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OVERLORD龙的炼金术士
OVERLORD龙的炼金术士

OVERLORD龙的炼金术士 乌尔贝特亚莲欧德尔

连载中 异世界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5 09:13:54
在西元二一三八年的时候,名为(悠木 苍一)一个失去了朋友家人和伙伴的男人在即将打算终结自己生命的时候,收到了曾经伙伴(飞鼠)的邀请。名为LGGDRASIL即将关闭。以自己曾经的在世界树里的名字(西罗姆)回到即将终结的世界,但是等待他的确是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00:00:01

00:00:02

00:00:03

「……呃……?」

在确定了即将结束的瞬间而闭上眼睛,经过了数秒,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希罗姆展开了眼睛来看,自己仍然是在王座之间的那个情景

「这……?」

一般而言,在下线的时候,游戏装置会切断链接,回到桌面……要不然就是会出现着有提示的视窗,或着完全呈现在头盔似荦幕的漆黑……在有过事前通知游戏维修却仍然还是玩超出了时间之后被强制登出后,这些是很常见的系统下线的模式……更况且现在是游戏停服的这种时候,理应来说面前的这种情景应该是如同游戏的数据一起消除了,绝对不可能看得到了才对

00:00:21

但现在却仍然还看得到游戏内的情景……

这是怎么了?

伸出左手,龙的爪模样的手指在凭空点按着,本来在游戏中,这么做是可以按出菜单,如果可以这么做,至少还可以手动登出的,甚至还能与GM联系的……

然而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

而且仔细一想,在放开视线的现在,本来在自己的视点上,也应该是看得到摆在视点周围的时间和地域名称,地图还有自己简陋基本状态,如今也完全看不到,完全是如同现实一样的视点……

怎么会这样……?

对了,飞鼠会长……

希罗姆短暂的周围瞭望后,回头望向王座那里,飞鼠会长确实仍然还是坐在那王座上……

但……他也与之前的自己一样呈现在不知所措的四处瞭望,还有手指凭空点按的样子,希罗姆不自觉地哽下一口口水,尝试向那里的飞鼠开口

「飞,飞鼠会长……?」

「希罗姆桑……难道……你也没有下线吗?」

「难道会长你也是吗?」

其实,希罗姆所盘坐着的位置就在飞鼠的面前,照理说飞鼠若陷入这种情况下必定会第一个开口询问希罗姆才对

然而在开口之前,希罗姆和飞鼠各自都认为,除了自己以外,自己现在所看得到的彼此都可能会是残留的资料,并非是本人

希罗姆先行开口这事,则完全打破了先前这个猜想

「这是怎么回事……?」

「我,我想问这个问题……」

「难道会是延期关服的时间?还是BUG?还是那个,为了观看我们这些玩家不知所措的愚人节大戏弄?」

「无论哪个都不可能吧……况且现在又不是愚人节……」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

「请问……您们怎么了吗?飞鼠大人?希罗姆大人?」

在希罗姆与飞鼠四目相交而不知所措的会合中,插入了一段声音

而这声音,并不属于身为男人的他们,那是一股悦耳的女子声音

他们两人同时瞪大双眼望向声音的来源……那是本应呈现在跪拜的姿势,如今却抬起了头……很是担心地面孔看着他们两人的女性NPC

「您们怎么了?」

如同是担心他们没听到般,女性NPC微歪着头再度开口了

说,说话了……?

