按摩,就是一一足踩!小强虽不是常客,但是为了压惊,今天破费找了一个一千块的女孩。

女孩进来了,看着她羞涩的表情,看起来还是第一次做足踩这种事儿。“哎呀,帅哥,我们这位美女可是新来的,从来没给人踩过,收你一千不过分吧!说完还眨了眨眼。这位可是这家按摩店的美女店主,人还年轻,才二十五岁,不过学历不高,只能做这种轻松,来钱又比较快的活儿。“帅哥,你们好好相处,我就不打扰了。”“好的,美女店主,既然是新手,你就不能只踩两小时了,起码还要在加两小时,不然你不厚道啊。”“踩四个小时,你也不怕把我们的小美女脚丫踩酸了。”美女店主揶揄道。“酸不酸我不管,爽不爽就是我的事儿了。”小强暗笑道。“好了,你们自己合计吧!”美女店主说完关上了门,只留小强和那个小美女。“美女,怎么称呼呢?”“我叫夏美轩,你可以叫我轩轩。”“噢噢,来吧,来行使你的使命吧!我可不是找你来聊天的。”说完,小强铺在床上,背朝天等待着夏美轩的玉足上背。夏美轩的样子像一个清纯的学生妹,发型是清纯的齐刘海微带空气刘海的样式,脚上一双粉色的帆布鞋。夏美轩俯下身子去解开鞋带,小强看到那么美的景象,喊道“等等,轩轩,来,哥哥帮你脱鞋吧。”夏美轩含羞道“哥哥,怎么好意思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用……哎呀,真不用。”小强也不管夏美轩同意还是反对。顾客就是上帝,小强强硬的态度不容许夏美轩拒绝。

夏美轩的帆布鞋显得很紧实,小强一只手指下去,摸到了夏美轩的脚底。“不要……好痒嘻嘻嘻……”夏美轩的脚丫基本上都保护在帆布鞋里,嫩极了,不过帆布鞋包久了会有些味道。不过在极致嫩脚和光滑白皙的皮肤面前这点儿味道又算什么呢?夏美轩调皮的用脚底压住小强的手指,用魅惑的眼神看着小强,但是眼神里那份青涩和稚嫩是装不出来的。小强压住心里的**,慢慢脱下夏美轩的帆布鞋,帆布鞋的外表质感非常好,看来这夏美轩在鞋子上下了功夫,这对鞋控的人来讲要加分不少,可惜,小强不是鞋控,但就算如此小强也觉得这夏美轩是一个很讲究的女生,相信脚丫的味道一定很好闻。粉色是很适合女生的颜色,会让人觉得这个女生很柔弱,引起男人的保护欲。而粉色的帆布鞋也会让小强觉得夏美轩的脚丫柔软可欺。帆布鞋脱下来后露出白色的短袜,袜口很紧,而且短,袜尖温润不湿。将夏美轩的脚丫端在手上有一种成就感,为什么呢?感觉这像是艺术品。小强紧握住夏美轩的脚踝,然后使劲抠挠着夏美轩的脚底。夏美轩现在是慌了神了,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挠过,而且以往的客人无非是摸摸她那袜背,或者俯下身子去感受她脚丫的气息,从来没有一个客人敢这么挠她脚底折磨她,即使她一共也没接过几次客人,也不熟悉里面的规矩。

夏美轩急忙把脚丫挣脱开,但是小强虽没有处于轻微崩溃的夏美轩力气大,但是只要小强微微抠挠一番,夏美轩就痒不可支,就更加费力气挣脱,挣脱就要费力气,小强就这样消耗着夏美轩的力气。夏美轩也知道这样挣脱不开,就用另一只脚轻踢小强的肩膀手臂。毕竟小强是客人,她是签了契约的,凡是对客人不敬,那惩罚可恐怖了。夏美轩学习不好,就只有做这些不累又找钱的活儿,要是失去这个赚钱的门路,她也没有一技之长,也不知道以后做什么。夏美轩脚丫力气并不大,踢在小强身上就和按摩一样。小强抓住夏美轩的另一只脚轻咬在嘴里,然后挠脚的手不停。夏美轩笑的都快没力了,瘫在沙发上,原本顺滑的秀发也黏在一起了。小强张开嘴放开夏美轩的嫩足,说道“轩轩,怎么样?能受得了吗?我太喜欢你的嫩足了,你的脚丫比那些瘦弱的脚丫显得更为丰满,手感极佳。”夏美轩用手指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把脚丫收回来藏在身后,还不放心的用右手护住脚底。“你太坏了,我们这只有按摩这个服务,你不能挠我的,我怕痒。”夏美轩越这样说越诱惑人,明明已经熄了的“**”(tk欲)又上了身。

