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人间伤痛
人间伤痛

人间伤痛 式岸轧骑

连载中 惊悚 悬疑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13:12:52
处女文,请多包涵,方便的话在阅读后留下意见,非常感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垠示 終奏——音乐家

川姬 渡草——不良

我们是如同镜面的两人

同样的思维方式

同样的性格

同样的举止

同样的双眼

映出相同却又不同的两人

刀刃

鲜血

月光

如同双重奏一般

实际上

过于相同的两人,本应该是最了解对方的存在

不过,正式这种相同

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对峙的两人

“还真是杰作啊,让人想呕的女人,这个地方的尸体,其实是你的作品吧~”

“还好意思说我呢,你这个低级趣味的男人。”

从口袋里拿出流线型的眼镜,两把刀在空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似乎是以这一声为信号一样

两个人同时向对方跃了过去,同时将左手刀换到正手刺出去,右手同时侧过手肘,用刀背抵挡对方右手的刀刃。

“不愧是‘镜像反转’啊,解决起来还真像和自己在打~”

“明明是个大男人,为什么总是加上‘~’的语气,你是在装可爱吗?”

条件反射的踢出右腿,与对方的右腿结结实实撞在一起

利用踢技的反作用,成功的后撤,顺着力量调整自己的体势,利用转身所带起的衣摆,一瞬间遮住对方的视线,踢出一技强力的回旋踢

同样是以刀作为武器,又不受武器约束

白鑢正如同我为她命名的称号一般,如同镜像一样使用里相同的招式,如同影子对打一样

随意的调整身形后,右手顺着从腰部到左胸划出的快速斩击,左手反手递出直插心脏的刺击

相同的动作,都怀抱着先杀死对方,同时自己死亡的觉悟

停留在对方胸口的刀刃四只手僵持着,如同蜘蛛一般

同时松开刀把,右手从大衣口袋中摸出蝴蝶刀,左手手刀径直刺向她的右眼

蝴蝶刀回旋的打开,反手从左边由下至上刺过去,目标是脖颈

明明是完美的动作,却没有完成,因为同样轨迹的折叠刀和手刀同时刺了过来

屈肘利用上臂的力量,横向撞上她握刀的手,而她的左手也牢牢抓住我握刀的右手

两个人如同紧密相拥的情侣,除了手上的刀

同时撤开手,她的眼神如同看着某个恶心的秽物,在她眼睛中,我看到自己同样厌恶的表情

缓缓后退到两把战斗匕首掉落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捡起匕首,查看是否在刚才的碰撞中出现崩刃

这些动作,看起来漫不经心,却一直是紧绷神经警惕

因为我知道,她和我一样也是不择手段的人

将完好无损的刀收回刀鞘,我慢慢开口:“我们果然还是不见面比较好啊。”

“同感!”不理会她说了什么,我把刀收回刀鞘,我转过身去

那种怀念的让人厌恶的感觉,让我抓紧了刀鞘

正当我要离开之时

她开口了,连衣裙随风摆动

“你为什么杀人?”

“自卫而已。”无奈的耸耸肩

“少骗人了,你和我是同类。”

“真是恶心的告白啊,明知故问的家伙。”

嘴角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不用转头,我也知道,我们的表情一定相同

“非日常,开始了呢!”摸摸手表上挂着的护身符,我喃喃的叹息道,然后和以往一样,迈出毫无气势的步子

“一杯黑咖啡。”

睡不着的时候,我常常来这个名字叫做“曲终人散”的酒吧,虽然我是个未成年人

一个身着繁琐礼服的男子走了过来“你又来了啊,不坏嘛。”

垠示 終奏,音乐家,同时也是这家酒吧的店主,引诱我这个未成年人进入酒吧的“幕后黑手”

“那个还要别的吗?”苍耀 零,两周前在店里开始打工的弱气少女,和我一个学校,似乎很不会打扮,内衣肩带的地方总是凸起来,尺码很大吗?也许吧

“还有就是Mousse Cake和Imperial Torte各一份。”

“你是甜食党吗。”

门“吱呀!”打开的同时,那个令人厌恶的女人这样说道

“与你无关吧?”手条件反射摸到腰间的刀鞘,危险的气息弥漫在两人周围,除了

“那个。。。两位是情侣吗”身为服务生苍耀小心翼翼的说道

“怎么可能” 真是异口同声啊

“对待女士怎么能这么粗鲁,麻烦两位冷静点,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可不是动手的地点。”坐在钢琴边的垠示先生说道

然后,钢琴响了起来,言叶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真是杰作。”我开始享用我的甜点,言叶坐在我的对面,翘起一只脚,态度令人火大

“话说啊,你是‘不协调者’吧!”音量小到大概只有我能听到了,也许吧

我抬头撇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吃蛋糕。然后,另一块蛋糕被她当作理所当然一般的拿到面前

