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终末的艾泽塔尼亚
终末的艾泽塔尼亚

终末的艾泽塔尼亚 Ice可丽饼

连载中 战争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30 10:52:12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这次带来的烟草比起之前来有些少啊」

「没办法,东区那帮人日子也不好过,能有这些就该知足了」

「呵~我们这里也没好到哪去。这些应该就是最后一批东西了吧」

「嗯,一共算下来差不多有三箱酒,而且品质都还不错。看起来并没有收到之前袭击的影响」

「那个……伊柯,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估计也只有你肯出这么高的价钱收购这批酒了」

「不要这么说,我只是没有能力和商会的人去争抢那些低价销售的酒罢了。而且,你们能找到这等数量的酒也是相当不容易。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的」

同往常一样结束了对话,离开已经成为废墟的原人类第三大都市「阿尔纲德」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即便计算好了时间从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出发到现在准备回到最近的人类聚居点也已是下午时分。不过天空一直都是灰蒙蒙的状态,如果不看手表就这样观察天色,估计也难以分辨出现在是什么时间吧。

车窗外,迎面吹来的风卷着零星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发出哒哒声。透进来的寒冷气流使身体上的每处毛孔都不禁微微收缩,打起了冷颤。此番状态让人不禁觉得寒冬已经接近了。

伊柯下意识的拨动了车里的空调键,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此伊柯心里很清楚,空调早在三个月前卷入与尾蝎的战斗中就坏了。现在的行为只不过是在期盼着微小的可能性而已。

说起来成为一边与其他人做交易一边与异族争夺资源而战斗的「废土猎人」过去了差不多也有四年时间了。如今坐在有些破旧的汽车上,24岁的伊柯目视前方镇定的驾驶着。

这里的地面上几乎不会有太多东西横七竖八的堆叠起来。远处高高耸立着的无非是原来的大楼与酒店,不过现在已成废墟的它们倒也不是太挡视线。用一览无余来形容前方的景色也许都不为过。视线的尽头依稀可以看到「智人」居住的殿堂。

作为人类聚居点旁有「智人」的殿堂合情合理。毕竟「智人」的管理能力与对局势的判断力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在大战时刻带着其他人避难也属于他们的职责。不过就算如此,多数智人却不会因此摆架子,有的甚至与平常人无异。但是智人的特殊性导致他们很难有作战能力,所以有人会去保护他们。

殿堂刚开始修建那段时间。伊柯还顺路去拜访过。然后以一些烟草为代价很成功的结交了几个智人朋友。那时大约还有10来个护卫在附近巡逻。殿堂的门窗也都是坚硬的合金做的,在这个年代多少有点奢侈的意味。

单纯的交易来说,智人并不是特别好的对象。因为多数保护他们的人员都是自愿的,他们本身并没有多少可用经济。所以,与智人做交易就要做好亏本的准备。不过有些智人例外。世界第一财阀「斯图卡因」的掌权人——智人阿卡纳,几乎所有猎人或商人都希望与他做交易。

视线刚欲转走,伊柯捕捉到殿堂那里好像有人。那人看起来不像住在那里的智人。因为智人平常可不会身着厚实的防护服。

虽然急于将酒卖出,但那个人勾起了伊柯的好奇心。于是调转方向朝殿堂驶去。

缓缓靠近殿堂后伊柯才发现那人其实是聚居点守卫中的一员。从配枪只有简单的手枪,露出的肌肤上也没有伤疤可以看出估计是刚成为守卫不久的新人。

面对这样出来闯荡的新人伊柯早已司空见惯。下车走进新人,伊柯带上手套拍了拍车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此时伊柯看见了殿堂周围还有3名守卫也都不约而同朝他看了过来。

靠近伊柯的新人没有马上发话,先是像遇到前辈一样的向伊柯行了个礼。对此,伊柯有些受不住,赶忙扶起了新人。废土猎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过去野外的流民、盗贼一类人。从废墟中挖掘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带到城市中去售卖。大概是因为多数废土猎人都会和附近的尾蝎战斗从而大幅减小了聚居点守卫的压力导致新人会觉得伊柯是前辈的缘故。