哈,哈哈哈……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想要发出的笑声的想法,被强硬地哽回去,取而待之的是希罗姆的嘴角有著微微的抽动

稍微斜眼望向旁边的飞鼠……他则是张开嘴巴,表现吃惊的表情动作,那证明了NPC的举动不是飞鼠所为吧……

那么这是那个吧,这个NPC的制作者所做的手脚吧,在我们发出了某种声音的情况下自动启动的动作程式吧……为了让我们大吃一惊……

随著几秒钟的自我安慰,他们才发现到并不是那么回事

不,不对……刚刚NPC说话的语气并不是系统事前调整过的那种生硬的语气,而且说出这话的同时,还伴随著表情……

虽然希罗姆没有制作过NPC,但他也很清楚在游戏的世界,是有游戏的程式绝对不可能表现出来的东西……那就是自然的语气和精致的表情变化

那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程式的表现,那这个NPC的举动到底是……

「你,你能说话……?」

抱著难以置信的心态,希罗姆向她吐出了短短的一句,即使那是么微小的声量

「您在说什么希罗姆大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女性NPC却对此回以一脸困惑表情的歪头,完全粉碎了前面一大堆无谓的猜想

奇怪……这绝对太奇怪了……

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不停浮现谁也无法回答的疑问,希罗姆只是拼命地在原地上摇头否认,

「那,那个……请问您们是否有什么困扰的事吗?为什么您们……」

「菜,菜单无法按出……G,GM呼叫系统似乎也失效了……」

「……抱歉,请原谅我无法回答飞鼠大人刚才说到的菜单和GM呼叫的问题。我无法符合您的期望真是非常抱歉……

请再赐予弥补这次的失误的机会。请再次下达命令吧。」

回答NPC的是不知为什么会是那么冷静语气的飞鼠,但她却对此惭愧地低下头……无论怎么看,那都是很自然的对话

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NPC真的成为一个活物了吗……那么是只有这个女性NPC一个出现异常而已吗?

希罗姆望向了下边的几个人……只见在最前面的执事服饰的男性NPC,还有在其之后的女仆们,都在带著担心的表情抬头望著在这里的自己和飞鼠

骗……!希罗姆差点就这样喊出声音

他记得,自己在到来这里之前,所有的NPC都是低头的叩拜的姿势,而自己与飞鼠会合的情景,完全没有发出过要他们改变动作的指示

然而在那里的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以先前动作完全不符的……

「塞巴斯!昴宿星团!」

「是!」

再度坐在那里的飞鼠所下的指令而起身到来前面的那些NPC,还有那些回应的语气,都是活人的表现,希罗姆已经无法再改变自己持续吃惊的心情

「塞巴斯,与昴宿星团的其中一人一起离开大坟墓到周围附近的侦查地理状况。

如果遇到智慧性的生物,就友善地和对方交涉再邀请他们过来。交涉时尽可能达应对方的要求。行动范围仅限于方圆一公里,尽量避免战斗行动,将收集到的资讯无事地带回来。

然后剩余的昴宿星团成员,到各阶层去警惕。」

「遵命,飞鼠大人。立刻开始行动。」

如此回应的他们,就这样转身离开了这里……

不止是说话和表情变化,连离开据点也没问题吗……

随后,不知是否是故意的,飞鼠放开了原本手中握著的那把公会武器,只见它持续浮在空中……那是游戏中,武器离开了玩家之手所呈现的表现

那么自己手中所握拿的这把枪呢?

看著这情景而突发奇想的希罗姆,先转身背对飞鼠,然后深呼吸了一会……左手放开了如同法杖的长枪……

但呈现的是与这相反的情况……无法荷负不平衡的重心的长枪向前倒下,还有轻轻的乓声……

……果然很奇怪……

如果是游戏,自己的武器也应该是与公会武器一样的表现,然而那个依然维持,自己的却是与现实一样的表现

是因为公会武器是与其他武器不同的缘故吗?还是其他的原因……啊啊!完全不明白啊……!

叫一个原本只会长呆在设计桌前的人去想设计饰品以外的事果然还是很勉强啊……!

算了……头都有点痛了……

唔……?