“没必要沉默,我知道你是的,虽然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如同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的表情啊。。。真是让人厌恶,如同我自己露出的表情一样,轻佻,狂妄

放下叉子,我继续喝咖啡,依旧一声不吭

这时垠示先生弹奏完一首曲子,起身走了过来

“有兴趣试试吗?”他指着钢琴

“不了,那是只有你才能坐的位置。”

依旧冷冷的拒绝,我站起身,把咖啡和一个蛋糕的钱放在桌上,起身打算离开

咲实 零奈同学,不,应该是白鑢 言叶撇撇嘴“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啊你。”便付钱离开

“真不想再见她。”我慢慢说出了口

垠示先生无奈的耸耸肩

依旧指着钢琴

而我,则摇摇头,回绝了

“还是那么在意过去吗?”闲聊几句后正要离开的我,被垠示先生问道

“唯独你没有资格这样说我。”说完

我关上了店门

“哎~”从睡眠中醒过来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我慢慢起身,今天还要上学

想到这里,那个恶心女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甩甩头

“还是那么在意过去吗?”脑子里响起垠示先生的声音

随手拿起一把蝴蝶刀,旋转打开

刀刃上倒映出我的脸庞,慢慢起身走向洗手间“该洗漱了啊。。。”

也许是喜欢摄入甜食的原因,一直以来起不来床的坏毛病稍稍改善了,慢慢收拾好昨天衣物,换上平时穿的学生装

“哎呀哎呀,一个人住就是头痛啊。。。”嘴里这么说着,身体却利索的开始了早餐的准备

虽然很麻烦,但从小就这样,无所谓了。突然回想到些不该回想的东西,我摇摇头,像是甩掉什么令人害怕的东西一样

真是恶心,慌忙走到洗漱台边,不停的用冷水拍打脸颊,不停的反复深呼吸

“你的SOLO很好听呢。”我的脑海中回想起一个女人的笑容,灿烂,美丽,凄凉。在月光下散发出不祥的美

“呼。。。呼。。。”从狂乱中把思绪拉回来,水滴顺着湿湿的头发掉落下来,脸色苍白

“还在被过去约束吗,真是滑稽啊。。。”慢慢的擦干头发,我边叹气边把书包带上,走出了家门

走进教室

我径直走到座位上,一个粗狂外表的家伙走了过来

“哎!”毫不理会深感无奈的抗议声,那家伙一屁股坐在我桌子上

这个名字叫做川姬 渡草的家伙,如长相一样,是个不良

一身烟味的家伙,在校外总是叼着烟是一个喜欢和美女搭讪,活力十足的家伙

“你最爱的班长没来哦。”永远是这么随意口气说话的家伙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保持一贯作风,不让自己的态度过于恶劣吧

“哎呀呀,看上新的转校生心花怒放转移目标了吗,真是。。。花花公子啊!”作出逆转裁决的手势

我转过头看到那个女人在人堆里拼命忍住笑声朝我这边看

真是。。。失策

这是班导师进来了“全体安静。”一脸严肃

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看来昨天完全没有做善后马上就被发现了啊

“花栤同学,昨天遭遇了。。。不幸”全班瞬间鸦雀无声,然后,响起了惊叹声和哭声

我也装作吃惊的样子,边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白鑢一眼,真是好演技啊,冷冷看着,而那个女人也朝我看了过来,对视的一瞬间,眉头稍稍跳了一下,把视线调整到班导师的身上

“花栤同学昨夜。。。遭遇杀人魔,尸体已经完全无法辨认。”还没说完,这个年过四十的欧巴桑就开始痛哭流涕

“杀人魔吗,这真是有趣啊。”独自坐在房顶上的我,慢慢说道

“是啊是啊,搞不清楚杀人魔和杀人鬼的家伙还真是。”眼前的女人,依旧是一副不关己事的样子

“我不是说过不要再碰面了吗?”我冷冷的说道

“。。。”沉默了一阵,她的眼神开始变得阴沉

“你,到底是谁?”

“我也想问你。”

“。。。”气氛再次陷入沉默,双方就像表白后的情侣一样,完全沉默,只是,看来气氛没那么轻松

下意识摸到刀柄,不羁的笑了出来“看戏也看够了吧,杀气太明显了点。”

“那个。。。对不起”从楼梯口走出来的是苍耀 零,那个内向胆小的女生。“现在看来,怀疑成立了啊。。。”慢慢摸摸头,真是麻烦啊

“虽然我有种打破美女外壳看内心的成就感,不过啊,看来你不是泛泛之辈啊。”

手在颤抖啊,苍耀 零“那个啊。。。轧汀同学。。。我不了解你说话的意思,真的。”

正当我打算开口的时候,言叶说话了“真是厉害啊,苍耀同学,居然隐藏者这样的怪物。”腋下处衣服上微微的隆起凸处的形状,果然是枪带啊

“啊啦啊啦,与其说带着怪物一样的武器,不如说是怪物一样的人吧。”左手迅速挥向苍耀的外套,绕过侧身躲过的她,右手蝴蝶刀旋转打开挥出

“嘶!”只划上衣服呢,看来,是专业玩家啊,从枪把的形状上看。。。

“一把HKP7和一把沙漠之鹰,诡异的搭配啊。。。”看来这家伙,不是普通的家伙啊,也许比班长难应付多了吧

看到她的脸的时候,含义油然而生。并不是因为杀气或者凶相,她一脸委屈,表情难过,不对!是在哭!

