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希望不是英雄
希望不是英雄

希望不是英雄 盒中何物

连载中 致郁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3 12:20:30
这是一部谎言的赞歌,当戏剧性的真相不为人们所接受时,当希望不被人所接受时,我们需要有人做出牺牲,需要有人来编织欺瞒世人的谎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七月的初夏,正值汛期,水库中的水位到达了这一年中的最高峰。因此水面宽广开阔,辽远而平静,甚是一般好风景。

波澜壮阔的美景无法无限延展,水脉被巨大的混凝土人工造物残忍地横断。但又恰恰是这水坝造就了如今的美景,同时也奠定着水脉沿岸人们富足的生活基础。

洪水,旱涝,饥饿已经太久没有找上下游的人们了,人们太安逸地接受着这一切了,以至于忘记了,这水坝同时也是悬在其脖颈之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人们应该早些想起来的,在这水坝不再是人类领土之前。

现在的水坝中,一种无法描述的就像血管和肌肉一样的生物组织正缠绕上了发电机组,高压变压器,甚至是墙壁和地面,这些生物材质的东西正在违法常理的吸收储存着电力,以至于电站无法再向外输送正常的电力。

一声刺耳的金属扭曲声在这如异形巢穴般恐怖的地方荡漾开来,前一秒那个还可以被称作是维修过道的地方,现在不过只剩下一长条扭曲的金属,一个人影被高速地摔到了上面。

随后一个速度更快的东西撞向了那人,方才还至少在韧性方面合格的金属居然应声绷断,之前那人宛如子弹般直直砸到了地面上。

在经历了这些后,那人居然地挣扎站了起来,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面罩,希望露出了自己苍白的脸颊,与因染血而鲜红扎眼的嘴唇。

希望剧烈的咳嗽着,鲜血堵住了面罩的呼吸器,所以也抵住了|也的呼吸。一时间地上洒上了星星点点的猩红血迹。

在希望面前的是一个生满骨刺却又表皮光滑通透的怪物,其通透光滑的表皮竟是难以想象的坚硬,表皮下散布着的蓄满高压能量的血管正发着蓝色荧光,怪物看上去华丽而恐怖。

怪物用它那充满着嗜血与凶辣的细小眼睛满意地盯着希望,没有着急结果|也,它想多享受享受这个经得起自己玩弄的玩偶,毕竟能经得起它玩弄的东西可已经不多了。

当发觉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颤抖了,那种无法消弭的窒息与压抑,令希望止不住地颤抖。过分强大所带来的虚伪的勇敢在此刻荡然无存,恐惧正变本加厉地向希望袭来。

这是被嵌入张腾跃心脏的摇篮系统所激活的怪物,当怪物博士心脏停跳的时候,怪物便被活力化了。可以说这只怪物是怪物博士最后的手段,也是最终的计划。

自己赢不了的吧,希望如是想到。

希望最大的倚仗绝不是优于常人的肉体力量,|也的力气在所面对的绝大部分怪物面前都不值得一提,|也所倚仗的是对范围内物理状态的感知与操控能力。

希望可以凭借自己的念想制造出一场冰雪或火焰的风暴,随手丢出一道闪电,或者加倍自己周身的重力。

但这份力量在眼前这个怪物面前形同虚设,这怪物或许力量上不比其它怪物高出多少,但它周围的物理状态却是混乱迷茫的,希望离开身体的那一丝意志如船迷失在了风暴之中一般,|也的力量失效了。

这个怪物完全就是为了杀死希望而诞生的。

曾过分强大现在却陷希望于绝境,|也不知道该如何同比自己强的怪物战斗,不懂得战斗的欺诈与以弱胜强的方法,因为|也曾一直是强大的那一方,是强大得可以无视任何其它的因素的一方。

声音从希望的心底传来。

要逃走吗?可逃了又怎么样,它只会越来越强,除了自己又有谁能够阻止它呢?

为什么啊,为什么能够阻止它的偏偏只有自己。

说到底,自己为什么要成为这样一个英雄呢?

