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朱红的笔记簿
朱红的笔记簿

朱红的笔记簿 路边的夜妖

连载中 推理 悬疑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30 10:59:56
路边新人的新作,未熟者的稚嫩请多包涵,有什么好的建议也请不吝赐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欸,你们是记者啊。”

“只是见习,见习而已。”三人并排走进校门,年轻男子有点无聊地挠着头,“而且只有她是,我只是陪葬来的。”

“是陪同,不要说的来一次乡下会死人似的。”女子随即撇下同伴转向另一边,“不好意思,不用理他。我叫萧时音,大学生,现在在城区的报社见习。这次是奉命来这里采访宣镇小学的。这家伙是……”

“钟离轩,这家伙的同学。大叔贵姓?”

“免贵姓程,程柯。”看来大叔这个称呼是改不了了,名叫程柯的中年教师只能接受,“钟离轩你是文学爱好者吧?”

“是啊,怎么了?”

“我也算是个文学青年吧,曾经。也经常写像你那样的小说什么的自娱自乐过。相比之下你的文笔比我优秀多了,继续努力哟。”

“真的吗?”

“一•边•去。”时音将因为兴奋而头凑过来的轩直接推了回去,“给你点阳光就灿烂。程老师不用理这家伙,他还还差得远呢。”

“时音你……”

“没时间闹了吧,你们要采访的对象来了。”程柯抬了抬头,示意的前方一个西装打扮的中年人跟着一位老年妇女以及一个沉闷的小学生,“宣镇小学的校长,柳权。”

“那个人是校长?”看上去比和程柯大不上几年,轩在心里默念了几句,“时音。”

“恩,稍等。冷静、冷静……您好,”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时音马上走向来人,“请问是柳校长吗?我们是宣江晚报的记者……”

“等等。”校长抬手示意下,时音停下了采访,“记者吗?两位恐怕要等一段时间了,学校里有些事要处理,我暂时不能配合,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去采访学校里的优秀教师。”

“是,是这样吗……”刚见面就被推到一边,对时音来说打击不小,“那请问……”

“具体情况到后面的第二教学楼的一楼去问教务主任廖老师。他会带你们采访学校的。”

“好,好的,谢谢……”自己连话都没插上一句,时音也听得出来校长对自己一行人没有什么兴趣,也只能按他说的和轩一起走向身后的教学楼,“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什么啊, 这个校长。”在心里嘀咕着的轩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将自己带进学校的教师程柯被校长叫住了。

“程柯你赶紧带这个学生和家长去卫生院检查。”

“检查?现在?”

“他昨天被班里的老师打了,今天早上头有点痛。”

老妇人的声音,看起来是学生的祖母辈,已经在十步之外的轩随意猜想着。

“但是我早修和第一节有课……”

“让你去你就去!”校长的声音听起来焦躁而蛮横,“课让班主任去上!”

“知道了……”

声音渐行渐远。真是个不怎么好对付的校长,轩看了一眼时音,却又想起采访的人不是自己,随即就甩了甩头,把这事忘了。

“欢迎光临弊校,”教师办公室里,看上去已过四十岁的教导主任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时音和轩,“关于你们的事,昨天我已经和报社联系过了。一路远来辛苦了。”

“给你们添麻烦了。”

交流得非常顺利。时音和名叫廖瑞的教导主任就采访的事宜聊得很投机,一旁的轩也陪着笑脸,虽然只是敷衍了事。

“现在正在早修,一些教师还没来,班主任都到班里去了。”廖瑞看了看表,正值上午八时,“其实我现在也有课。不如你们在这里坐坐,或者去校园里走走便于采访。”

“啊,您请便,不用在意我们。”时音示意下,轩也站起身,同教导主任一起走出办公室。

“三十分钟后下课,到时你们再来采访吧,我想那时候大概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话说完,教导主任便转头离去,留下时音二人。

“工作在同一个地方,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走在无人的宣镇校园操场上,轩带点调侃的语气随口说着,“比起来刚才的教导主任人不就挺好的嘛。”

“你还在记着校长的事啊?”为了采访陌生的学校,时音带着轩在校园里大致转了一圈,“也许人家正忙着所以没空接待我们而已吧,轩你用不着这点事都记在心上啊。”

“谁知道呢。”想起那个校长对待下属的语气,轩对他的印象就更加糟糕,不过此时还是不理他比较好,省去时音为此唠叨的功夫也好。

“啊嘞,前面那是……”生长着不少杂草的学校操场前方,有一栋看上去比较老旧的建筑物,隔着东面的操场“宿舍吧?”