想安抚自己的额头冷静一会而将自己的右手伸向自己额头,直至碰到为止……他才发现到这本应一开始就注意的异常

面部……自己现在手摸到的,是如同在抚摸爬虫类外皮的触感……

自己现在是作为爬虫类外貌的拟人古龙的异性种,这是在游戏中的自己的设定

而在游戏中是有触感这种概念,虽然玩家外观千奇百怪,种族也不尽相同,但实际上并不能摸到如此详细的感觉,对于触摸别的玩家或许还能有个大致特殊的感觉,但若是自我触摸,则只是如同现实的一般人脸的感觉

但……现在的自己,所得到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的……

如此注意到的希罗姆,再度望向身边……那是从自己身后长出来的,如同鳄鱼的粗糙外皮般的龙的尾巴

然后自己的披风里头的背部,那个如同残破的翅膀也存在

两手分别去摸,清清楚楚的碰得到,而且在那里的尾巴和翅膀,也能让自己清楚感受得到被触摸的感觉……

那,那么……

最后的测试……

他再深呼吸了一口,所测试的成果就是……那如同是在摇动自己手或脚的感觉般,尾巴和翅膀的摇动和拍动也是一样的感觉

呜哇……仿佛是自己身上长出来的本来就不存在的器官神经却还紧紧联系著,难以言喻何等奇怪的感觉……

自己完全变成了如同游戏中的异性种了吗……还是说,这里变成了现实了吗……?

难道现在就是这种异想天开的状况吗……

总,总之先向飞鼠会长确认他的想法吧……

「……我会在这里迎接第一次吧?」

「……啊?」「……咦?」

那是希罗姆转头望向飞鼠后两人共同发出的声音……这段台词的主人显然就是唯一在现场的那个女性NPC……但是不知为何她却在直逼于飞鼠的前面,而且还满脸通红又发出即将爆发的喘息,说著如此爆发的发言

「那衣服要怎么办呢?要我自己脱?还是由飞鼠大人代劳?可穿著衣服的话会弄脏……但如果飞鼠大人坚持维持原状的话,我也没有意见的……」

那个女性NPC在突然说什么?为啥会是那种欲求不满的表情?

倒不如说她是几时待在飞鼠会长的面前的?在背对著他们的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测试和思考的期间,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啊——!?

话说制作那个NPC的是哪个谁啊?那个谁到底当初是在这个NPC上赠于怎样的角色定位啊——??

如同是察觉到希罗姆看著自己的眼神和其即将爆发的想法的飞鼠,很赶紧双手拖到面前,禁止她对他的接近

「够,够了雅儿贝德,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而,而且希罗姆桑在看著啊……」

「呿……真是非常抱歉,明明是在紧急状况,我竟然只顾虑自己的欲望。」

咦?刚刚一瞬间瞄向这里而冒出的那语气是什么?是嫌弃吗?是因为我在这里而坏了好事的嫌弃的表现吗?

飞鼠会长没有听到吗?连稍有点距离的我都听得到的声音他并没有任何表现,是选择无视掉吗?还是刚刚那些都是自己的多心?

你倒是来告诉我啊——??

在希罗姆脑内凌乱而不知作何表情的期间,飞鼠只是轻轻地咳了一声

「总,总之雅儿贝德……我现在要命令你,去通知除了第四和第八层的各层守护者,在一个小时之后,集合在第六层的竞技场。而第六层的亚乌拉和马雷则由我和希罗姆桑直接会合」

「遵命。在此复诵命令,除了四层和八层的两名守护者之外,通知各层守护者在一小时之后前往竞技场集合」

如此重复之后,在飞鼠回应了「没错」的答复后,仅剩的女性NPC……雅儿贝德就迅速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总算留下了希罗姆和飞鼠两人

「那个……飞鼠会长……」

「……我,我都干了什么事啊……」

「……啥?」

仍然坐在王座上的飞鼠不知为何却突然双手抱头,还左右摇晃的动作,那怎么看都是在深刻后悔的动作……

然而与这正相反的是……异常冷静的声线,完全不像是会说这种台词时会用的那种冷静声线

完全不知所谓……难道除了NPC外,连飞鼠会长也变得奇怪了吗……?

