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之平鑫
重生之平鑫

重生之平鑫 雪花不是盐

连载中 情有独钟 校园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2 10:34:52
经历了人生巨大悲痛之后的李平竟然重生了,这时候的父母还算年轻,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也都还在。他发誓,一定再也不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了,他要好好努力,学习,赚钱,顺便再找一个平凡的恋人,在乡下平静的过日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卖的话,李平发誓就算是倾家荡产,他也要买回那失去的一切。

他是一个乡村小镇出来的,别人眼里他是大学生,高学历,事业有成,但是其中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亲眼看着母亲病重离去,却什么也做不了,那种感觉,大概也只有古代纣王发明的那些毒烈刑法可以形容。

李平看着停在家里客厅的冰柜,母亲就躺在冰柜里面。不到五十,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大半。眼角的皱纹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七十岁。李平哭了,从母亲离世之后眼泪就没有听过,也没有睡过一天的安宁觉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母亲往日的音容笑貌。

已经是半夜凌晨了,李平跪着给母亲烧纸,村里老人说直到出丧都要烧,不能断,不然母亲可能就找不到路了。烧过纸,坐沙发上 看着躺在冰柜里母亲的慈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李睡梦中,李平觉得很舒服,就像回到小时候,自己睡的那张摇床,身体不停的晃啊晃的,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那张展开的暗红色的实木沙发,了而这一张沙发家里是早已经淘汰没用的了,李平还记得最后还是自己拆了这张沙发当作柴火烧的。

“难道是做梦了?”

李平看着作为熟悉的摆设,那张低矮的小桌子,一端有个小洞的旧的木长板凳,桌上是垫子,抹布,墙上还有点蜡烛时被熏的黑,抬头往上看就是一把浅绿色的风扇用家里的铁丝固定。

李平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像是不确定,当再次看到自己的身体,跑到母亲衣橱镜那里看着镜子里面稚嫩的自己时,脑海突然冒出“我…这是穿越回去十二岁的时候了?”

李平感到自己脑子里晕晕沉沉的,听到门外面嘈杂的声音,好像是父亲在和别人吵架。

李平终于想起来,这时候自己应该是还在读四年级,现在应该是一九九六的时候,这一年父亲为了多赚一点钱,兼职村里看橄榄树果的活儿,就是防止别人去捡,偷摘别人的橄榄去卖。正好的暑假的时间,李平因为之前淋了雨发烧,爷爷带他去打针,回来就在那张红色的实木沙发上睡着了。

这时候应该是父亲在和堂姑父争吵。因为村里的一个大妈,硬是要犯规定,不顾面子捡拾青橄榄卖钱。刚好又被父亲巡视的时候看到了,父亲说她还是不肯退回去,就起了争执,然后那个大妈就不知怎么就摔了,本来没什么大事,赔个礼道个歉也就是了,都是同村同宗的。但是堂姑父居然给那个大妈出主意,说应该要赔钱,还要上医院做全面检查云云。

这事儿那个所谓的堂姑父做的真是不地道。上一世李平在后来才了解到,爷爷和大伯爷他们兄弟两个的嫌隙。记忆中大伯爷好像从来没有和爷爷说过一句话,大伯爷他们的儿子对父亲他们也是没那么亲近。

李平只了解到是大伯婆之前和别人起矛盾争执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去了,估计是和那次争执有关。三叔说,他们就是记恨自己家这边当时没有站出来帮大伯婆,但是具体怎么样李平就不知道了。

后来大伯爷他们一家全部搬到另一个市的市区去了,只留下堂姑嫁在附近村子,然后和堂姑父他们一起搬到娘家来住。后来爷爷奶奶病重去世了,他们一家在父亲的电话催促下才回来看一下,为此姑姑还快埋怨父亲好一阵,叫他们回来干什么?只当是没有这样的亲戚了,现在父亲儿女都在,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也在身边守着,他们要是有心早回来了。

后来爷爷安详去世的时候也是如此,反正从小到大,李平从来没有见过大伯爷和爷爷有过一次交谈。大概其中还有其他的家族恩怨所在,这些李平不想管。但是这次堂姑父这事儿就做的太让人气愤了,父亲拿着锄头要去打堂姑父,堂姑父也是针锋相对,不肯退让,三叔和小叔他们则是死抱着父亲,母亲也在拦着。

“哥,你这样是要坐牢的,家里父母妻子孩子都不要啦?”

三叔在旁边大声对李平父亲喊着。三叔这时候还没有结婚,刚满二十八岁,平时喜欢撒疯的他今天变得格外理智。父亲听到三叔这句话才停下来。

“我告诉你个王八羔子,我的事情需要你来插什么嘴,你想着那钱不是你出是吧,非得打死你不可”

“说大话谁不会,有本事来啊”

父亲和堂姑父停下来之后继续针尖对麦芒,两人你来我往。

“爸”

李平从家里出来,向父亲和堂姑父走去。刚开始发育的身体,显得瘦瘦的,前面额头部分的头发圈起来,显得很清秀。

父亲没在意嗯的一声算是应了,然后继续狠盯着堂姑父,堂姑父则是被堂姑姑拦腰抱拦着。

李平心里想着,该怎么结束这场闹剧。上一世他们家就是这样赔了不少钱,父亲更是几乎断绝了和他们来往,除了母亲偶尔还跟堂姑聊天,而父亲也在村里落了个不好的名声。

“爸,是不是那个伯母说要去大医院检查,要好的营养品,要赔偿?”

“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

父亲还在那里对峙,小叔则是叫李平回房里去,这是不是小孩子该管的。

“爸你就让那个女人去嘛,国家法律是有规定,如果真的是你的过错,那我们就走法律程序,该怎么赔我们赔就是,如果查出来那个女人没什么问题,那就是纯粹想要讹诈我们,那我们就到法院里去告,要回我们的赔偿,并且医药费这些就让她自己出。”

“凭什么医药费她自己出?她是因为你爸才摔倒的”

堂姑父那边对着李平哄道。

“姑父,如果真是我爸的主要责任该怎么要我们肯定不会逃脱,如果不是,她要讹诈我们,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出?到时候她恐怕还得挨官司,进派出所赔偿我们呢。姑父,您干嘛这么维护她,难道她得了好处还分你一点吗?”

“你个小破孩,毛都没长齐,懂什么?”

堂姑父显然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个清秀,原本胆小羞涩的男孩如今竟然站在他们长辈面前说着些让他们意外至极的话语,一般村里人就算起矛盾了,也只是私下里自己协商解决,并不会闹到派出所,法院里面去。

李平没管,继续对着看向过来的父亲说

“爸,这是我们老师说的,之前他就教过我们,这类事情最好就是交给警察去做,我们都相信爸爸,就算最后是我们的责任那我们就按照程序来,该道歉的我们一家道歉,该怎么赔我们就赔,哪怕是借钱,砸锅卖铁呢。不是,咱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爸你说呢?”

“对对,孩子说的对,就这么做吧,不要弄出了认命呀。"

一旁拉着父亲的手的母亲,擦了眼泪,赶紧出声同意。

周围的亲人都看着李平,像看一个小怪物一样,这小破孩,前天还感冒了发烧,流着鼻涕呢,今天突然脑子就这么清晰还知道这么多,不会是烧坏了吧?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