“应该是教师宿舍,”轩的视线遥望向右前方两栋崭新的建筑物,“和翻新过的教学楼比起来,这里还真是古老呢。”

“那前面也有一栋宿舍,你怎么知道这是教师宿舍的?对了!”时音突然一拍掌心,随即对轩说道,“两栋宿舍当中,只有这一栋的前面停着几辆私家车。乡下的小学生是不可能会开车的,因此这里只可能是教师的宿舍!而前面的那一栋嘛,地上有些零食的包装纸,考虑到这里是乡下,应该会是一些远方来上学的学生的宿舍吧。”

“欸,看不出来时音你观察得挺仔细嘛。”

“哼哼,最近有在看《大侦探福尔摩斯》啦~~”不禁有点得意的时音骄傲地挺起胸脯,“稍微也学了一些东西。”

“那么萧尔摩斯大小姐,”看着同伴这么得意,轩不禁拉了拉她的袖子,指向不远处,“你看到那个了吗?”

“那个?”

破旧的木板仿佛随时会被风吹倒,上面用粉笔歪歪斜斜地写着两行字——

教师宿舍,请按车位停车。

另,同学们不可随意玩耍、丢垃圾,垃圾请丢到第一教学楼后面的垃圾池。

三十分钟后,教师办公室。

“这么说来,这所学校建校已经三十年了吗?而且是为了附近的那所监狱而建造的。”

“是啊,三十年前这附近的第四监狱刚修建起来,员工的子女到外地上学太不方便,而且本地有河流和森林,就建校来说资源完全不成问题。”

“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还真是让人吃惊呢,光是教学楼就有两栋。”

“第一和第二教学楼是建在三年前的,最近一个月才翻新过。”

一边时音正兴高采烈地采访教导主任廖瑞介绍来的教师张治,另一边轩却只能坐在一旁揉着自己的胳膊。

“只不过抬下杠,有必要把我一只手给拧脱臼么……可怕的女人。”如果这句话说出口的话,估计刚接上去的手又要被扯下来,轩也只能闷在心里,乏味地四处瞥着视线,“有够无聊的,早知道就不答应陪着时音来了。”

“所以说,欸,这位钟离先生?”

“啊,啊?我?”突然被叫到的轩瞪向面前的张治,“有什么事吗?”

“看你一直在看别处,怎么了吗?”

“那个,只是发现个小问题,”自己四散的视线被人看出来了,轩不禁紧张起来四处寻找话题,“看,那边的墙壁上。”

“墙壁?”

众人朝轩指向的墙的高处看去,在那一块有些斑驳的墙壁上有一块模糊的深色。

“我只是想说,这么大的甲虫在头上方,大家都不介意吗?”机智地转移了话题,轩在心里给自己的圆场打了个高分,“我一直比较介意昆虫,所以很快就注意到了,哈哈……”

“……”时音无言地向轩这边瞥了一眼,很显然,后者的内心完全被洞悉了。

“那不是昆虫哟。”背后传来的女声让轩回头望去,一个和轩差不多年纪的女教师刚刚走进办公室,“那只是嵌进墙壁的铁钉罢了。”

“铁钉?”

“是啊,不光是这个办公室,隔壁的副校长室,甚至另一栋教学楼的办公室和教室里都有这样的铁钉,”来人将手上的书本放下,继续解释着,“因为墙壁老化,上面的一些涂料脱落,铁钉自然而然地就露出来了。”

“你说每个办公室都有……”就是说每个办公室的构造格局应该都一样咯?轩暗暗地在脑海里补上了这一句。

“总之不用怕就是了,总不会每个办公室都有一样的昆虫吧?”