毛骨悚然的感觉,利落的拿出枪的家伙,手速快,动作标准,干净,但是,唯一缺乏的,是杀气,彻底失去杀气和之前的暴虐之气。“怎么回事?,没有杀气的家伙!”言叶似乎失去冷静了啊

无视我们的所作所为,把双枪对准我和言叶,脸上的表情却如此哀伤,眼泪已经全部溢满平时安静内向的脸,比之前哭泣的更加厉害,可以称之为大哭或者说是痛苦啊

在她手指扣下扳机之前,我和言叶同时作出躲闪动作,瞬间,子弹内火药爆炸,弹头飞出枪管,拥有大量载弹量的HKP7对比威力强大的沙鹰,伤害不及但精准得多,而且子弹有富余

用HKP7对准我啊,看来,沙鹰只是半个幌子罢了,或者说,现在是牵制而已,大口径手枪,为什么不选择微型冲锋枪呢,既然弄得到沙鹰,应该能确定弄到微型冲锋手枪吧,边哭边射击,真是可怕的玩家

HKP7射速较快,攻击力平均,不过,杀掉我也许是绰绰有余了吧。言叶此时正忙于躲避子弹,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进攻。

不过,能够做到就试试吧,躲开第二发子弹的同时,我拔出了emersoncommanderStrider,冲上去,选择近身似乎是明智之举啊。压低体势,扔出蝴蝶刀,同时,右手拔出STRIDER MANTRACK 1 BIG“反击开始了啊”

瞬间接近,不同于尽力回避子弹的言叶,我选择快速冲击,目标不是致命,不是双枪,而是手臂。用腋窝夹住苍耀的两支小臂,封锁了她射击的轨迹

的确,枪术精湛,但是,只要封锁了枪械,一瞬间胜负也许就定了吧,也许吧,此时,言叶从左边夹攻过来,二打一

意识到失策的我,在下一个动作中条件反射的逃离了她的手臂攻击范围,学生服被划出一道口子,看来是擦伤了,

不过,真是好险啊,差点身上就被挖掉两块肉了。

“菱刺吗!直接装备在手背上啊,真是乱来呢。”可怕的家伙,菱刺这种攻击性高的武器,虽然没有斩击的能力。但是,拥有相当高的刺击能力,破坏力相当大。

“呜呜呜,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爸爸,妈妈,我,我。。。”还在哭,烦死人了

“砰!”第七发沙鹰的子弹已经打了出去,也许是换弹夹的时候了吧,瞬间,我脚一蹬地,跃向了她,同时,双手的匕首从左右两边刺出,刀速快加上体势动作的迅猛,也许是堪称必杀的舍身攻击吧

枪械的确有较大的攻击范围和高伤害,但是,也有弹数限制,再高的伤害和攻击范围,在有限的弹数的约束下,只要不被攻击到,填装弹药的空隙就成了致命的硬伤,没有子弹的手枪只是一个不称手的钝器

一边注意回避她可能刺过来的菱刺的轨道,我再次加速,言叶也从后面扑了上去

但是,在下一瞬间,她扔开了沙鹰,手顺势一甩,一把警用柯尔特甩了出来,瞬间,六发子弹连射,的确措手不及。反手握刀的双手瞬间护住脖颈和头部,利用紧急发射的弹幕精准度不高的缺点,强行用刀子护住自己的身体

“叮!”两把用作临时抵挡子弹的刀子,顺着手部甩动的轨迹飞了出去

“用刀腹顺着子弹的轨迹来改变弹道吗?真是可怕的家伙啊。”头也不回,径直站了起来,拿下了手表上的护身符

随意摘下眼镜,望向哭泣的鬼女:苍耀。虽然没有停止哭泣,不过持枪的手已经停下,瞄准我的HKP7和一把适合于单手射击的P85

大概是在我挡开子弹的时候扔掉柯尔特换上的吧,到底身上有几把枪啊这个女人!

