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OOKAMI狼
OOKAMI狼

OOKAMI狼 柴郡猫不想有名字

连载中 战斗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9 14:17:03
2130年,人类收复了地球。众多势力开始争夺前外星王朝留下的科技遗产,在履冰的繁荣下暗藏着罪恶。不知何时起,以【光影都市】著称的络塔森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自由佣兵,他的剑术出神入化,并且以各大无恶不作的黑帮为猎物行动着,而驱使他行动目的的究竟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1

最先让男孩感到不安的是空气。

头顶那对兽耳因为心中的异样感,不自觉地动弹了一下。

夜幕中,快速地奔走使凉风不断从敏感的肌肤上扫过,经过长期训练,男孩灵敏到可以透过触觉感知空气中他人的气息,对方离自己的大致距离,甚至对方下一步的举动,他都可靠着皮肤上的神经元传回的空气流动,得知变化。

亦或者是焦臭味中,那一丝无法掩盖的血腥味。

这是鼻子告诉他的信息。

男孩的步伐加快了,快而灵活,像一头小鹿,在被火蹂躏过横七竖八的树林间跳跃飞驰。

最终他停下了脚步,眼前的景象却是比男孩的设想更加惨烈。

这里原来是农场用来散养牲畜的草坪,深秋过后,割完粮草的土地被践踏得乱七八糟,地上躺着一头又一头感染病毒后,变异成异兽的牲口。血几乎染红了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泼洒在异兽的尸骸上,焦黑的树干上。

男孩知道这里养殖的都是农场里的牛羊猪马,可是从眼前的动物尸体上却找不出任何与家畜有关的特征。

有些血泊还未干涸,在微风的吹拂下表面扬起缕缕波纹。

充斥着铁锈味道的空气不断刺激着男孩的神经。他感到胃里一阵鼓动,有什么东西要从喉咙口逆反而上。男孩强忍住吐意,捂住嘴唇。一步步前进,却又步履薄冰,他害怕越往前走,便会越接近那个最坏的局面。

异兽尸首上最直观的伤口,是被锋利的刀刃利落切开的剖面,这里至少聚集过数十头之多的异兽,半数以上都像这样被人用刀刃斩杀。说明有人曾在这里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惨厉的死斗。

那那个人呢,他在哪里?他的存活机率,他的负伤状况都令男孩牵肠挂肚。被没有理智的怪物围攻,就是再强的战士,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要以一人之力杀出一条血路也是必须赔上性命才能做到的。更何况在没有注射抗侵蚀血清的状态下,人类很容易被异兽病毒感染。也会变异。

纵然这是经过缜密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但是人类的情感却是如此不合逻辑。此时,男孩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

“他”不是笨蛋,他说过形势不利,自己也会逃走,万一他逃走了呢?万一他活下来了呢?

男孩甚至开始臆想会有一个漫画中的超级英雄赶来拯救“他”,然后英雄潇洒离去,当自己找的‘他’时,‘他’还能戳着自己额头笑着说,“一起回家吧。”

一想到这里,男孩止不住的颤抖,喘息不止。

然后这些事情结束了,一切都能回归风平浪静,他们还是以前的他们,按照制订好的蓝图去环游世界,浪漫的埃菲尔铁塔,神秘的雾都贝克街,厚重的长城,古朴的清水寺,还有很多美好的未来在等待着他们,难道不应该如此吗?

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男孩猝不及防地被脚下的异物绊倒,和血土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蹒跚地从地上爬起来,气呼呼地就要踩烂那个害自己绊倒的物体,然而当他看清插在地上的异物是什么的时候,心中的不安感骤然剧增。

那是一把折断的长剑,剑柄与剑镡被血染得分不清颜色,但男孩知道这把断剑是那个人的。战士绝对不会放下自己武器,因为在战场上,武器就是生命。剑在人在。

男孩不敢再往下想。他撇过头继续往前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如此告诉自己。

终于视野里出现了一座红色的屋顶。

男孩又开始想象,他要见的人或许会在那座房子了等待自己。于是他加快步子,继续跑了起来。迫切地想要见到他:“哥!”男孩抱着最后的希望喊出了这个词。

然而,当他来到了那座红瓦木屋前时,无情的现实却轻易打碎了男孩之前所有的希望。

他的幻想,他渴望的未来,全部被眼前的景象颠覆,推翻,撕毁。

他希望看到的人,他称之为哥哥的那个人,此刻正倚靠在小木屋的断壁上。

他比男孩大,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他的头发已经解开,长发鲜红,几缕发丝随着晚风吹拂,轻轻飘扬,犹如这个季节绚烂怒放的枫叶那般,在秋风中转瞬即逝。

他头顶那对本应该存在的兽耳被撤掉一只,右边的胳臂和左边的整条腿已经不见踪影。从狰狞的疮面,以及被血染得乌黑的碎骨上来看,应该是被硬生生撕扯掉的。一侧小腹上是被异兽血盆大口咬去了一大块皮肉,可以见到破裂的内脏以及里面的血糊,左边的肩膀也已是血肉模糊。但已经无法操控的左手还死死地握着早已碎裂的长剑。

“哥,你说会逃走什么的……是骗人的吧?”