「猎人,你是在这附近是寻找东西吗?」

自认伊柯为前辈的新人讲话有些弱气。披在身上的防护服也裹得特别牢。想必是还没适应聚居点外的气氛和寒冷的空气。

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曾收到老猎人指点的缘故,伊柯也想使新人在紧张的气氛中放松一下。于是回头从车里掏出两瓶酒,自己打开了一瓶,接着把另外一瓶朝新人扔了过去。像是聊家常一般的语气开口。

「喝吧」

「这个……」

新人面对突如其来的赠礼显得有些迟疑,但终究没能抵御美酒的诱惑,打开瓶子喝了一口。

「刚刚交换来的一点粗酒,现在只是在回去的路上。」

「这样啊,真是谢谢了」

「不用,我这里还有不少」

一边说着,伊柯一边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几个大大小小的纸箱里放着不同种类的酒和一些零碎的物品。以眼前新人的角度来看,如果所有酒的质量都和他手中这瓶一样,那么卖出一个好价钱应该不会太难。

「这些发着蓝光的东西是什么?」

「这是精灵施放魔法后遗留下的结晶,前些日子在废墟中无意捡到的。不过我们是使用不了的,充其量也就当做装饰品吧」

伊柯拿出了瓶子,晃着里面的几块小晶体。这是几天前伊柯在阿尔纲德捡到的。照理来说精灵居住的地方偏南,与这里相去甚远。所以能在这里捡到这东西实属难得。或许在黑市上能卖个好价钱也说不定。

「是嘛,那我就不打扰你的旅途了」

新人朝伊柯敬了个礼就想转身离开。伊柯有意无意的喝下一口酒视线跟随着新人。

「发生什么事了吗?这段时间很安稳,应该不会有人自愿保护智人的才对」

听到伊柯的话语,新人很快理解了伊柯的意思。有些害羞的撇开视线笑了笑。

「其实,我之前被这里的智人救过,救我的智人还很漂亮。所以……那个……我就想来保护她。」

伊柯明白,恐怕保护只是个幌子,借此追求她才是新人根本的目的。不过,以伊柯的角度去看,新人这害羞又傻呆呆的样子确实令人讨厌不起来。

「呵。那你要加油咯,外面的世界可是很残酷的」

「嗯」

新人做出觉悟的点点头,再一次为酒的事情向伊柯道谢。

看起来新人还是很喜欢那瓶酒的。伊柯知道刚成为守卫的新人多数都会把经济支出的侧重点偏向武器弹药和防具。他们可能半年拿到的收入还没自己的这批酒来的价值高。刚才那位想必很久没喝到过美酒了。

但是伊柯也不是什么慈善家,他也没有太过多余的东西分享给别人。这批酒还是他的货物来着。

「尾蝎的袭击嘛」

驶离殿堂有段时间了,伊柯对新人诉说的事情喃喃自语。

几乎所有猎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尾蝎准备大举进攻,那么聚居点怕是又要迁移了。虽然这几年来这种情况很少,但一旦出现,猎人要想再去阿尔纲德挖掘可用的东西,难度会变的更加大,危险性也会更高。

再来,附近聚居点的领导人有部分对智人持有偏见,受其影响,一般民众就算不说出口,也能感觉到智人的地位在无形中下降。从只有四个守卫自愿来保护智人便可以很好的证明这个结论。

「呵~这里每个人活的都不轻松呢」

伊柯苦笑,喝下了最后一口酒,并把瓶子随手丢到了车的后座上。在那旁边还有几块压缩饼干和半桶干净的水。不算货物,这些是伊柯最后的补给了。

不久后,终于到了可以用肉眼看到聚居点的地方。高大的城墙,厚实的铁门,这外观颇有中世纪的风范。不过设计成这样可不是为了怀旧,如果知道自己面对的是高度基本超过4米的怪物,那么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了。