毕竟在这种按摩店里的女生都爱装,至少小强是这样以为的。小强上沙发去压着夏美轩把手伸向夏美轩护住的脚丫。夏美轩满脸惊恐的娇弱的喊着“不要啊!痒痒啊!”小强摸着那顺滑温热的白袜,心里一荡将手指**白袜里,手指在夏美轩的脚底肆虐,夏美轩受不了小强的挠脚心,想把小强推开,但是脚底痒痒,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废了一样。“哈哈哈哈……放开……放开啊哈哈哈哈……”小强还嫌不够刺激,把另一只手**夏美轩的另一只白袜里抠挠着脚底。这个姿势相当于抱着夏美轩挠着她的脚底,夏美轩绝对不可能抗拒小强。“哈哈哈求你了求你了……把手哈哈哈哈哈……把手拿出来吧好痒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哈哈……”这个在小强看来就是在“作”。她越这样“作”,小强越高兴,因为他喜欢这样的,越反抗越有味道。房间里有些热,现在是春天也略微偏热一些,夏美轩的脚底也有些润了,看着夏美轩的嘴时不时的放出开怀的笑声,那红唇……小强忍不住亲了上去。本来学生妹看起来就极为清纯最惹人怜爱,现在更是手无缚鸡之力,可以任君品尝。夏美轩的小脚儿还挺爱出汗的,因为小强伸进夏美轩脚底的手指已经湿了。“我不要那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了我哈哈哈……我要出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受啊要疯了哈哈哈哈哈哈……求求你哈哈哈哈哈哈……求你了哈哈哈哈哈哈……手拿出来吧哈哈哈……受不了哈哈哈哈……真受不了哈哈哈哈……”夏美轩口水都笑出来了,身体都笑软了瘫在我的身上,口水打湿了我的外套。

“软妹子果然好欺负,那么容易制服还不反抗!”小强心里想道。这时老板娘进来了,看到小强和夏美轩抱在一起并且小强用手抠挠着夏美轩的脚底她并没有说什么,她进来只送了一个足栅和一个手铐一个脚铐还有一个药箱。小强会意的把夏美轩用足栅把手脚固定住,足栅是把手脚伸进一个洞里,一共四个洞,刚刚符合四肢。小强把夏美轩的手脚弄进足栅里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起先小强一直挠着夏美轩痒痒,一直耗费着夏美轩的力气,这才更容易的将夏美轩束缚住。话说在小强在玩弄夏美轩的时候,王茜领着老孟去小强的文身店。王茜感觉脚丫极其难受,基本上每一步都举步维艰,打了脚丫毒品的她感觉脚丫很渴望有人来舔,来挠她的嫩脚心。但是那也是渴望,要是实际操作起来,王茜也会抗拒,她怕痒,而且那15厘米的高跟镂空凉鞋也使她难受。文身店不远,王茜带着老孟来到二楼,但是二楼门窗紧闭,根本没有有人的感觉。“你他妈在骗我吧!”老孟一按王茜脖子上的电击链,王茜就感觉一股电流在脖子周围刺激着皮肤,让她瞬间感觉脖子奇痒无比,而且脖子被套子套的特紧,根本挠不到。那个电流是生物电流,不会伤人,但是会刺激皮肤的敏感性,从而产生痒感。“啊~啊哈哈哈哈大……大哥饶命啊哈哈哈哈……这真是小强的文身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没骗你哈哈哈哈……”王茜抓挠着套在脖子上的套子,除了老孟的遥控器能打开那个套子,人为是打不开的。“桀桀……我叫老孟,叫我孟哥就行!谅你这个小丫头也不敢骗我,但是我没找到小强我心里不爽,我想发泄,没其他人供我发泄,我就只好折磨你了,看你难受我就高兴!桀桀~”老孟阴笑到。“不~不!”王茜在使劲反抗着,手指不停的抓着脖子上的套子,仿佛这样抠着抠着能缓解痒痒一样。但是那也是心中的臆想。“哈哈哈哈王八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我难受……你那么哈哈哈哈哈哈……那么开心么哈哈哈哈……”王茜难受的快疯了,她起身准备开始反抗。穿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身体打着晃,她想打老孟,却连自己s的身子都把控不住,还怎么接近老孟。电流越来越强,老孟一转身便到了王茜的身后,一趴下,就在那镂空的鞋底抠挠着原本已经对他毫无威胁的王茜。王茜憋屈啊!空有一身的力量根本使不出来,连抵御老孟的攻击都做不到。王茜身体摇着摇着,身体里就掉出一个本本。原本老孟没在意这个东西,以为就是学生证之类的,结果没想到,王茜拼着痒疼难熬的身子也要俯下身去捡那个皮制小本本,老孟一伸手便拿到了。

