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问
天问

天问 沐之枫

连载中 热血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11 18:19:03
英雄、侠客、将军。乱世之中的剑,混沌之时的刀,还是太平时代的枪?剑影,刀光,枪声中谁来书写这个时代的传奇?谁又将被历史淹没?......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寒风瑟瑟,片片雪花坠入人世,如天上仙女下凡而来,奈何来到这世俗之地,便已被污染。当他铸出这柄天问剑时,只有他一人,除此之外有的便是被污染的雪花以及北方吹来的冷风。望着火炉上剩余的金属,他不知该怎么办。

还是铸一柄绝世好剑么?材料不够了,自己的力气也不够了。于是天地间少了柄良剑,多了把匕首!默默无闻的匕首。这把匕首在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便是一个叫荆轲的人拿着它出现在秦王面前那一刻,图穷匕见!此后,再也无人问及它。

一千年后的今天,不同的人,不同的剑,做着相同的事情。却少了这把匕首!结果会不一样吗?还是另有答案?

汴梁京郊北,在这大平原上,北风如刀,似要叫人的身子直直撕裂斩裂。“呜呜”如鬼泣,如狼嚎。

“唰”得一声,两条人影串入眼帘,皆配长剑。一人英姿飒爽一袭紫衣乱舞,一脸冷酷佩剑不时震动;一人身穿军衣短袍,青丝随风变得笔直,看身手好不矫健!两人一前一后,不言不语。一路向北,好似那里才有他们的终点,只有到了那里他们才会停下来。

紫衣人终于忍不住了:“云嫣姑娘,你可知我们这一去凶多吉少,看在莫家的份上你还是快回吧。”

穿着军衣的却是位女子,名叫莫云嫣。莫云嫣听得紫衣人的话语,笑道:“便是为了‘莫家’二字,我便退不得,如果‘千里驱来’不喜欢我……”鼻中“哼”了一声,“自可先行去了!”

那男子正是江湖杀手组织“紫竹轩”主人,人称“千里驱来,神鬼哭!”楚萧离。江湖前有“剑神鬼泣狼嚎秉宇”,中有“华山玉清昆仑长啸”,后有“千里幽冥无剑玉龙”,末尾 “佟城雨月三千怪诞”

其中“千里”指得便是眼前这楚萧离,他年才二十余,便排名江湖前十,说来只有福建佟家的佟封承能与他相提并论,“佟城”指得便是这佟封承,年纪与楚萧离相仿,剑法使得是霸道无比,二人却是有得一比,都是英雄少年,都是使剑好手,皆是江湖新秀,这楚萧离名气却远非佟封承可比。看这莫云嫣却是江湖新起门派蜀中莫家的佼佼者,剑法以快闻名,称霸蜀中蜀南,再以莫家现任掌教剑法更至神境,她莫云嫣自也不将楚萧离放在心上。

楚萧离冷冷道:“云嫣姑娘你有三绝,便算我也及不上你的万分之一。”

女人都是喜欢别人夸赞自己饶是莫云嫣泼辣无比听得楚萧离夸她,也很是高兴。

莫云嫣笑道:“却是哪三绝呢?”

楚萧离伸出手指道:“剑法之快,乃是楚某生平见过的最快剑法!可谓一。”

莫云嫣听得此处,摇头道:“论剑快,我看‘千里驱来’未必比我慢了。再说我莫家掌教的剑法几可灭光速,我还差之远矣。”

楚萧离皱眉道:“贵派掌教的剑法几可灭光!此意何解?”莫云嫣微微一笑:“倘使夜晚照亮烛光,我掌教长剑一挥,可将光束拒之剑外,以剑为隔!且长剑挥动剑光如日光辉!”楚萧离本是江湖上使剑好手,听得这莫家掌教剑法如斯,便叹起气来。看江湖排名却又如何,这莫家掌教却在自己身后,武功剑法却达到这般境界,果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

莫云嫣见他如此,却是不理急忙问道:“那这第二呢?”

楚萧离回过神来,自知自己年轻时光无限,要追上江湖前辈也不无可能,便又调侃莫云嫣。只听楚萧离笑道:“这第二嘛,便是性格!”

莫云嫣听得此处,满是疑问,便道:“我这性格怎么会是绝学呢?”

