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高分小说推荐_热门爆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五指文学网 > 小说库 > 请不要让我病的这么内疚
请不要让我病的这么内疚

请不要让我病的这么内疚 Newbi

连载中 战斗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2 10:13:09
在外星人侵略全世界的环境下,身受不治之症所苦就算了,日夜与各种洪水猛兽徒手搏斗、三不五时就有外星势力闯入大闹。好不容易找到能够治愈自己病情的小萝莉上前搭讪,却反而卷入了人类、病毒、外星人三方势力的纷争之中。索性能的是迎来充满热血刺激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嗯…”

抚媚却又带有点无力感的轻微呻吟自趴在书桌上的女子口中传出。

即使隔着眼皮也阻挡不了阳光借由刺痛她畏光的右眼将本来就只是浅眠的她唤醒。

再稍微换了个角度仍然没有改善情况后,爱濑终于决定稍微费点神控制了一下自己那一撮深蓝色的浏海将右眼遮了起来….

没错,就是控制,明明长着一头银色短发却偏偏在从头顶到浏海的一小段部位长了一撮完全不同颜色的深蓝色的毛发,而夸张的是这撮颜色异样的头发还不知道是不是长有运动神经和肌肉纤维似的居然可以依自己的意识控制动作…

不过也多亏了这撮蓝发能够专门为自己夜视极强也极度畏光的右眼屏蔽多余的光线,与那撮蓝发相同,爱濑的双眼也并非正常的器官。

右眼本该是瞳孔的部位是如同水彩的金色颜料滴在水面上晕开的模样,并且还型态不定的漂动着,听医生说是某种能在眼角膜下漂动的感光细胞(毕竟当时也不可能真的把眼睛挖出来检查),虽然能在暗处看得非常清楚,可这样反而造成右眼严重畏光。

而没有浏海屏蔽露出的左眼也与正常人不同,与右眼同样是少见的金色,虽然有正常人一般的虹膜和瞳孔,可左眼并没有眼白,取而代之的是与虹膜同为金色,若昆虫般的复眼。

反正都已经醒了,爱濑也不打算继续睡,又或者说是想睡也没办法,早在被阳光驱散那些微睡意后,身体各部位的疼痛感开始不断的涌现出来。

除非真的疲惫至极,不然光是躺着或趴着不动,对这股流窜全身的剧痛根本毫无帮助,再睡也只是找自己不快,只好活动一下在书桌趴睡变得有些僵硬的身体驱散倦意。

这是自己一出生...或着该说一被创造出来时就有的恶疾,是处于基因层面的问题,普通的医疗手段完全无法医治。

自己在被制造的过程中出了一些小意外,导致基因上出了不小的缺失,导致自己只要醒着,每分每秒,身上只要长有神经的部位都会传来令人难以忍受的剧痛,就连眨眼等小动作,眼皮都会传来仿佛被利刃切割的刺痛。

小时候甚至为此而自残过,就是为了脱离那些剧痛哪怕一秒...

不过那也都是以前的事了,都长到这个岁数了自然也不会毫无对策,所以自残什么的...

好像也不算停止勒?

想这些也没有什么帮助,为了缓解疲劳和疼痛的双重痛苦,爱濑伸了个懒腰,肌肉活动增加了疼痛感更加驱散了睡意。

就在挪动空间舒展自己180公分高挑身材的同时爱濑也撇见了书桌上被自己口水弄糊的历史课本。

“啊~难怪会做那种跟历史有关的梦,看来今天是没办法翘课多睡一点了。”

会睡在书桌完全是自己因为昨天熬夜读历史读到睡着的关系嘛?

磅!!

就在爱濑感叹自己人生有多辛苦,老是需要将自己逼至极度疲劳才能入睡时,房门就被人用力的踹开。

根本不用去猜进房间的人是谁,会这样开房门的只有卡比娜而已,而且还不就是进来催我起床而….!?等等!(完蛋了!!!)

被一道巨力以垂直九十度角重重的踢在肋骨上,力量大到爱濑完全可以察觉自己好端端坐在椅子上的屁股貌似悬空了。

噗!!

肺部被压缩导致不知道是口水还是血液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而且还没等到触觉以外的感觉浮现,左肩似乎又撞上了什幺硬物,从那碎裂感的和滋滋声来判断应该是被踢飞然后撞上了墙壁。

(啊啊...不妙呢...)