远处的太阳终于从阴霾中探出了头,天边泛起了比麦穗还要金黄色的阳光。这让重回人类社会的伊柯心里不觉有些暖意。

就在伊柯上次途径这里的时候,这里还只有少量瑟瑟发抖的难民。但自从领导者西科来到这里后一切都大变样了,仅过了1年时间这里就变成了附近最大的人类聚居点,甚至贸易点。制度也相应的完善,多少有了些过去社会的影子。

没有想说出那些不好的话,但这样的影子能存留多久令伊柯好奇。曾经也有人在废墟中摸打滚爬组建起了小小的城市。他们奋斗着,挣扎着。然而,最后却用那惨而无力的双眸绝望的目睹自己再一次站回原点。

拆开了所剩不多的饼干伊柯拿出一块咬下一半,苦涩夹杂着干渴在口中蔓延开来,那是难以下咽的味道,几乎会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已经过期很久了。

由于靠近聚居点,车速渐渐放慢了下来。不时还可看见其他人的身影。不过这些人显然没有多余的时间理会伊柯。太阳快要落下了,夜晚会使身处聚居点外变得更加危险。尽管已经习惯了在外面过夜,但伊柯也不能说可以完全保证自身的安全。不巧的是,时间上来说要想夜晚前到达聚居点,除非现在开始全速前进才行。

常年在外的伊柯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看了下车内油表的脸却流露出些许无奈。接着便开始寻找过夜的地方。与其全速前进,不如在外面过夜,燃油也是活下去需要的重要资源之一。伊柯是这么想的。

曾近伊柯刚成为废土猎人那会也有着所有猎人都有过得梦想。赚够钱,然后生活在被保护的聚居点内,不用每天游走在刀尖上,毫无意义的死去。但在伊柯看到被尾蝎碾平后的聚居点便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就算在聚居点内也不能说安全。毕竟只算被精灵灭掉的聚居点也已经不少于一手之数。更不用提现在遍布大陆的尾蝎了。

抬头仰望天空,对着穿梭于阴影中的皓月叹息着。虽然觉察到自己最近叹息的次数在增加,心态也越来越消极,但伊柯并不打算改变什么。这个世界残酷的让人无法看到希望。这个世界让所有乐观的人最后都沉入绝望。过去也好,现在也好。不同层面上一直都是这样。而在这个已经宣判结束了的世界苟活着,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恐怕最后只能被世界所吞噬,连骨头都彻底消化掉。甚至怀揣希望心满意足的安静死去在现在看来或许也是一种奢望。

不过就算如此,伊柯仍然没有轻视自己生命的打算,与其连意义都没有的死去,那不如继续活在世界上,哪怕只是无自我意识的按照流程机械般活着。

一当想到这些,伊柯脑中不禁会回想起那些曾近乐观的伙伴们,有交易中讲着自己过去的丑事引人发笑的,也有猎杀尾蝎成功后大放厥词的,甚至还有护送商队途中一起探讨理想与未来的。

或许我只是孤独太久了吧。伊柯为自己消极的想法打着开脱。

孤独一直都是废土猎人们需要面临的问题。直到自己产生消极想法的时候,伊柯才会有意无意的想到这一点。以前别人邀请伊柯加入他们一起行动时,伊柯还以怀疑的目光视人并拒绝了他们。所以,直到现在伊柯还是一个人。

当然,伊柯用过一个人行动比较方便,不会被同伴背叛这样的理由将自己搪塞过去。但实际上仅仅是把问题延后了而已,问题本身并没有得到任何意义上的解决。

靠近一所看起来像是商店的废墟旁,伊柯将车停下,决定今天就在这里过夜。飘过的云仿佛面纱般无声的遮起了娇羞的月亮,天空变得更加深邃且黑暗。一个不注意就会有莫名的声响在耳边萦绕,令人毛骨悚然。

咬着剩下的半块饼干,伊柯拿着油桶和上膛好的手枪在附近张望着并为车子加油。看着油表重新回到安全线,伊柯的心里踏实了些。接着为放回油桶打开后备箱,伊柯的目光不自觉的朝剩下的酒看去,然后放弃的摇了摇头。