楚萧离解释道:“泼辣无比,蛮不讲理,乃是我结果之最!”莫云嫣听到这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脚步也停下了。楚萧离见她停下自也不好再走,也停了下来。

莫云嫣见他停下,道:“我原本以为江湖鼎鼎大名的‘千里驱来’的楚萧离楚大侠是心系天下事,事事入心,今日一见倒是见面不如闻名了。”

其实楚萧离身居两湖,至今多在两湖以及河南、河北走动,其余地方甚是少去,莫云嫣却是不知。

楚萧离听她这样说道,却是不以为意,问道:“云嫣姑娘何出此言呢?”

莫云嫣笑道:“蜀中自古多美女,皮肤白皙身材娇小,但是蜀中人爱辣,性格泼辣无比,这便有了‘辣妹子’这一说法!所以呢,你现下是遇着我啦还算运气,如果遇上我莫家‘大小’二人恐怕早已一命呜呼了。”

楚萧离听得冷汗直流,心想有生之年切莫去了四川蜀中!

莫云嫣看楚萧离下盘不稳,呵呵一笑道:“楚大侠一生功夫下盘却是不稳了,怕了么?”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楚萧离自知失态,脚下发力,已经继续向前!莫云嫣见景,大喊道:“喂,第三点呢?”也跟着楚萧离而去!

不知行了多久,楚萧离停下脚步:“到了么?”莫云嫣追上来,听他这般说,便四处张望,只见一片凄凉,除了他二人以外便只剩下远处的一株青松!

莫云嫣笑道:“楚大侠好生笑人呐,这哪里到了女真营部了?”话说到一般突觉地皮颤动,好似地牛翻身。一下子吓得花容失色,直向楚萧离靠去。“嘭”的一声轻响,莫云嫣已经拉到了楚萧离的衣袖。

楚萧离见莫云嫣吓得如此厉害,安慰她道:“放心,这不是地牛翻身,是女真在练军!”莫云嫣“啊”了一声,急急松开了手,道:“女真的士气好旺啊,咱们行么?”楚萧离去不回答,便道:“此处离女真本营有五里路程,咱们在这里歇息一下,夜间咱们便去。”

语毕便向青松走去,莫云嫣也提剑随着他。到了松下,这青松常年绿茵,身高五丈插入天际,不知在这天地间耸立了多少年华见证了多少国家兴亡。

楚萧离提剑便跃上青松,靠在枝干上合上双眼。莫云嫣见景,“噌”的一声便跃上楚萧离上方的枝干,也是抱剑入睡,刚要睡下,却见楚萧离胸口微微起伏,竟然睡着了。看到这里便嘻嘻打量起楚萧离的脸来,霎时觉得十分好看,脸颊变得微红。也不敢多想便睡了下去。

……

“啵”、“啵”声不绝于耳,莫云嫣睁开双眼,却见楚萧离早已醒了,且望着前方。便也望向前方,只见一身穿白衣长衫,腰间缠着一块麻布,脚上无鞋。面色黝黑浓眉大眼的男子。看这人全不似汉人、女真、契丹、西夏、白彝等族人,倒似西域人士。看他冬日不穿鞋,一步一个脚印,定是身怀武功绝非泛泛之辈。再看他却是向北而去,那里便是女真大营的去向!

待那人远去消失在视野中时,莫云嫣幽幽道:“这人是谁?”

楚萧离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咱们的帮手。”莫云嫣担忧:“那不是麻烦了么?”楚萧离笑道:“却也未见得是女真的帮手!总之,任务,非得完成不可!”心中想到紫竹轩的未来,心中一下子如日光辉!再看了看太阳,马上便要消失在这广袤的大平原上。

莫云嫣见楚萧离望着太阳发呆,道:“楚大侠可曾想过若是这次任务失败了怎么办?”

楚萧离任然望着那渐渐远去的太阳:“不成功便成仁!如果失败了,楚某自当以性命向李大人交代。”莫云嫣点点头:“那我再问楚大侠一个问题呢?”楚萧离转过身,抬起头望着莫云嫣,道:“云嫣姑娘请问。”

莫云嫣正襟危坐,只听她道:“如果女真出价比大宋高,你们会接他们的事么?”

楚萧离,想也没想,便答道:“那要看天下大统了。”

莫云嫣“哦”道:“那何又为天下大统呢?”楚萧离幽幽道:“天下大统,在我看来莫过于‘同’字。”莫云嫣呵呵一笑:“这‘同’字又作何解释?”

