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秋姬守护の地
秋姬守护の地

秋姬守护の地 山有扶苏

连载中 热血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3 18:41:37
当金色的指针划过一个又一个轮回,光芒指向列车的终点。    下一站,是否是幸福的天堂?个人博客:http://blog.163.com/david_gouwei/记录最新动向,作者个人作品:游记,诗词,小说片断,美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偶然飞过的飞机,是稍纵即逝的风景。微微侧掠的尾翼,在天际画出一道笔直的航迹云。

人类不会飞,但是他们都有一个想飞的梦想,因为这样便可以达到更远的地方。

他们把这个想飞梦想寄托在伟大力量的象征——神明的身上。所以天上的神灵,都会有一双由光织成的羽翼,在湛蓝的领域里自由飞翔。

但,若是只有一片羽翼?

(第一节课就是我的课吗?该死,早都忘了,我可不想第一天就迟到啊!)

季风气喘吁吁的跑向学校,总算是赶在铃声响起之前赶到校园。他起的仓促,只是草草地向叶轻依打了个招呼,就一路跑到学校。气喘吁吁的季风在几位学生好奇的目光下整了整领带,擦了擦汗。

“呼呼……实在是好好回味了一把自己学生时代的糗事。”

他推开高二D班门,端端正正地走向讲桌,高昂着头,尽量不去看学生们好奇的目光,有点像一位正襟危坐的政客。自己的老师似乎就是这么做的,季风按照脑中的印象尽力去模仿,心里别说有多紧张了。

“那个……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老师,名字叫季风,请多多关照。”说完,季风模仿脑中自己老师的记忆,深深鞠了一个躬,脸上板得紧紧的,好像在不停地告诉其他人:“别看这样,其实我真的很严肃。”

(怎么学生们看起来比我心目中的印象大了好多,看起来都比我小不了多少的样子啊……)

季风心中揣揣不安。

“老师好年轻呢。”“就是就是,不知到有没有女朋友哦?”

(看样子他们的心理年龄比外表更加成熟!)

“老师你紧张什么呀?”

“抱歉,我没多少经验……”底下开始发笑,季风赶紧改口:“对了,你们都来做做自我介绍吧,也可以向我提问题。”他照着昨晚叶轻依帮他演练多次的开场白。

一个看起来英气十足,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的女孩“唰”地就举起手:“花小娴,本班班长,请多多关照!老师,请问您多少岁呀?”

“这是个秘密……”

“说出来有什么关系嘛……难不成怕太年轻被知道难以服众?”小娴撇撇嘴。

(居然被拆穿了!)

同学A:“会不会是娃娃脸大叔?”

同学B:“恩,有可能。”

……

看样子小娴还想问,季风赶紧制止,说:“一人只能问一个,把机会留给别人吧。”

“这样啊……”小娴食指抵着下巴,想到了什么似地拿起笔飞快地在笔记本上写,然后撕下一个条子,揉成一个小球,在季风眼皮底下扔到了另一个留着短发,看起来很腼腆的女孩的桌子上,对她挤了挤眼。

女孩看了纸条上的字,脸唰地就红了,倒是显得更加可爱。

“拜托啦。”小娴用口型说出这几个字。

女孩只好慢慢举起了手,站起来,低着头,问:“我,我叫余小雨……想问,想问一下,那个,老师有没有女朋友……”

季风大跌眼镜。

(难道,难道现在学生心理都这么早熟吗?)

“说一下嘛。”“就是,有什么可保密的呢?”“老师好像害羞了……”

季风斟字酌句地回答道:“哦,这个问题也保密。”

小娴大皱眉头:“怎么都保密嘛……那我们问什么?”

这样一来敢于问问题的学生越来越多,问题也越来越“大胆”,甚至体重,三围,生辰八字……当然,大多数都是保密的。

季风一边忙着回答学生们令人为难的问题,一边打量着从此以后要经常光顾的教室,教室很宽阔,学生们坐的都是单桌,没有大城市里那些学校狭小教室给人的挤压感。突然,他发现,就在小娴身后那排靠近窗户的座位,虽然放着书,但没有人。

“这位同学请病假了吗?”

小娴叹了口气,双手合抱胸前,摇了摇头:“又是阿落。”

“阿落?”

“老师,虽然不想这么说,但你还是别管这种家伙了。”

“啊?”