「希罗姆桑……我,我竟然玷污了翠玉录桑创造的NPC……」

「不不,刚刚那不是她自己倒贴过来吗?到底为什么你会这么说啊?」

希罗姆如此问道,飞鼠并无回应,只是持续垂头丧气的动作

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话说,原来刚刚那个会展现奇怪表现的叫雅儿贝德的NPC的创造者,原来是翠玉录桑吗……如果那是完全遵照原本的设定行事的话,那会有这种奇怪的动作的她就不足为奇了……

那个人……有时候会添加很多奇怪设定的习惯,就好比自己为公会创造了原创的魔法道具时,他也会凑过来要求追加各种设定……

就好比是一个带有某种特殊效果的原创戒指,也必须的扯上了来自古代什么邪神之力的渗透还有各种化学作用的混合而造成的东西,反正简而言之就是必须扯上什么超古代又超异常现象还有从来没听过的各种外国名词等之类的如同诗篇的长篇大论又不知所谓的怪异设定,虽然有时候还真佩服自己还真能够把他的要求文章完全输入到道具解说上呢

「总之那个先不说,飞鼠会长,我想跟你讨论一下我的想法……」

希罗姆把刚刚武器的表现,还有自己面貌等刚刚自己尝试的结果给说出来

而飞鼠则捂住嘴部,处于珍惜聆听和思考的动作

「确实我也注意到了,我自己现在也是摸得自己胸口内部甚至背部的骨头,本来是无法触碰的。」

「依你看,这里还是Y G G D R A S I L的游戏或是延续吗?」

「不,应该不可能吧。」

「那唯一的可能果然是只有……」

「啊啊……你我现在所在的,是不容置疑的现实……只能这么说了。」

「果然吗……那你刚刚要求NPC们集合在第六层的理由是?」

「既然这里是现实的情况下,那我们就必须得确认几个问题……

那些NPC成为活人的情况下,他们究竟是否还是保有遵从我们命令的倾向,若是他们一口气叛变……」

飞鼠并没把话说完,希罗姆就已经知道飞鼠想表现的意思

确实,虽说是NPC,但他们却是拥有比同玩家甚至超出的力量,希罗姆和飞鼠虽然是满级玩家,若是叛变的只有一个NPC的话还能够应付,但如果全部一起叛变,两个玩家实在无法抵挡

人……是无法以一挡千的,在现实是如此,这种道理在多人的网路游戏中也同样适用

如果一个满级的玩家去挑战一个只有九十级的敌人……毫无疑问胜利会是等级高的一方,甚至还能无伤地压胜吧

但如果两个同样为满级的存在,那么就只有技术还有应对方式好的一方才会胜出吧

那么一个满级对付两个九十级的敌人……虽然能力上是有所优势,但严格来说应该是无法无伤胜出,会有点吃力吧,那如果是在这以上的人数……恐怕就没办法了吧……

只要在敌人能够给予伤害的情况下,能力虽弱但单凭数量的胜利也并非是奇怪的事

况且这里还有一些比同满级玩家的强大NPC……

「至于在第六层集合的理由,是因为那里的空间比较适合」

「空间……?」

希罗姆冷静地回想……毕竟自己离开了游戏有些时间,再加上现实的各种烦恼事,实在是无法把游戏的所有资讯都收入脑内

经过了几秒的回想,他才想到

「对了,第六层是圆形竞技场的场地吧」

「是的,就是竞技场……我打算在那里,先测试自己的能力……我的魔法到底还能否使用。」

「啊,这也确实,无论是魔法还是战斗都需要宽阔的空间进行,虽然这里也是相当宽阔……」

被提醒到的希罗姆,他也深感认同

飞鼠所拥有的魔法是强大的,这种地方也真无法放下心去测试也是可以理解

而自己也拥有一些能力,虽然大部分都是自我强化的技能,即使是在这里进行也不成问题,但若考虑到自己原本的战斗风格的话,那真的就不能在这种地方……

「总之,我们先前往那里吧。」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