楚萧离又一次望向高高悬挂的太阳,道:“天下为公。《礼记正义》书:‘天下为公,谓天子位也,为公谓揖让而授圣德,不私传子孙,即废朱、均而用舜、禹也’是天下大众公有。”顿了顿又道:“汉朝儒学有言:‘选贤与能者,向明不私传天位,此明不世诸侯也。国不传世,唯选贤与能也,黜四凶,举十六相之类是也’是为选贤用能。《礼记正义》还有:‘讲信修睦者,讲,谈说也;信,不欺也;修,习;睦,亲也。此淳无欺,谈说辄有信也。故哀公问周丰云有虞氏未施信于民而民信之也’是为天下和睦,再有老有所依,人人为公是为大同!”

莫云嫣听他满口之乎者也听了半天也不明白,好生无趣,左右摇摆,嘻嘻一笑道:“那么如果女真能让社会大同,楚大侠便会帮助他们?”

楚萧离,却不回答,只是轻轻合上双眼:“好好养神,别在晚上还需我来保护你。”

莫云嫣“啐”了一口道:“不烦恼楚大侠了!”语毕,转过身继续养神。

时光如梭,明月高挂悬空,天地间飘起一片片白色雪花。放眼望去世界已经变为乳白色纯洁无暇。

莫云嫣轻轻睁开双眼,见楚萧离早已下去树下。便起身,脚下使力,轻轻落在楚萧离身旁。一片雪花飘落,正好划过楚萧离眸子!显得那么清澈。楚萧离抖了抖手中的剑:“出发!”

“唰”得一声,两条人影再次向前而去,这次再也不会停留。

这里望去,只见联营二十里,旌旗飞舞,纯洁的白雪将军帐层层压下,好似要压垮它一般,军帐却又不服气的,靠这一身筋肉屹立于天地间,就如女真这个民族!

大营门前,两处高塔立在两侧,西风凛冽,塔上各八名将士,塔下各十六,一身蛮夷装束,腰间配刀,马靴在塔上来回走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黑夜中,身穿白衣的两名刺客不期而至。这二人自是楚萧离与莫云嫣。

“刺客”,世间最古老的行业之一,李白《侠客行》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便是刺客!今来的任务便是刺杀女真东营大军的主将——完颜宗望!

“嗖”地一声,两条黑影穿过营门,好快的身手!营门下的士卒本在低头浅睡,直觉得冷风袭来,便将戎装的衣领拉得更紧了。他轻轻睁开那双松懒的眼睛,打了个哈欠自言:“这风真怪!这个日子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想起自己在家的孩子老婆心中再次扬起了睡意,在那里有温暖的被窝有暖乎乎的窝窝头。

营门口前的二十余名将士哪一个不是这么想的。

手中的天问剑,腰上的弑杀令。楚萧离知道自己一刻也不能放松,如果被发现二十万的女真军该如何应付,心中完全没有把握。

熊熊燃烧的烈火将落入凡尘的仙子无情的摧毁了,火光映在莫云嫣的脸颊上。见她满脸肃杀如冰中美人!

二人小心翼翼曲曲前行。直向最正方的首领帐篷而去。一时间军队巡逻队来回走动,满脸肃杀,手把长刀一刻也不放松。经过勘察楚萧离发现这军人来回颇有节奏,来回八循,外围分为六队各十六人,内外三道,交错巡逻。

莫云嫣眉头紧蹙,脚步紧随楚萧离。看楚萧离虽未来过这女真大营却也来去而而,想当然这便是做杀手的直觉,想到这里便觉好笑,刚要笑出声来,却看见楚萧离狠狠瞪着自己这才想起来二人现在是在虎口!

行了片刻,楚萧离停下脚来,看月亮已在头上,已是半夜时分。莫云嫣望去,见偌大军帐外,门口分别有八人,每人紧闭双眼,双手插腰。看似睡了实则只是闭着双眼。有时武功到了一定高度,练武的人便不依赖自己那双眼睛,更多的是感觉!而这里应该就是女真主将完颜宗望的大帐。

看这八人有的双手生茧,有的却是秃头,或是下盘如泰山,明显全是江湖好手。此前看女真军全是高大威猛的士卒却没有这般武艺的人。楚萧离轻声道:“这几个人很棘手,你一眨眼间能打倒几个?”

