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师妹很多但我的肾并不好
师妹很多但我的肾并不好

师妹很多但我的肾并不好 会玩手机的大米

连载中 后宫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01 08:19:49
仙尊江恒重生后进入了一个超级废物的身体之中,虽然广交桃花运,但是他的身体好像有点顶不住了...(一本正经地弱智,日更4K)......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胖子王老九和江恒两人不多时就来到了这处市集。

市集在官道岔口,离杭州府绕了点远路,但四面小道四通八达,也聚集起不少人。

毕竟杭州府人吃马喂,都比外面要贵上不少。

有一些赶大车的车夫、进城卖生猪活牛的农夫,都会在杭州外的市集吃住。

便宜。

这处市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凑起了一大堆下层的劳苦人。

市集里有酒,一年窖鲜辣的江南黄酒,喝起来和浆糊水一样,扎得人直上火。

胖子从破衣服里面摸出十文钱,买了两碗,老板还饶了一碟酱豆干。

“酒是爹,菜是娘,撑死就比杀头强。”

胖子也不嫌脏,用手抓起一小把豆干就放进了嘴里面。

碗碟里面就只剩下一半豆干了。

“你…哎,你用手抓过了,你让我怎么吃啊。”

江恒嫌胖子的脏手恶心,另一半豆干也不想吃了。

胖子嘿嘿一乐,把另一半豆干也用脏手抓起来,放进了嘴里面。

江恒端起了桌上的酒,用嘴抿了一小口,一股烈火直接沿着食道进了胃。

喝烈酒最忌讳空腹,加上李延海的身体太差,江恒一下差点酸水都吐出来。

江恒心里止不住地骂胖子坑爹。

胖子不理会江恒,抬头问向小饭摊的老板:“喂,老板,没什么吃的吗?两碗干酒让爷爷们怎么喝?”

“呦,这位客爷,小店有各种面食,不知道您喜欢那样。”

面摊的店小二立刻就迎了上来,带着笑招呼胖子。

面摊就一老一少,老的是爹,厨子,专管下面条;年轻的是儿子,负责倒酒、捞卤味、招呼客人。

“多加葱花多加辣,带肉的面条就行。”胖子挥了挥手,掏出最后的几十文钱来。

阳春面从滚烫的开水捞出来,兑上乡下的土鸡汤,喷香扑鼻。

不多时,面就端了上来。

大块肉剁得并不精致,好在分量足,反倒有点大口吃肉的趣味。

江恒在监狱也是几个月没吃过好东西。

作为修仙之人,他也辟过谷(辟谷:不吃饭),倒也不是忍不得,但是此刻美食就在眼前,还是忍不住食指大动。

“喂,李大少爷。”胖子忽然想起什么,低声叫了江恒一声。

江恒正在吃面,也不抬头,糊弄了胖子一句:“干嘛啊,正吃饭呢。”

“我说,你看那边那匹马,怎么样?”

胖子声音压得很低,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面摊不远处停放车马的地方。

集子本来地方就不大,马又拉屎撒尿的影响吃饭心情。

所以这里是所有人都把马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也没人看管,就放在那里。

江恒本来对胖子是爱答不理的,可胖子既然说了,也就不得不抬头看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江恒的目光立刻就被那匹马吸引住了。

“好马!好马!”

他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确实是好马。

那马浑身上下腱子肉挂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两只耳朵支棱着,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

江恒是相马的高手,忍不住评价了起来:

“这绝对是女人骑的马,而且是个有来头的女人。西域大马容易出千里马,但是西域马体量太大,不方便女人下马作战。而女人擅长骑的小马,又常常和驴一样,成不了千里马。”

如果说西域枣红马、河套黄彪马、关外白马,这三种马种出名马是百里挑一。

那江南小马里面出名马,就是万里、十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个!

能搞到这样一匹马,至少要一百个大宝,而且是有价无市,有钱都难买到。

历史记载中,也只有孙权有一匹宝马“快航”是江南马种,当年“快航”一跃过逍遥津保住孙权一名,留下千古美名。

胖子咯咯一乐:“呦呵,看不出来李大少爷还学会相马了。我记得你连鹅和鸭子都分不清啊。”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吃面…”

江恒拍了胖子脑袋一下,低头又要吃面条。

胖子却不依不饶又扯了扯江恒的袖子:“喂喂喂,你说…咱哥俩要不要把这匹马搞过来?”