*

酒意来得快,一口烈酒咽如喉咙,辛辣的酒劲直冲天灵盖,一切感觉都被酒精麻木,酒意去得也太快,短暂的麻木后,那撕裂胸膛的思念就会再次袭来,逼得人不得不再次再次再次地一口一口又一口向自己灌着酒。

很快,最后的那瓶酒也见了底,梁心问将酒瓶抖得哪怕一滴酒液都没办法倒出来了,他懊恼地将酒瓶摔向了一旁的墙面,刹时碎屑飞溅。最后的那个酒瓶四散落入了它同样已是碎末的家族的怀抱。

失去了酒精的麻醉,痛苦懊恼自责愤怒便再也抑制不住了。梁心问面朝天花板,将脸用手死死捂住,以期能阻止眼泪的溢出,但这不过是徒劳。

“混蛋!”攥成拳头的手狠狠地砸到了键盘上,随即键帽四散飞溅,那些被直接锤击到的键帽则变成细小的碎片,刺入了梁心问的皮肤。

可当他抬头看到电脑屏幕时,屏幕上的文字又深深地刺痛着他的眼睛,让他难以遏制地恼怒。

那是一则视频的标题,如是写道,

究竟是英雄还是不定时的炸弹。

而视频的内容正是是造成万天商城爆炸事件的源头,是希望失控的那一刻。那一刻数万人泯灭在了能量的余辉之中。

如果这只是一则普通的视频,或许人们还会维护希望,会怀疑视频的真实性,但这视频是“真知者”提供的。

“真知者”是一个很古怪的组织,除了他们自己没人知道其真正的成员,以及他们是如何弄到那些被各色势力所想要隐藏的资料文件。

他们处理这些文件的方式是更为为古怪的,除剔除掉其中作假的部分外不会对原文件做任何处理,也从不发表自身看法,只是将这些“原汁原味”的证据通过各种途径绕开可能的封杀呈现在公众面前。

这一次,“真知者”依旧没有发表看法,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录制的视频已经说明了一切,甚至为其编辑那样的标题都是多余的,因为不管原因如何,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人们知道了他们可以怨恨,可以怪罪的对象,这样就足够了。

“真没想到这群沉溺在理想主义的白痴居然会有这样的手段与觉悟。”梁心问懊恼道。

毫无疑问拍摄这视频的人在希望的能量冲击下已经化作飞烟,但他用生命换取了这足以将希望挂上十字架的视频资料。

“心问。”希望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梁心问的背后,小心翼翼地唤着他的名字。

“你来了啊。”梁心问横过身体下意识地想要阻挡屏幕上的画面,但很快他明白了这样做不过是徒劳而已。

希望垂下眼帘,|也知道梁心问背后的视频是什么。

“你一直没去我那儿,我有些担心,所以找过来了。”

“我没事儿。”

“你喝太多酒了。”希望看着满地的碎玻璃,心怀忧虑道。

“就稍微喝多了点。”

“是因为漆月姐吗?”

梁心问没有说话,但那迷离而痛苦的眼神与不住溢出的泪水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心问,我,我真的很抱歉。”希望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如果不是我在那的话,漆月姐还有人们就都不会死。”

“这不是你的错。”梁心问低着头喃喃道。

“可......”

“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别道歉,不要道歉,无论我还是漆月亦或是那些死去的人都不接受你的道歉。错的是怪物博士,是张腾跃!是他设计了这一切,被其利用的良知不是你的过错。”梁心问情绪剧烈地将希望的话打断。

“希望答应我,无论如何都别放弃自己的这份良知,好吗?哪怕现在所有人都在质疑你,排斥你,憎恨你,哪怕它会成为你的漏洞,你的软肋,都不要放弃。用加倍的小心谨慎,加倍坚定的意志来捍卫这份良知,并揭露他的真面目,让他付出代价!”

“心问,”看着眼前这个无比认真的男人,希望不知道该作何应付了。最终|也选择了放宽心地表态。

“没有关系的,我当然不会放弃啦,别那么激动嘛。”

“不用担心别人怎么看我啦,我才不在乎呢,我又不是被别人期盼着当英雄才当英雄了,我做这些事情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想这么做而已啦,我才不管别人是怎么看我的呢。”希望歪着脑袋,淡淡地微笑着。

*

希望自己不是真的不知道答案。心中翻涌着的不是对自己的怀疑,而是对自己的质问,是要将自己胸中的胆怯撕碎的质问。

怪物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眼前这个恐惧得不能自已的人居然慢慢停止了颤抖。

在怪物刚来得及感受到危机的时候,它已经猛然不受控地向后倒飞出去,而它原先站的位置现在站着的是举着猩红拳头的希望。

希望的力气并没有增大,|也还是在运用|也的场控能力,只不过是一种极度疯狂的使用方式。

既然在体外无法使用的话,那就在体内使用吧。

用力场带动拳头,在击打出巨大力量的同时也撕碎了自己的肌肉与骨骼,在电场,磁场,热场的作用下,刺激细胞高速再生将破损的身体迅速修补。虽然身体可以再生,但是身体被撕碎与再生的痛苦希望反而要在更敏感的状态下承受。