其他同学也说:“他总好像和任何人都有些距离似的……不好应付呢。”“喂喂,少说两句吧你。”

(不好应付吗?是什么样的学生……难道是所谓的不良少年?)

季风上完了课就去寻找自己的办公室。刚一拐弯,不小心与某人鼻子碰鼻子。

“哎呀哎呀,好痛,小心点哦,季风老师,很失礼的。”

季风这才看清,明显的特征一看就知道是“校长”大叔。

“第一次上课感觉怎么样?”

“还好,总之而言没出什么大错。”

“嗯,加油啊,毕竟这些孩子都很惹人喜爱,啊,你们好~”大叔亲切地和学生们打招呼。

“校长,您不再上课了吗?”

“是~呀,校长老了嘛,要多休息。”

看样子大家对大叔这副打扮以及行为方式早已习以为常,都积极地回应。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相当不错。

“下班后一起出去喝一杯吧!”

“啊?”

“再见啦。”

(课间约老师出去喝酒吗……怪不得你们校规不怎么严呢。)

“打扰了!”

在进办公室之前季风还是有一些紧张的,但是大家对这个新来的相当友好,都亲切地打招呼。

办公室里只有两张桌子没人,刚好对在一块,其中一张挂着一块新刻的木牌,上面写着:季风。

季风一边微笑着回应,一边走到自己的桌子。旁边是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长得很喜气的男老师,季风注意到他桌子上的牌子上写着:籁树。

(以前在这里的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呢?会不会是……)

“籁村老师,以前在这里的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个很年轻的女老师啊,不过不用可惜,等会儿还会有一位美女老师的哦!”

“不,不,我想知道那位女老师的名字叫什么……”季风还没问完,就听见有人走了进来。

“籁村老师,早啊。”

“哦,是夏树老师啊,早上好!新人来了哦,看样子他很仰慕你呢。”籁村开着玩笑。

夏树微微一笑。她的确是一位又漂亮又年轻的老师。她走到对面的桌子,看到季风,微笑着打招呼:“你就是季风老师吧?我就在你对面工作,我叫夏树,请多多关照!”

“啊,请多多关照。”

籁村介绍道:“夏树老师主教艺术,年轻又漂亮,待人也很温柔,在学生中人气很高哦对了,你有没有女朋友?”

“啊……啊啊?”(怎么直接问这种问题!)

“咦?季风老师你怎么不坐呢。”

“不会是害羞了吧?”

“我……我想出去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就是这样了。”季风打着哈哈。

“季风老师新来,一定要小心迷路啊。”夏树微笑着提醒。

“怎么会呢,哈哈。”

(真是容易融入的团体啊,看样子这个小镇上的人都很好客,不过这也好。)

季风走出办公室,大概转了几个弯,一边想着事情,一边信步向前。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无论是前,后,左,右,好像都来过……

为什么这里这么大!

“同学!”

一个留着长长的马尾,很漂亮的女生回头看向季风。

“您好?”

“请问教师办公室怎么走?”

女生告诉他路后,还不停的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慌慌忙忙找路的季风。

(大概在她眼中,我是某个不明机关派来潜入学校的可疑人物吧……)

季风先是按照所指的路,在众多的拐弯中穿行,然后很快就发现自己又迷路了,而且这里静悄悄的,连个可以问的人都没有。他拿出指南针,果不其然,指针也在滴溜溜地打转。

(关键时候总靠不上你吗?)

季风叹了口气。

看见有楼梯,季风便沿着楼梯一直向上走,大概到了七楼吧,看到了一块写着“禁止通行”的牌子,牌子后面有一段台阶,通向一扇门,门外耀眼的阳光说明这里是天台。

又迷路了……

“喀喀喀……”

突然,季风听到口袋里有响声,就把指南针拿了出来。这次金色指针坚定不移地指向前方,也就是天台。

“干脆到天台上看看好了。”

楼顶老旧的门忽然被打开,正在这里休憩的麻雀们惊慌而恼怒地看着那只脚踏入领地,拍打着翅膀,飞速离去。

在惊鸟落羽的缝隙间,季风看到一位少年站在天台的边缘。

天台上呼啸的风把他的头发都吹乱,他就那样鸟瞰着大地。在天空湛蓝的幕布下,如果他是一只矫健的鹰,那“展翅欲翔”这个词就再合适不过了。

(本校校服……是学生吗?)