“是,是啊。”墙壁老化到涂料脱落,看起来这个教学楼也只是外面看着比较新而已,轩不由得重新评价了这里的建筑。

“抱歉,这个家伙一直很怕昆虫什么的。”为了继续采访,时音想着把轩带起的话题转移开,“不用在意他。这个……请问贵姓?”

“我?免贵姓汪,汪琪,一年级三班的班主任。说起来,”名叫汪琪的女教师转向教导主任廖瑞,“廖老师,程柯还没回来吗?今天上午可都是他的课呢。”

“没有。谁晓得那些家长又要玩什么名堂。”廖瑞一脸的不屑,但又有些无奈,“不过是脸上一块黑,就能说成是被打出的乌青。”

“乌青?”对这个话题颇感兴趣的轩的思路马上就新的来人被打断。

“汪琪、汪琪!”粗沉的男声让所有人掉头看去,“你有苏佳的号码吗?”

“这位是老教师吗……”时音悄悄地向一旁的廖瑞打听着。

“他是副校长,王源。”

“副校长?”听到二人谈话的轩不由得打量起来人——低矮的身材,但说话的语气却一点都不低于人,“副校长来这里做什么啊……”

“苏佳的号码?没有。”另一边,教师汪琪和和副校长王源的谈话还在继续,“她自从来代课就没有给过号码。”

“那她人在哪里?”

“不知道,早修之前没见到过她。”

“你们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互相之间连人都找不到?”只是听着话轩就已经感到一点不爽,“那个学生家长都闹到学校里来了,她连人都不见,还想不想在这里代课了!”

没准人家真的不想呢,轩默默地在心里吐了个槽。

“那个学生家长已经和程柯一起去卫生院了。”

“见到苏佳让她去。自己做的事哪能让别人擦屁股!”副校长撂下一句话就转身向外走去,突然他似乎想起什么又转身说了一句,“对了,汪琪。上次说的那个事考虑好了吗?”

“啊……还没……需要和人商量下。”

“尽快,别人等不了这么久。”

“呼……”

虽然很轻微,但是轩确实听到了这一声喘息,那之后他才发现,整个办公室的人刚才都沉默着。

“那个,不好意思,”最终还是时音及时地开了个头,想办法让话题继续下去,“我们可以继续,吗?”

“恩,刚才说到哪里了?”

“在学校新开设信息化教学。”

“哦,关于这个我带你们去计算机教室看看就行。”刚站起来的廖瑞抬头看到了墙上的时钟,“快上课了……要不这样吧,汪琪你第一节没课吧?”

“没有。”

“你带他们二位去计算机教室参观一下吧。”

“恩……”犹豫了一会之后,汪琪还是站起身,“也好,我正要去领取学生的营养餐就顺便带个路吧。”

“给你添麻烦了。”轩和时音在汪琪的带领下向另一栋教学楼走去。

“没什么,反正顺路带一下而已。”

“可以问个问题吗?”轩忍不住好奇,趁着只有汪琪一个教师在的场合发问了,“今天早上一进校门开始,我就听说一个学生需要去卫生院检查身体,似乎是被某个教师打伤了?连校长和副校长都惊动了。”

“那个啊,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汪琪一脸没办法的表情,看上去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昨天那个学生实在吵得不像话,在我班的代课教师苏佳就稍微教训了一下他。”

“教训了一下?”

“其实也就是拍了一下脸而已,要我说连教训都算不上。但是,”讲到这里汪琪的语气一下低沉了不少,“那个学生的家长本来就很爱惹事,据说是今天早上看自己的孩子脸上有一块黑,一问之下知道昨天被打过一下,便认为是被打出乌青,大早上吵吵闹闹到学校里来,还四处到附近的村委会、派出所宣传说是学校里的教师殴打学生致乌青。这不,事情就闹大了。”

“你们也不容易呐……”摊上这么麻烦的事,轩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早,汪琪!”清亮的女声从前面传来,一个女教师大老远就向轩身边的汪琪打着招呼,“一大早就来领营养餐,这么勤奋吗。都快当领导了让别人去做不就好了。”

“早,苏佳。我可没那个命。”那个人就是刚才说的代课教师吗,这么想着的轩面前走来的是个阳光神气的年轻女子,“对了,刚才副校还在找你呢。”

“找我?”