这个胖子贼心不死,竟然打起了偷马的主意。

江恒连忙拦住了胖子:“你疯了?你想想看,这样的好马,多少人想要都弄不来,马主人得多大本事?”

胖子倒不干了:“李大少爷,我说您几个月牢饭是不是把骨头腌没了?什么大风大浪咱哥俩没见过?一匹马你都不敢偷,还能有什么出息。”

“有出息你别偷东西啊。”

江恒笑骂道。

这胖子还是满嘴歪理。

胖子却不觉得自己错了:“欸,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刚刚都说了,这是个女人的马,一个老娘们你都怕,你还是什么老爷们?”

他这歪理自成逻辑,江恒也不想和他抬杠,摆明了就说:“反正偷东西就不行。”

“盗马不算偷东西,你看人家窦尔敦盗御马,那不也是英雄好汉一条。”

胖子一边说,一边就想起身向马走过去。

而在他起身的时候,马的主人就出现了。

一个一身青翠间白色衣服的年轻公子,从烧饼铺子走了出来。

公子哥步履轻盈,眼神明亮,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

但是江恒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个女人所扮。

“这是个女人吧?”胖子轻声说。看来他和江恒所想一致。

这个公子哥虽然全身上下都化作男装,但是一双眼睛里总掩饰不住少女的温软情愫。

如果说真是男人,那太娇媚了。

虽然她胸前平坦,也确实没什么男性特征,也用丝带掩盖住了喉结的位置。

但是在江恒和胖子这两个毒眼面前,还是瞒不住的。

她应该是十五六岁左右,一身青翠的衣服,在这杏花飞舞的季节显得十分亮丽。

少女腰里系着长剑,长剑、长裙、宝马,三样东西都价值不菲,说明这绝对是大户人家出身。

尤其是在这个满地粗麻布衣服的集市上,这个少女格外明显。

“你就瞎耽误功夫,要是不和你废话,我早偷走了。”

胖子忍不住抱怨江恒。

江恒不爱搭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少女身上。

那女人手里拿着两个烧饼,这引起了江恒的好奇。

按理说,有这样好马的人,自然可以骑着宝马赶到杭州城大吃大喝一顿。

她在这里买两个烧饼凑合一顿,还一身女扮男装,背后必然有什么原因。

正看着,那女人却径直向江恒这边走过来了。

江恒连忙闪开目光,万幸女人并没有注意到江恒。

少女的江湖经验明显不足,一直没有到江恒的目光正盯着她。

她又蹦又跳,看起来总带着几分稚气。

毕竟此刻江恒身上又破又烂,混在人堆里根本不显眼。

“老板,来一碗面汤,不要葱花香菜,什么都不要。别放啊。”

女人点了一碗素汤,反复叮咛着那个店伙计。

她兴奋得不自然,好像从来没在外面吃过东西一样。

那个位置能看到官道的方向,女人绝对是想坐在那里观察官道上的来往车马。

而巧的是,她坐的位置,却看不到自己的马!

也看不到身后的胖子和江恒。

“吁——李大少爷看傻了?这姑娘确实有点标致,难不成,你想结点姻缘?”

胖子小声吹了个口哨,对着江恒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这女人,感觉没什么走江湖的经验啊。”

江恒岔开了话题说。

胖子点了点头:“是啊,这么匹宝马不看结实。而且她还穿这么好,真是生怕没有劫匪打劫她啊。要不是杭州府一带治安好,这肯定早被抓上山当压寨夫人了。”

胖子满嘴粗俗,但是话粗理不粗。

江恒有点担心这少女,忍不住更加留意了。

难道说,这少女是离家出走的大小姐,没有什么走江湖的经验?

面汤比面条还快,从锅里盛出来就行。

店伙计立刻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汤,笑呵呵地向少女走了过去:“这位小姐,您点的面汤。小心烫,慢用。”

“哎哎哎,怎么说话呢?谁是小姐?”