季风慢慢走到他身边,少年丰神俊朗,眼睛大而明亮,只是里面的光说不出的冷漠。

(怎么办?要先打招呼吗?)

这时,少年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没见过你,是生活指导老师吗?”

“不是,我是新来这里的老师,名字叫季风。”

“哦,那就不用给你交检查了。”他似乎没有做自我介绍的意思。

季风苦笑了一下,(难道是做好了准备违反校规吗?)

“你不是这个小镇的人。”

“是,最近才来的,在朋友的公寓借宿。”

“你喜欢秋天吗?”

“还好,只是不喜欢冷。”

少年这才正眼看着季风:“我讨厌这个令人悲伤的季节,但这个小镇的秋天却特别长,长的都让人觉得恐怖。”

“但秋天也有很漂亮的景色,你看,这茂密的枫树,如血一般壮烈。”

大片大片的火红,整个大地像是燃烧着一般美丽。

“这些枫树是一代又一代延续的诅咒,诅咒这个小镇上的居民,给他们幸福的种子,然后再拔走幸福的苗。”

秋风灌入天台,脚底下的灰尘被吹出一个又一个旋涡,细而密的尘粒在空中织成不易发觉的绸缎。

一抹白云斜撩过太阳,让璀璨的金色稍稍含蓄了一点,不再那么耀眼。

蓝天依然无垠无限,飞翔着人们的遐想。

我总觉得,这少年的背后好像伸出来由光织成的羽翼。

只有一片,孤单的羽翼。

放学后,大叔早就在校门口等着季风,他拉着季风,慢慢步向夕阳的方向,影子在背后拉的长长的。

“我要草莓圣代。”“我要意式咖啡。”

原来所谓的喝一杯不是指酒吧,而是指这来这个名叫“月季花茶坊”的咖啡店。

大叔坐在对面心情舒畅地开动草莓圣代,季风歪着头打量着他。

(这么女性化的东西你也好意思吃吗?)

“唔……季风老师要不要试一点?”“绝对没兴趣!”

“呦,你又来了?”

店主忙活完,也过来在旁边坐下。这是间小店,刚好客人也不多,坐位摆放的也很宽敞,很有一种咖啡厅的闲适意味。

他看起来很有沧桑感,大概有四十多了,甚至比大叔都显得要老些,不过让人幸庆的是好歹是一个穿戴整齐的家伙,应该是个正常的大叔吧。

“我说啊,你要带就带一些清纯可爱的女生嘛,带这种家伙很破坏气氛的。”店主大叔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季风。

“嗯,季风君也很有趣啊。”

“切,三个爷们坐在一起,搞不好会让人当成变态的。”

季风赶紧把心里面刚才给店主大叔的评价擦掉,写上“这也是个变态”。

帽子大叔向季风介绍道:“他就是这间‘月季花茶坊’的店主了,名字叫臣光……”“就是远近闻名的‘美少女杀手’臣光是也,oh yee!”

季风的评价现在又补了一句:还是个无药可救的色狼。

“季风君是我们新来的老师,以后也会经常光临的。”

“好!既然这样,以后你每次来就给你按两倍的价钱算好了!”

“……那以后就承蒙照顾了。”

“已经是可以说冷笑话的等级了啊,我先走了,下次你带女生来再陪你玩。”臣光说完就起身去忙活。

季风立刻问大叔:“你难道和这个家伙很熟吗?”

“嗯,经常来他这里喝咖啡。”

(难道是变态大叔之间不言而喻的默契吗?)

“……跟你有交往的都是些不正常的家伙吗?”

“哎呀哎呀,不要这么说嘛。”

季风搅着咖啡,帽子大叔吃完了圣代,意犹未尽的样子。

“季风老师,你不是这个小镇的人吧?”

“是,我旅行过来的,现在暂时投奔在朋友那里。”

“旅行了很长时间吗?”

“嗯,此前也去过不少地方。”

“打算在这个小镇一直住下去吗?”

“不好说。”

“能问一下你旅行的目的吗?是追求梦想还是什么的。”

季风有一些犹豫,大叔嘴里含着勺子,表情却很诚恳。

咖啡一圈一荡漾着涟漪。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