男孩并没有号啕大哭,他用冷而空洞的眼神看着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红发少年。声音逐渐哽咽。

他想忍住不哭,因为他是男孩,不管怎样哭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情。男儿流血不流泪,这是爷爷的教诲,可是现在身体违背了意志的控制,他忍不住了,男孩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放声哭号起来。

他仰天,他怒吼,他流泪。像是要把那些年没能发泄的情感统统释放出来似的,他撕扯着自己的嗓子。

“英……吗?”

就好像是被耳边的噪音吵醒,又或者这是死神最后的怜悯。身躯破损不堪的红发青年慢慢睁开了眼——

“趁现在,杀了我吧”

骤然,这句话就像是锋利的刀尖,刺破了这场梦,也扎在了心头上,青年猛地睁眼。

这里是?青年抬头撇了撇眼前的场景。

这里是一间宽敞的教室,自己坐在比较靠后的位置上。

现在正直酷暑。

刚刚在梦中被吓出的一身冷汗让身上的T恤粘哒哒地沾在皮肤上。

“又是那个梦,难受的感觉。”青年小声嘀咕着。

“我们的插班生可真能睡啊……你们说是不?”这时讲台上的老师发出了威严的嘲讽语。

此话一处,原本还在埋头答卷的同学们回过头,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这个被老师点名的插班生。他们倒要看看,这个敢在模拟考试时睡大觉的人究竟是在扮猪吃老虎,还是不折不扣的跳梁小丑。

“把你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题目上,模拟考成绩也会录入学分!”老师一面管教着其他人,一面跺着信步抱着和其他人相同的想法来到了青年的座位前。手法迅速而略带粗暴地将青年的试卷一把扯过来。

这位严苛的老师是一个年过五旬的大叔,有着一有中年白的灰发。眉头似乎不懂得放松似的一直紧皱着,虽然皱纹几乎爬满他沧桑严肃的国字脸,不过美人在骨不在皮,看他匀称的五官,想必他年轻时应该十分英俊。一身白色衬衣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没有一点污渍。他拿起试卷,提了提鼻梁上的方眼睛,神情严厉又笃定,看他的样子是打算来个公开处刑,好好教育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瞌睡虫。

可是,当老师开始审报第一道题,就发现有些古怪。例如一道可以难倒绝大多数高一生的三角函数试题,确是用微积分的方程记算出来的,继续往下看,老师已目瞪口呆,试卷旁边的空白处居然还附加着几道哥德巴赫猜想的解法与正确答案,这是一份数学综合试卷,专为今年的期末优劣生分组准备。难,那是肯定的,但也没有哥德巴赫猜想这么高的难度水准。

同学们更是呆若木鸡,他们互相交换着目光 ,似乎都想在对方脸上找到答案,这个插班生真的只是学霸吗?

之后的题目也全部诸如此类,全部正确。而且答题者只用了一半的时间。

心服口服的老师此刻已经在思考分组的事情了——像他这样的智商能分到什么级别的学区?A级?不,SS都不为过吧!

老师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学生,这个学生有着一头黑发,湛蓝的刘海,不知是基因改造还是挑染的结果,头顶有一对漆黑的狼耳。他是感染兽化症的‘’被诅咒的后代”,而那对散发着慵懒之色的紫罗兰色双瞳,混杂着东西特征的五官,白净的皮肤。又给人一种他应该是新基因人的感觉。忧郁的神色又给他本就不差的面容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质。并且这位身份不明的插班生身形健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只把时间精力花在健身运动上的贪玩男生,用一句话来概括便是肌肉发达头脑简单。

可,正是这个有着如此第一印象的插班生,在短短半个小时内答出了全部考题,并且全部正确。这点,让作为老师的中年大叔感到怀疑人生——难道我30年的教师生涯都是假的吗?

“那个……”插班生终于开口了,嗓音低沉,慵懒又略带沙哑:“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申请早退。可以吗?”

虽然自知在知识方面,这个插班生可能略胜一筹,但作为老师,岂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承认这点?

老师刻意地干咳几声,硬是板起一张威严的脸:“呃……可以,既然题目全都做完了,那就去吧,不过这张试卷我得让其他老师进行二次审题,希望你不要高兴地太早。因为还有其他科目,再过一周可就是真正的大考了……呃,嗯……”

正当老师义正言辞地告诫时,这个插班生竟自顾自地站了起来:“随你们吧,我先走了。”

“呃?”见一个学生对待老师的忠告是如此态度,这位大叔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把按住插班生的肩膀,想要阻止他离开:“目无尊长,像你这样的品行,就算成绩再好,到了社会上也会被淘汰,然后去混黑道,成为恶棍渣滓!”

青年停住了,似乎是听到了戳中要害的字句,他的语气不再慵懒,而是冰冷,冷的让人有种腊月里浸泡在深水里的感觉:“我和他们不一样。”青年说着,微微侧头,用余光看着老师:“别来妨碍我!”

那眼神犹如把闪着寒光的尖刀,藏匿着危险,让人无法靠近。老师只觉得有股寒意席卷五脏六腑。他缓缓松开了手,任由这个年轻的插班生走出教室后门,拐入长廊,最终消失在自己眼中,“他,他到底是……”稍稍缓过神儿的老师看了一眼手里的试卷,看到了插班生青年的名字。

迦狼。

这个名字很是奇怪,不像是正常的人名,更像一个代号。但一想到刚才的那种眼神,老师又觉得这个名字十分贴切,那眼神的确像一头低吼着的恶狼。从中流露出的,应该称之为杀意吗?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