“昨天你打过一个学生吗?他的家长找到学校来了,程柯都被叫着带学生去卫生院了。”

“拍一下就要去卫生院?这不是要我陪他去吧?”弄清事情来由的女教师苏佳很露骨地显示出了不满,“我才不干呢,谁爱去谁去。”

“总之话我传到了,”看着苏佳来去匆匆,汪琪也只是对着背影喊了一句,“最好去副校那里说明一下。”

“反正都要走了,我才没那闲工夫呢。”

“要走了?”等轩下意识重复出这句话,苏佳已经远去,“她不继续代课了吗?”

“他是前任校长在时来代课的,”虽然和此行目的无关,但汪琪倒是很耐心地解释了轩的疑问,“而且和这任校长关系不好,大概很快就要结束代课了吧。”

“是,吗。”真是古怪的学校,轩在心里给这个学校作了这样一个总结。

时近正午,时音和轩坐在教室办公室整理半天采访的资料,在几个教师的帮助下,搜集起来的信息也足够写成一篇报道了,唯一让时音感到有点缺憾的是——

“结果,还是没采访到校长啊……”

身处第二教学楼的时音从办公室窗户望向正对门的第一教学楼,确切的说是第一教学楼三楼的校长办公室。

“有什么关系,反正能采集到素材写成报道就行了吧。”不见到那个家伙没准更好,轩的想法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从这个角度来说校长和教导主任也没有差别。”

“怎么会没有差别!”身为采访者的时音对轩根本不关心的事实非常关心,“关于学校的内容采访校长和采访教师完全是两码事!而且那个校长也是今年的新晋,从他的视角提供的素材肯定完全不一样!”

“新晋吗,说不好……”话尚未说完,屋外响起了下课的铃声,轩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奇怪。”

“怎么了?”轩突然的疑问让时音一下摸不着头脑。

“时间早了,这节课的长度比前两节课短了5分钟。”

“什么啊,就这点事吗。”时音把文稿叠在一起放进随身的包裹,“你看现在不是正午了吗,提早五分钟让学生吃饭不是很正常吗?”

“和萧小姐说的一样,”汪琪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向二人解释着,“上午第三节课比其它课提早五分钟结束,那之后教师带学生去食堂用餐并负责为他们分装饭菜。所以教师的用餐要等到20分钟后,学生的分装饭菜结束之后。”

“就是说,”轩不禁按住了干瘪的腹部,“我们还要等20分吗。”

“稍微再忍忍吧,我还得带学生去用餐,不陪了。啊,对了。”汪琪指了指外面的天空,“出门最好记得带伞,看样子快下雨了。”

20分钟后,校园内——

“还真的下雨了啊……”虽然出门前从天气预报那里知道今天有雷阵雨,不过轩和时音都认为在完事回去之前不会遇上,“结果只带了一把伞,只能两人挤一把了。”

“话是这么说,”虽然雨伞不算小,但时音和轩两个人挤在一起还是不怎么够,“你也给我留些空间嘛,一点都不绅士。”

“好好,我的女士。”主动向外站去的轩瞥向校门的方向,注意到了那里来往的人群,“因为下雨,部分家长来送雨伞吗。”

“那个,轩你看那边。”雨天的视线不佳,但轩和时音还是认出了前方矮小的身影,“那不是那个叫王源的副校长吗?”

“真是,他在做什么呢?”明明已经到了午餐时间,副校长王源却往食堂的反方向走去,“难道他已经吃完了吗?时音,快!”

“为什么?”

“没准饭菜已经被先到的人抢完了啦!”

“你这吃货!”