莫云嫣点头道:“运气好的话三个。”楚萧离“嗯”了一声道:“那最前面两个交给你。切记,现在不管什么莫家,紫竹轩,全听我的。”

莫云嫣本想反驳却觉不妥,只得点头。

“唰”得一声,长剑出鞘,剑虹暴涨,八人中最前排的二人已经倒下。后面六人刚要动身,却觉得一股寒气逼进体内,幽幽倒下。

莫云嫣回首,却见楚萧离已经走入帐篷。太快了这剑,楚萧离的剑果真和江湖上传说中的一样可怕。

刚进入帐篷,莫云嫣便觉不对,大喊一声:“遭了。”楚萧离却早已拔剑而出。“嘭”地一声帐篷竟然应声变得粉碎!帐篷内根本没有一人,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帐篷碎布四处散落,待激起的白雪落地。放眼而去,二人已在女真大军包围之中。二人如沧海一粟,又如黄河中一粒黄沙。

听得军中一人断喝:“兀那贼子,竟然行刺宗望大人。众将士听命!斩杀刺客不得有误!”

楚萧离紧皱眉头,突然发现一身穿黑衣,身材高大的蒙面之人。那人一对俊目死死望着楚萧离,手中的藏衣匕首已经露了出来。楚萧离全身颤动,险些倒下。莫云嫣随着他眼光而去,也看见了黑衣人,大骂道:“好你个紫竹轩原来早已和女真蛮子勾结一伙了啊。”

那黑衣人右手衣袖上明显刺这一叶竹叶,在黑夜中发出微微紫光。而这正是大宋第一刺客团紫竹轩的标志!

莫云嫣怒气攻心,长剑如梭快如闪电向楚萧离刺去。楚萧离转身对向莫云嫣,“唰”地一声天问剑如马鞭竟然弯曲前行,长达一丈!原本寸宽的天问剑竟变得绣花针大小,往莫云嫣而来!

莫云嫣见这剑光怪陆离好生可怕,收回长剑在胸前一横,想要硬生生接下一剑。待天问剑近了,赫然间已经转刺向莫云嫣身后!

听马鸣长嘶,一匹骏马倒下。楚萧离竟是为了解救莫云嫣!莫云嫣满脸诧异,但她毕竟堂堂莫家快剑,马上反应过来。看楚萧离亦是满脸疑惑已经猜到楚萧离也不知道为何紫竹轩突然与女真联手,现在能做的便是突破女真大军的重围才能知道缘由。

莫云嫣提剑转身,身子如燕,长剑熟练的来去,将倒地的女真士卒一剑见血。

女真与契丹人一般都是马背上的好手,重甲军非常厉害,马蹄声若雷鸣,大地为之震动。莫云嫣大叫一声,身子离地竟似蝴蝶起舞,手中长剑光霞万道,一路上去零零落落间马嘶人叫竟然将女真阵法冲得乱了起来。她有许多问题想问楚萧离可是女真士卒竟然怎么杀也杀不完,完全没有空余与楚萧离接近。

楚萧离轻声道:“云嫣姑娘你自生保护自己,切莫大意。万事小心。”这句话如嘶嘶鸟啼,但每个字也清晰无比,可见楚萧离内力浑厚在数万人的吵闹声中也运用自如。

又听楚萧离幽幽道:“尽松!”

那被呼为尽松的黑衣人轻轻道:“萧离,言尽松今日斗胆向你请教!”

楚萧离皱着眉头,一脸沉思。这期间,女真士卒已经让出一个直径达十余丈的开阔地来。想来这言尽松早已和完颜宗望妥协,这才让女真众人心服。

言尽松左手袖中剑,右手藏衣匕首如鬼魅般逼向楚萧离。剑、匕首划过空中烈烈做声,金丝线上的剑已经离开他的左手!

楚萧离手中运气,天问剑缓缓回到寸宽,与普通剑并无二样!

二剑相交发出清脆金属相碰之声,接下这一剑,言尽松的身子也近了藏衣匕首的气势已经盖过袖中剑!往楚萧离身上袭来。楚萧离脚下发劲,借着言尽松霸道的剑气一口气连退两丈。

言尽松眼前闪过一丝狡黠,袖中剑再次袭来!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