再喝的话难免又会让寂寞与消极感陡增,说不定还会喝个烂醉。所以,现在还是早早就寝比较好。

重新回到车内,咽下了口中发苦的饼干,伊柯关掉了车灯,将所有车门都关紧便倒头就睡。因为担心尾蝎的攻击,所以伊柯的车子是经过改造的。说是改造,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花哨的东西。就只是车子的四周都被钢板加固了一层,车窗外围也被用格筛状的铁片完全焊死而已。对于大多数尾蝎的破坏力来讲,这些根本微不足道。

时过半夜,附近隐隐传来的尖叫声将警觉的伊柯吵醒。由于不确定是否因为自己神经过敏而产生幻听,伊柯拿着手枪下车在附近查看了一番。然而不管伊柯怎么想否定眼前的场景,面前那的半截依然在淌血的尸体已经彻底印在伊柯的脑中。

不能在这里停留了!要赶紧离开!

于是,伊柯将自己五感提升到极限,回过身朝车子跑去。

废土猎人确实会和尾蝎战斗。但还没有任何一个猎人敢说自己可以在夜晚杀掉尾蝎。这是它们的主场。在这里,猎人只会成为猎物。

因为担心自己被发现,伊柯跑动的速度比以往要快上许多。但心头的压迫感却愈发沉重。转过拐角目视车子的那一刻,伊柯呆住了,就连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停止。无法叫出声,也不能叫出声。体内的胃酸在翻涌,像是要冲破喉咙喷洒在地上。

面前血红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张开的大嘴内如切割机般锋利整齐的牙齿正泛着银光。吐出的尖舌还不时流出粘稠又带有腐蚀性的唾液。能有这幅样子的生物只有一种——尾蝎!

回过神镇定下来的伊柯抬起手枪扣动扳机。

「乓!乓!」

昏暗的光线下,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夜的寂静。咆哮声随之而来。伊柯连人带枪被砸到了一边的墙上,略显痛苦的捂起小腹。

果然只靠手枪就想打倒尾蝎是痴人说梦嘛!伊柯看着前方尾蝎那被打的稀烂左脸自嘲的笑了起来,绝望又渴望的神情爬满了脸上的每个角落。

看样子自己以后不用艰难的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或许在接下来是几分钟后,或是几秒后,一切都会彻底解放。

渐渐逼近自己的尾蝎眸子里透出深渊的气息。连自己的影子都映照不出来。

现在的伊柯心中没有恐惧,没有悲伤,甚至没有痛苦。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自己将在这里迎接可笑机械生活的终结。

谁都想在家人的拥抱下,享受着简单的幸福再死去,但……这和丧身在尾蝎手中长眠在这片废土下有区别吗!可笑,有这样想法的自己……也许早就坏掉了吧。

可悲!连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的权利都没有。居然还妄想苟活在这个世界上。

真是讨厌啊……以这样的结局收尾……真的……很讨厌。

伊柯放弃了呼吸,垂下头,等待着这个世界上又一个即将消逝的声音。

可是过了许久,预想的解放未能到来。来的只有那几乎震破耳膜的啸叫与似海洋般源源不断的碧绿光芒。伊柯睁大眼,难以置信的观察着周围突变的一切。

当你做好完全准备去接受时,事情总是朝着不理想的方向发展。有人认为这是上帝失手开玩笑,也有人想用因果论去证明。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现在伊柯的眼中只有那立于**之上,纯洁无暇的少女之躯。

少女闭着双眼,金色的长发似滴水波纹般朝周围四散开来。碧绿的光芒照射下,露出丝般顺滑的**,从脖颈至锁骨,再到肩膀。如同雕塑大师手下的工艺品,闪耀迷人。

在这之上,一对不算大但却坚挺的**微微晃动着,似乎还有阵阵未知的清香冲进鼻腔。一时间令人神智恍惚,难以自拔。

感觉到了周围不熟悉的气息,少女苏醒了,她朝向伊柯转过头去微笑着睁开了眼,与眼睛一起有动作的还有顶端微尖的双耳。

「那个,这里……是哪里?」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