拥挤在一把伞内的两人总算挨到了食堂,果然和轩想的一样,不光学生的餐桌挤满了人,连教师的餐桌也不例外。只有一两个个人没开始用餐,其中都是时音和轩已经熟悉的面孔。

“啊,程老师。”刚进食堂的其中一人就是早上带时音和轩进校园的教师程柯,他正巧坐在教师汪琪附近,而那里,还有几个空位,“又见面了。”

“你们啊,”看上去很疲劳,不过程柯勉强还是挤出笑脸迎接二人,“这边还有空位。”

“谢谢。”

“我去盛饭,你们两位不介意豆腐汤吧?”轩和时音在刚在程柯和汪琪身边坐下,后者即站起身走向装有菜汤的大锅,“午餐教师和学生是一样的,将就一下吧。”

“不会不会,在这里叨扰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两位对辣椒不介意吧,毕竟这里的菜大部分都是辣味为主,虽然另一边的菜汤是不辣的,不过已经所剩无几了。”程柯一个人勉强端着三四个盛满了汤的碗放到而二人面前,“那么请……”

“那个,可以帮忙拿几个勺吗?”轩拿起碗示意着,“喝汤没有勺不行啊。”

“不好意思忘了。”

“说起来,”看着急急忙忙又跑回去拿勺的程柯,轩突然想起,“一早上没看到程老师你呢。”

“他啊,简直倒霉透了。”一旁的汪琪解释道,“被家长强行带学生去检查了三个小时,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最后才被告知可能只是染上了油迹。之后学生家长又不放心老人和小孩,一定要程柯带他们回家。”

“而且回来的路上还跌倒,撞在碎石上划伤了。”带着一大把汤匙回到餐桌的程柯将汤匙逐一分给身边的人,“结果自己进卫生院包扎去了。啊,多了一只汤匙呢。”

“还真是不幸呢,程老师。”轩舀起菜汤尝了一口,显然这没有什么值得他称赞的口味。

“谁说不是呢。”

就这样,轩和时音在餐桌上同几个刚认识的教师闲聊着,渐渐也无视了并不可口的豆腐味,直到——

“啊嘞,副校长?”轩留意到之前在食堂门口往回走的副校长此时才出现在食堂里,“难道他还没有吃过午餐?那刚才……”

“……”轩的目光回过头,发现汪琪正沉默着看向副校长,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很快她又拿起汤匙继续吃了起来。

“欸,又是这样。”身边的程柯拿起自己的汤匙,用餐巾纸擦了起来,“汤匙又没洗干净,上面还沾着辣椒油呢。”

“不是吧?”轩不禁瞅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汤匙,还好没有这样的痕迹。

“刚才就注意到很多汤匙沾了辣椒油已经很小心地选了。怎么还是有一些,真是……”

“要用我的餐巾纸吗?”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的。”

“是吗。”轩在说着时,副校长王源刚刚从身边经过,坐到了几个老教师的附近。也许是出于压力,周围的几个年轻教师放低了聊天的声量。不过也仅限如此,整个餐桌充斥着各人的话语。

“……”

又一次,汪琪的视线转向了副校长,和刚才一样,又迅速地回到了眼前。

奇怪的感觉,不过这样是不是想太多了,轩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

“奇怪的不是别人,是我自己吧。”

太多心了,一定是这样的。

时间如水流逝着,只要一滴水落在平静的水面,就会被激荡开波纹。非常不巧的是,平静的日常气氛就这样被一滴“水”给扰乱了。

“啊,啊啊……”

以某人的呻吟为开端的,一滴“水”。

“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矮小的身体毫无征兆地摔落在地面,伴随着喉咙里发出的混乱的哀鸣。

“王副校?”

“怎么了?”轩回过头,副校长王源正倒在地上翻滚着,并不时地呕吐着秽物,小小的眼睛此时被异常地睁大着。

“呕……呕……”

“喂喂,这……”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在场众人目瞪口呆,抽搐的四肢不久即停下。

“……”

寂静,没有人发出一点声响,包括躺在地上的,曾经是副校长,现在已经和一堆肉块无异的,名叫王源的男人。

你这辈子见过像这样的东西吗?

和三只瞎眼的老鼠一样。

“啊……啊!!!!!!!!!!!!!!!”

尖锐的呻吟响彻屋宇,冻结每个人的心底。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