骨骼嘎吱作响,喉咙中的残血化作猩红的雾气被吐出,心脏高速泵动着炙热的血液,希望双目赤红极力维持着意识的清明。

疯狂压榨着自己身体的希望再度一拳轰击到那怪物的身体上,带出了蓝色的血液,|也终于可以对这怪物造成伤害了。

*

面对梁心问的身形在眼中逐渐放大,希望脑中一片空白,|也下意识是想要躲闪的,但还是呆在原地半步都移动不了,任梁心问抱住了自己。

梁心问凑到到希望耳朵旁轻轻耳语道,

“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这么难以自制的。其实希望你比我更难受的吧,可是在流着泪的我面前却没办法展露自己的悲伤。”

“诶,你在说......什么嘛,我......很好的啦。”

“想这么做,想为他人带去欢笑,想为他人带去幸福,想保护那些相信你的人,想不让任何人受伤。所以自然想被认同吧,所以自然会害怕伤害到别人的自己吧,所以想人们能够相信能够支持你吧。”

“没有关系的,哪怕不一直这么坚强也没有关系的,现在就让我替你坚强吧。”梁心问眼里没有眼泪了,他用着尽可能有力的语气在希望耳边说道。

希望的嘴唇轻轻颤抖着,眼泪终于模糊了眼眶。

“呜唔唔,当然是会想啊,心问,我真的......真的好害怕,好害怕这个会伤害到那么多人的自己。明明......明明好不容易有那么多人愿意相信希望,可......为什么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所有人就都那样的害怕我,厌恶我。我明明做过了那么多,可没愿意听我解释,为什么非得让我背负起那么多人生命的罪孽,我真的......真的承受不住啊。”

*

如果自己的造物主为自己设计了大笑的表情话自己一定会疯狂地大笑起来,怪物如是想到,真的是差一点啊,自己差一点就要被这个疯狂的人杀掉了。

在浴满蓝色血液的怪物面前,希望跪坐在地上,|也已经到达极限了,虽然身体在拼命自愈,但也已是杯水车薪,自己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

怪物又诧异又愤怒,在将自己重创后,这人再也没有那种让自己愉悦的情绪了,脸上只不过挂着令它不快的苦涩笑容。不过现在自己有必要结果|也了。

就在这时,主厂房内居然传出了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怪物扭头望去,看到一个正信步走来穿着静电防护服的男人。

希望慌张了起来,|也看清楚了来人,于是挣扎着想要再度站起来。

“心问,快走,它太强了。”

怪物惊讶地发现,刚刚这个跪坐再地上无聊等死的人此时居然露出的表情竟是如此迷人,于是一个残忍的想法找上了它。

“心问!”

看到眼前的怪物在自己面前掉头朝梁心问扑去,希望疾呼道,可好不容易站起来的身体却一个站不稳重新跌坐回了地面。眼看怪物就要扑到梁心问面前将他撕碎,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绝望几乎是捏住了希望的心脏。

梁心问冷冷地望着那在自己眼前高速放大的丑陋面孔,自己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躲过,也没必要躲过。

怪物透过了梁心问,软软地撞到了地面上,眼睛里充斥着的兴奋还没能消散就永远定格了。怪物均匀变成了两份,分散在梁心问的两侧,它失去生机的眼睛正直直地相互看着。

希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自己以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方式才能勉强造成伤害的怪物,在梁心问面前居然像豆腐一样被切成了两半。

“不用太惊讶,这个厂房的地下摆满了【戟】。”梁心问向希望偏头笑道。

“是这样的吗?”希望有些不敢置信,|也知道【戟】是什么。按照梁心问的说法,【戟】将会是人类毁灭自身的力量,而自己明明已经毁了它。可现在梁心问居然说这里摆满了那种东西。

不过,在希望看来,这都不重要了。

“是的,这是一个巨大且笨拙的陷阱,不过幸好猎物的饵食被扮演的很好。”梁心问脸上好像正温和的笑着。

“太过分了啊,心问,我这么拼命,不事先跟我商量还居然说我是饵食什么的。”希望虽然觉得梁心问的话很刺耳,但|也不想去在意了,现在|也只想放松,就像这样,和梁心问互相开开玩笑什么的。

“嗯?希望,我有说这饵食就是你吗?”