“哇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快还我哈哈哈……快……嘻嘻嘻哈哈哈……不许看哈哈哈哈……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许看啊啊啊啊……”王茜似发了疯一般。“啧啧啧,桀桀……我还以为是个清纯的学生妹呢?还以为才高二……啧啧,隐藏的真深……还好阴差阳错的被小强‘卖’了,要不然我还不知道你是警察!”原来王茜是早就盯上了小强一伙人,那文身,那按摩店经历,还有酒吧是早就预谋好了的,是早就被后勤军师早就算计了的,因为小强资历最浅,所以就从他哪里做的突破口,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小强“犯事儿”被老孟吓跑了,留下王茜一个人在哪里被当做“人质”。“啧啧啧……知道你是警察我还就更不放你了,原来你不是十六岁,是二十六岁,妈了个鸡!保养的那么好,警察局忍心看你出来受苦啊!”说着老孟又是一划脚底板。“咿呀呀呀呀哈哈哈哈……王八蛋,二十六又怎么样……嗯……啊嗯……我跟你说……你这种坏人早就该枪毙了……摸我的嫩脚……折磨我……你死定了……知道我是警察你还帮着我……你不想活了……等到了警察局你向我求饶到时候是没有用的……咿呀哈……”老孟又掐了一下王茜的嫩脚心。

“哎哟喂,我好怕哟!**,就你这逼智商还来让我老孟进警察局,你连小强都搞不定!呵呵,你全身上下也就这嫩脚能让我心动,要不然早就把你做了,不怕告诉你,你们警察局局长都是我们的人!你以为就算你报警来人会有用!你就死心吧哈哈哈哈……不会有人来的!”老孟往王茜的膝盖处一击打,王茜顿时使不上力跪在地上,然后由于脚板心被拉扯直,随便挠挠都会让王茜感觉巨大的痒感,除此之外还有——屈辱感。她后悔来当卧底,当初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当初,为了向老大证明自己的实力,她主动请缨来对付老孟这伙贩毒团伙,其实王茜也不是警察,她是骗子团伙的,那身份证件是伪造的,目的是万一失手或者得手后可以使老孟他们束手束脚的不敢逾越。没想到,这个老孟如此厉害,王茜根本什么都没做就被制服了,说来说去还是怪小强,要不是他那**也出不了那么多逼事儿。王茜脚底紧绷,脚心处的老孟的手像是爬虫一般,甩不掉,还黏黏的……黏黏的……哦!王茜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先前鞋子里有一种滑滑的液体一直洗涮着她的脚底,令她痒的想尿尿,原来是……增强敏感度的。

王茜痒的想疯掉,王茜很努力的想起身,但是老孟的手法实在太厉害,她笑的肚子疼,脚丫软软的,根本没力气。“老哈哈哈哈哈哈……老孟……哈哈哈嘻嘻嘻……我给你钱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放了我……”“哟哟,警察也受不了了啊,不过要是别人还好说,但是你是警察,我可不能放你!”“哈哈哈哈……我……我不是……我不是警察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一个骗子团伙的哈哈哈哈哈哈……我那个……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挠了哈哈哈……让我说完哈哈哈哈哈哈……”老孟的手放慢了速度,但还是轻微的挠着。“呼~啊呼,我那个警察证件是伪造的,是为了迷惑你们,或者是为了保命伪造的,我和你们一样是属于犯罪团伙,只不过你们是贩毒我们是诈骗而已,你们也该也知道,诈骗需要身份多重性。”王茜先喘了喘气,然后缓缓道来事情经过。

老孟先是陷入沉思,最后说“嗯!我不能信你,毕竟做我这行本来就是拿命在赚钱,我不可能因为你一面之词就放了你,换做是你们一样也不会!”“你要怎么才信任我,把我放了?”“毕竟就算是同行,你也是准备来骗我们钱,除非你打电话叫你们的人送来五万块钱,而且必须找女人来送,我就放了你。”“好!我答应,你把电话给我!”“NO!NO!NO!”“怎么?你反悔了,这……”王茜有些生气了“啊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不要不要啊哈哈哈哈哈哈……放开哈哈哈哈哈哈……”“注意你的身份,不要把你的愤怒带给我,我不会把手机给你单独打,我要开免提亲自听!”老孟毕竟是属于“老司机”这种级别了,这种事情肯定会小心谨慎的。“好吧……”王茜无可奈何的回答道。嘟~嘟嘟,电话通了。

王茜:婷姐,婷姐!我任务失败了,被他们抓了,他们要钱才肯放我……

婷姐:王茜,你要知道我们“狐狸”的规矩,失败了还想让我们付钱赎你?你已经是弃子了,老大不会付钱的,你死心吧!

王茜:婷姐!不,婷姐!刘雅婷!我对狐狸,对老大可是忠心耿耿,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以前的多少笔大买卖还不是靠我的美色才成功的,现在你们过河拆桥是不是太无情、太令人心寒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婷姐:多少钱?

王茜:五万

那边又沉默了一会儿

婷姐:地点,我过来赎你。

王茜:地点是……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