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端
无端

无端 青瓦长忆旧时雨

连载中 仙侠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11 17:20:54
动荡年代结束,这是一个繁荣昌盛的时代。有人手持青峰,弹指间就是整座江湖;有人手捧书卷,挥毫里便是半个盛唐;游侠儿仙路烟尘,尘缘难断;小娘子翩然起舞,舞转星河;锦瑟无端,此间有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阳春三月,自第一场春雨之后,旧草抽出新芽,枯树盛上嫩叶,九州渐渐披上绿景,人间一片生机。

白鹿学院位于江阳城外白鹿山下,由晋朝大儒白世峰所立,传授弟子修心练道,经国治学之术,至今已有四百年历史。书院治学有方,名师济济,其间弟子非王宫贵胄便是一方名士,享誉宇内。战国年间,中原遍地战火,白鹿学院因地位特殊,倒也不曾被战戈挥及。只是战争之势下,书院也就非得那人间净土。唐国一统天下后,书院未被追罚,仍得继续开设,明帝甚至亲自邀请当世大儒张远卿执掌书院。光景,学子甚多,而今书院名声显盛,自是吸引众多书生前来拜学。

昨日一夜春雨,早起之后晨光透晓,碧绿的树叶上雨滴晶莹剔透,阳光自雨珠穿过,折射出片片涟漪彩光。空气清新,暖风和煦,最是适合踏青。

李阳光身披青衣布带,腰间斜挎一柄三尺长剑,右手捧着一卷书,迎风而行。

”你说白雨斋这个野鸡书院怎么就那么没眼光,竟然连复试的机会都不给我!收个男弟子怎么了!“景康也是一身素衣装扮,稍微有些气喘吁吁地跟在李阳光身边,不满地说道。

李阳光合上书本说道:“你也好意思提?本来是说好的去看谢家那小姑娘的,你突然要死要活的非要报考白雨斋干什么。”

景康不满,说道:“当时也没见你反对啊,遵从自己的本心行事有错吗?王夫子曾说过,知行合一。你现在倒来怪罪于我?”

“我何时怪罪于你?不是你天天挂在嘴上?这都几个月了,你又何时消停过?”李阳光反驳道。

两人路上不停的拌嘴,远处众书生倒也习惯了二人的日常,没有上前打扰。晨光移到树荫上方时,众人在一处清泉旁停下,随后便几人一团,席地而坐起来。

一名胡须泛白,眼睛炯亮的老者抚了抚胡须,用他宏亮的声音开始了授业之始:“洗玄,顾名思义,洗去尘缘之气,惟有洗去尘世之忧,方能洞察天地之玄,最终,触碰仙道至境。这就是为何修道之路有洗玄、洞玄、临仙三境。

老者顿了顿,接着又讲:上古有广成子悟道于山野,骑鹤西去,自此尘世中修仙之风兴起,自商起修仙之势愈盛,屡有修士破空西而去。随后大道失常,天理有失,大商惶惶盛世,最终也如镜花水月般破碎。春秋年间,骑鹤西去已成奇迹,千年春秋光景,破空者仅有三人。咱们儒教圣人夫子便是生于此间,夫子提出洗玄并不是不沾因果,不惹尘缘。相反,身为儒家子弟,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遁世潜修不如入世炼心。

周围弟子闻罢开始低声窃语,李阳光也陷入沉思。当今天下对修行普遍以洗玄洞玄临仙三境划分,并且三境之间差距也确实存在,洗玄一境算是修行者初入仙道的门槛,只待一入洗玄便与凡人有着明显差别,无相之内功化为有形之真气便是证明,而洞玄一境,更是能悟得种种玄妙神通。

师傅早已告诉过李阳光,当下修行界中对洗玄的理解早已与古人相悖而驰,若是过度崇尚清谈儒家又怎能有那么多大儒?所以儒家的入世与洗玄一境的修行并无倒逆,李阳光来到白鹿书院,便是来印证此点。如今的他刚入洗玄,为师为父的李白又消失不见,一切只能他自己探索。

新帝不久前刚昭告天下改年号为永徽,永徽元年,李阳光已是十九,再有一年便要行弱冠之礼。年仅十九便已入洗玄之境,无论哪个朝代李阳光都算是一代人杰,当然,与身边这个胖子相比,李阳光却是差了丝毫。

景康坐在一旁,沐山间清风,听鸣泉流响,好不自在。至于李阳光所想和夫子所讲的,他毫不关心。自小他的师傅便说他天性亲和,极易触碰大道,也是因此他早在十六岁时就浑浑噩噩的进入了洗玄境,儒教入世,他所师承的却隶属于道教,因此此番白鹿书院之行,景康只觉无趣,还不如留在白雨斋幸福。

日光逐渐移上树梢,白鹿书院弟子们也结束了清谈,起身欲回书院。书院就在山脚,往返不过一刻时间,白鹿书院授课时间并不统一,多数时间弟子们都是结伴言谈或是手捧诗卷,老师们倒也落得清闲。

“李瑞,昨日你标注的那段是这样的,商建寅,秦建丑,晋建子,月份不同,因此这孟冬指的未必........"李阳光耐心的给一名书生解释着书里的不解之处,语毕之后拍拍书生的肩膀,示意一个你懂得眼神,李瑞点点头,走进房间端着一盆衣服朝着河边走去。

景康看着李瑞的背影,摇摇头,说道:“心性恒久,资质愚钝,你就算领他进入修行道路,怕也是要磕磕绊绊很久。

李阳光却不以为然,说道:“若是他以后只能做一个小小县官,终日循循往返,那才是害了他。再说了,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这种人往往几番奇遇之后,必是人中龙凤。"

"卧槽你还有脸提,你昨天是不是又被范桶那个孙子没收小说了!“

“这货跟鬼一样悄摸摸的进来我能知道吗,你个崽种睡得跟猪一样我有说什么吗!”

因为被没收的是小爷的书!”

院中争吵暂且不提,书院群落东侧一处矗立着一座小楼,名为摘香楼,琉璃翠瓦,白玉作阶,游廊两侧皆是垂花栅门,梅兰竹菊,各具形态。墨香缘窗,一泓清水绕楼而飞。

这便是院长张远卿的书楼,此刻的他正端坐在二层书房,一身牙白轻服,袖间和衣裾边绣了些松枝祥云,聊作点缀。虽然两鬓微白,脸庞却依旧儒和俊朗,丰神如玉,温润白哲的手中正拿着一封书信,静静思索着。

华山论剑不日即将举行,儒家主射御两艺,弟子剑法自然不会差了。况且华山论剑在武林中由来已久,早已成为各门各派彼此交流的盛会,华山论剑参与的多是年轻弟子,因而各门各派也不希望自己沦为其它门派的绿叶。

白鹿书院治学修道兼收并蓄,十数年间也收了不少天赋品行极佳的弟子,尤其以去年的李阳光与景康为甚。张远卿很清楚两人来的目的,不过他素来崇尚有教无类,而且他与李白乃是旧友,是以并不在意二人身份,而且以张远卿也早就知道了朝廷对李阳光和景康二人早已赦免,如今已是大唐子民。

张远卿寻思半天,对李阳光与景康二人思量许久,决定列入名单之中。

摘香楼的不远处,正躲在林间烤着野禽的李阳光与景康二人忽然浑身一个哆嗦,阳春旭日,二人却觉得在冰窟溜了一圈。

“我就说这鸟瞅着像家养的,不会是隔壁老王的鸟吧。”景康突然哆嗦了一下。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