少女柳目一横,声音清脆无比。

店伙计惊讶地张开嘴,半晌才缓缓说:“啊…这…这位公子…”

“哼!本公子大人大量,这次就原谅你口误了。”

少女故作生气,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小屁股兴奋地在板凳上晃了晃,看得出来她被人叫“公子”非常开心。

江恒咽了口唾沫,心想这女人绝对是没脑子的货。

就在少女低头喝汤、江恒仔细观察的时候,胖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胖大的身子慢慢绕到了店外面。

没等江恒反应,胖子忽然像狂奔的野猪一样,腾一下就向着停马的地方飞奔了过去。

胖子显然是遛马的高手,一下就翻上了马身子,连拍两下,那千里马就得了令,一下向着官道相反的方向飞奔而去。

“妈的…”

江恒这才反应过来,转头就想追胖子,爬起来就跑。

胖子身手实在是太快,而江恒的身体实在是太慢。

李延海这个废物点心,走路都大喘气,更别提拦住狂奔的胖子了。

只一瞬间,胖子的身影就跑到了市集的另一头,而江恒才刚刚跑到刚刚停马的地方。

那个黑衣少女听到了爱马嘶鸣的声音,连忙回头看向停马场的方向。

好死不死,恰好看到了江恒站在那里。

倘若江恒没站在那里,少女紧追几步,还能看到自己的马,把马唤回来。

可她一眼看到了江恒,就扔下手上的烧饼,提着剑向江恒走了过来。

“喂,那边的,你干什么呢?”

少女提剑缓步走了过来,举手投足间已经做好了防御的架势。

但她这一戒备,脚步就慢了下来。

而胖子已经趁这个功夫,骑着马跑出集市了。

江恒头都炸了,心想你快去追那个胖子啊,别管我啊。

他本来想阻拦胖子,没想到反而给胖子当了烟雾弹。

这其中差之毫厘,却谬之千里。

“说你呢。我的…哎呀!我的马呢?”

少女走到江恒面前,才发现停马场里面,自己的马不见了。

其他的马和驴依然闷头吃着草料,听到少女的惊呼,抬起呆呆的眼睛看了少女一眼。

“我!!我的马呢?!”

少女又惊又怒。

江恒想趁机溜走,却已经被少女盯上了。

“说!是不是你把我的马偷走了!?刚刚还在这里,它…它到哪去了。”

少女黑纱后面传来恶狠狠的声音,长剑已经出鞘一半,正是对准了江恒。

江恒心里把胖子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饶是他修养再好,这时候都要暴走了。

“你再不说,本公子就把你的脑袋剁下来。”

少女又向前逼了一步。

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江恒不是不愿意揭发胖子,他倒不怕出卖这个死胖子。

江恒是怕少女不会相信自己,毕竟此时如果说是“别人偷的”怎么听都像是谎言。

“啊…啊…您别生气啊。不是我偷的。”

少女果然不信:“那还能是谁?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你想想看,如果是我偷的,那我不应该骑着马跑了吗,怎么还会站在这里。”

江恒连忙辩解。

少女沉默了片刻,似乎也认同了江恒的观点。

但转瞬间,她剑尖又对准了江恒:“不对,这停马场旁边没有别人。就算不是你偷的,此事也和你逃不了关系。是不是你的同伙偷的?”

得了,破案了。

江恒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胖子的同伙。

这时候江恒头都大了,因为少女说的,确实是事情的真相了。这时候就算抵赖给胖子,也绝对无济于事。

“那个…您听我解释啊。”

“嗯?”少女看江恒紧张的样子,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推断。

江恒也确实没怎么撒过慌。

怀沙公子一生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一辈子到死都没有撒谎经验啊。

这时候他紧张万分,更是让少女生疑心。

江恒心一横,一咬牙一跺脚:算了,拼了。

这是江恒有生以来撒的第一个慌,也是他最后悔的一次撒谎。

“我…我就是马啊…”

“你说什么?!”少女楞了一下,手里的剑都拿不稳了。

但江恒话已出口,也不能改悔了,只好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大小姐。我就是您的马啊…我变成人了。”

他说完第二遍开始后悔了。

这时候已经晚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