“让女士等待不是什么好习惯啊。”没有去管掉落在地上的匕首,我径直走了过去,步伐缓慢,但是带着坚定的信念

让我回忆起过去的步伐,如同嘲笑自己一样,我嘴角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的确,我是为了寻死,但是,轮不到你来杀我。。。”有气无力的说完这句话,我又迈出一步

拿出半指手套,戴上,缓缓走近。期间,苍耀不过是拿着枪对准我,却没有开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你是谁?”带着哭腔的声音

“想死的怪物,不顾约束的呪禁定理。”刀再一次从袖口滑出,手握住STRIDER D9和STRIDER AJAX – MANTRACK 2,站定住后把右手的STRIDER AJAX – MANTRACK 2反手背握指向花栤

“等下!”身后的言叶叫了出来,我伸出左手拦住“抱歉,我是SOLO,这是早已决定的事,所以,这是我自己的演奏。”说完,猛地向苍耀跑去,同时苍耀反应过来,双枪指向我

“又是弹幕吗。。。”低下身体调整体势,再次加速。就像第一次对决时,同样的动作

所以啊,“开始对杀吧!”从上衣遮挡的腰包中拿出十把小型折叠刀,左右手各一把,然后,是我的弹幕!

准确的扔出十二把刀子,目标锁定头,左胸,脖颈,双手。苍耀也不是泛泛之辈,居然能逐一击落,子弹除了刚刚使用的以外还剩总共5发吧,期间不断拉近距离,然后,花栤的枪指向我的额头

“枪术很强,不过,还是太弱了”她少打落两把小刀,因为,似乎是偏离了进攻目标。而那两把小刀并不是没有锁定目标,而是作出较大的抛物线,延时落下,一把直接刺入花栤的肩头,另一把则被她扭身躲过

“!”一瞬间的空档,刺出双刀,苍耀反握双枪,用枪身挡住刀锋。“白痴。”刀子一瞬间划出数条轨迹“不可能!”发出惊叹的并不是苍耀,而是言叶,因为,枪身被刀直接切散了,枪管,扳机,弹夹,撞针,复进机,散落一地

果断舍弃手枪的苍耀用手背装备的菱刺勉强抵挡住我的刀,利用我的斩击力顺势后跃,而我并没有乘势追上去

“砰!”真是手速快的家伙,两把M1911从袖套里滑出,熟练打开保险,对我冲了过来

枪械使用最基本的是保证在对方攻击范围之外安全的射击,但是她的行为恰好相反,直线冲入匕首的进攻范围

“唔!”稍稍超出我的预计,脑海中浮现一个词“枪斗术”利用枪身坚硬的特点,把枪械作为钝器向对手进行攻击牵制,在几乎是零距离发动射击,虽然会对枪管有影响,但是,零距离就忽略了射击瞄准,环境影响等因素,但是,也有一定的限制,因为枪械本身的坚固性有一定限制,

因为过于脆弱的枪身,在猛烈的敲击后会影响射击,甚至炸膛,的确,用M1911是明智之举,高等的使用能力和实用性泛用价值。“那么,我开动了!”瞬间的突进,无视运动中的苍耀牵制用的射击,笔直突破子弹形成的弹幕,压低身形,与地面呈45度角

一瞬间加速,利用突刺的瞬间前倾划出一道最长的曲线,在对方反应的瞬间,脱手的刀飞向空中,挥刀的惯性作用把右手强行收回来,瞬间带过腰部,将腰带上的小型匕首全部取出,“我可是习惯用刀的人!”,利用自己体势崩溃的一瞬间的空档,把收在手中的刀飞了出去,再次加速。

右手接住STRIDER AJAX – MANTRACK 2,落下的刀如同牢笼一样限制住了苍耀的平面移动,而我,直接加速,然后踢出右腿,立定身形,回撤步后顺着苍耀向后跳跃的弹出身子,然后,再次反手挥出STRIDER D9

数把小型匕首落下,将STRIDER AJAX – MANTRACK 2反手回握,STRIDER D9挡开对方的枪,苍耀用枪托砸了过来,左手手枪顺着食指一转,反手握住枪把,枪口对准我的头部,右手持刀反臂一拳撞开她的左手,然后一瞬间右手切了过去,左手刀换正手补刀,左手刀刺向对方的脖颈,右手刀刺向肺部,,划开两道深深的创口

大概是致命伤了吧,刀子分别插入脖颈刺穿气管,穿透肺叶。顺手转了下右手刀,用力推动苍耀那几乎是尸体的身体,身体浮空后,手不听控制的顺着骨头的走向继续划开肌肉,切开肋骨,剜掉**,切开脖颈,刺穿眼球

然后,如同木头一样站着,无数影像如同走马灯一样穿过脑海“月。。。”

回过头的我,用自己颤抖的嗓音喃喃念到“快跑,离我越远越好。”从言叶恐惧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红色的瞳孔,邪笑的嘴角,黑色的大衣,和披散的银发

“屠杀又开始了,你会为阻止我而杀掉我吗,月光”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