是怪物在这里被发现,然后才是希望循迹赶来的,不是希望招来了怪物,而是怪物招来了希望。那么最后在之前对这怪物的压制中一步步逼近了这里的希望,才像那步入了陷阱的猎物。

没来得及细细咀嚼梁心问话的意思,随着怪物的死去,希望的感知能力渐渐回复,然后|也发现了令|也震惊的异常。

“无论你做了什么,心问,你得马上停下来,你的大脑在升温,你承受不住的。”

但梁心问只是毫不在意地冷哼一声,

“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吗,那我就依着你的问题回答了,我要将人们恐惧的根源,也就是你,希望,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除。”

*

“因为人们总是愿意相信着最无聊的解答就是真相,谁会相信会有这么戏剧这么巧合的真相呢。”搂着希望颤抖着的肩背,梁心问在希望耳边柔声说道。

“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承受,承受猜忌,不信任与这些无妄的伤害。”

*

心里好像漏了一拍,面对梁心问的话语,|也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吧,但还是下意识问了声,

“为什么。”

“因为自你毁灭万天的那一天起,我看到了,你的本性彻底暴露了,你这个想依靠恩赏和恐惧来统治这个世界的虚假的神明。”梁心问现在的样子就像歌剧演员一样夸张。

“你说过这不是我的错的......你果然还是会因为漆月姐的事责怪我,对吧?你先停下来,心问,要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持续升温的话你会死的。”看着如此不自然的梁心问,希望显然有些慌了。

梁心问收起了那一副夸张的模样,古怪地笑着看着希望说道。

“不不不,那不是你的错,当时万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而你,则完美的服从了我的计划,准确无误地从一个人人敬仰的英雄化身成了无人不惧的恶魔。”

“怎么可能,那不是因为......”

“当然不是,怪物博士他凭什么可以做出那样的计划,这都是我安排的啊,只有对你做过无数测试的我才知道你所能累计的能量上限,然后让所有人都能够目睹你带来灾难的身姿。”

“不,不是这样的,心问,告诉我你在撒谎,一定是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用意,没错吧。”

希望感到一阵眩晕,|也很混乱,|也不愿意相信着梁心问所说的话,因为如果梁心问现在所说不是谎言的话,那么......

“一定是有什么计划对吧,这个计划我们不进行了好吗?求求你告诉我你在说谎,心问。”

希望挣扎着向站起来靠近梁心问,但一道闪耀无比的光束拔地而起,刺穿了希望的小臂。剧烈的疼痛让希望哆嗦着跪到地上。

“别挣扎了,我把大脑和这里的【戟】连接上了,它们会随着我的想法随意释放。”梁心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不是要将你消灭,是我得摧毁你所代表的一切,哪怕要有些人要为此做出些许牺牲。”

梁心问眼神变了,变得认真而锐利,他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了,但在时间用尽之前他得说完所有的想法。

“我......所代表的一切?”希望愣住了,自己代表了什么?|也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梁心问思考了,思考了无数遍,现在他有着答案,

“身为超人者,非常人者,人类因为你的出现而认识到了自身是多么弱小多么卑微,而你又与人类如此的相似,以至于人类轻易地接受了你成为他们的英雄,成为他们的神明。而神明的存在,否认了人类的可能性。”

*

“你会害怕我吗?心问。”

希望脸埋进梁心问肩膀里,小声问道。

“会,不会害怕那份力量一定是假话,但我会一直相信你,相信你不会想伤害我,不会想伤害任何人。”

*

“我从没想这样过,我只是想用我的力量来让受伤的人更少,只是想做正确的事,我只是想被人们接受而已。”

“正确,呵,定义正确的的标准是什么?人的生命吗?这世界上没有所谓正确的事啊。浅薄无知的人们需要一个神明来为他们的懒惰与怯懦埋单,而这正是你所被需要做的事情。”

脑袋因高温而昏昏沉沉,看样子让梁心问无法克制地讲述着他的所想所思,甚至自我陶醉着。

“你是人类渴望的,需要的。但不是人类所应得的。英雄应该是一个凡人,一个人类,因为只有哪怕最为普通的人也可以成为英雄这样的事实才能让人类看到自身的无限可能。”

“而我,就是那样一个普通人,踩着堕落神明的尸体走上高台的人。”

是谎言吗?自己一直都是活在他的谎言之中吗?希望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看着梁心问的自我陶醉,希望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过往同梁心问一起的记忆在眼前一幕幕闪现,而那不过是男人的谎言围拢出的假象,自己从来就不曾拥有那些美好。

好不甘心,为什么只不过是想被人接受,被人认可,迎来的却是如此结果?

“剧本早就写好了,妄图成为英雄而帮助着人们的神明,会被恐惧着强大的人们所恐惧,最后凭借诡计杀死神明的人将会被歌颂,瞧,多么讽刺的故事啊。”梁心问轻笑着,举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耀眼刺目的光从希望脚下迸发,巨大的光柱将|也包裹。尔后光束散去,希望不再。

【戟】会将所照射的一切事物分解成亚原子级,这样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区。随着空气的剧烈涌入,强风带动着梁心问的头发悄然舞动,硕大的厂房只剩下梁心问孤独地站在原地。

......

......

【视频播放完毕,您可以选择,重播,或下一个视频】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