笑意不自觉的在脸上咧开。

受伤的部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经受损的缘故,疼痛的感觉暂时消失了。

好不容易驱散的疲惫感因为疼痛短暂消失的救赎再次挟带着睡意袭来。

不过爱濑还没来得及判断滋滋声是墙壁磁砖碎裂的声音还是自己骨头发出的声音,本就疲惫的精神伴随着因撞击而麻掉的身躯让爱濑失去意识晕死过去。

“妳到底要睡到什幺时候,已经快来不及了妳知不知道!”

淡褐色长发束成了细长双马尾的少女指着左肩和半边背部陷入墙壁的姐姐怒骂道,完全没在意自己刚刚才一脚将对方从椅子上踢飞。

接着也没管爱濑有没有回应,自顾自的拿起了床边的书包和她出门必定随身携带的红色护目镜走出房间。

“早餐已经做好了,妳最好不要让我知道妳没有吃完就出门!”

只不过在她关上房门之前回头对没有任何回应的爱濑叮咛(?)了一下后才把门大力的关上离开。

直到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爱濑才因为肩膀被磁砖碎片挤压的刺激感慢慢转醒过来。

“呜…..卡比娜这孩子…”

看了一眼被自己撞碎的墙壁磁砖,自己亲爱的妹妹也真是越来越暴力了啊,真替她以后的对象感到担心,要不是自己的体质特殊,先不说撞墙的二度伤害,第一下踢击绝对是能够踹断正常人肋骨甚至让骨头**肺脏的程度。

在确认身体很可惜的没什幺大碍以及自己因昏迷而补眠…

呃不,是迟到了一个个小时以上后,爱濑才有些疲惫的打着哈欠准备离开房间。

刚刚那迟到的一个小时正好就是历史课…

(算了,正好不用带课本,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就慢慢去吧,反正距离数学考试也还有时间。)

旷个一两节课也没差啦,大不了扣点分数,区区历史课她还没有烂到会因为旷课就不及格的程度,而且说实在话要快也不可能快的起来,因为要是不把卡比娜做的早餐吃完的话…

虽然并不反对卡比娜对自己暴力相向,但自己在卡比娜心中的形象绝对会崩坏成抖M姐姐的,这点她绝不退让。

想到这里爱濑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这也是她从来没有对卡比娜生气的原因之一,就算卡比娜每天对自己拳脚相向,但其实从很多地方都能察觉到,卡比娜其实很关心她,就好比每天都会刻意比她早起做早餐,只不过不知道为什幺都会以'过激'的方式表现罢了。

“唉~真是的,要是那孩子能在温柔点就好了。”

改天得好好跟她谈谈才行。

只不过要说服卡比娜绝非一年两年能办到的,还是先解决早餐再说好了。

然而在打开了房门直面餐桌后,爱濑那一抹因想到卡比娜关心自己而露出的笑容就碎裂了。

就算避开左眼复眼部份视力低下不谈,她的双眼的视力还是不错的,爱濑很确定自己在餐桌上没有看到什幺轻食早点,但她相信自己能够判断什幺叫做满汉全席。

因为食物已经多到把餐桌摆满之后其余的盘子都必须半边悬空才放的下的地步,可能不小心一碰到,餐盘就会掉到地上碎给你看。

在食材珍贵的现在一次煮这幺多简直是暴殄天物!

由于家里的伙食一向不是自己负责的,所以爱濑也想不通卡比娜这幺做的用意,不过自己的妹妹是怎样的性格她可是非常清楚的,她并非奢侈成性的大小姐,这么做肯定有什么用意。

(这…这是冰箱食物快过期了索性一次性全煮掉是吗!?)

要不打包去学校分人吃吧,这幺多怎幺可能吃到完嘛,让西姆和雪绘帮忙分着吃还比较有可能。

想到就做,爱濑立刻走到了厨房准备拿餐盒打包食物,只不过优秀的视觉让爱濑不小心注意到了放置着餐盒的碗架上被人设置了简易的重量陷阱。

陷阱简单到让人几乎不用思考就能明白,只要碗架上少了哪怕一点重量就会牵动触发陷阱用的钢丝,这是卡比娜目前所读的那个年级会教的陷阱,当初自己也有学过。

沿着钢丝网上找,爱濑打开了上方放至碗盘的橱柜。

(武器名称:BrainBreaker,登记号CI-69也是爱濑本人的爱枪,由方舟兵工厂制造,为了防止外星人对电子科技干扰,没有任何电子零件,使用特制火药来产生强大威力的近战专用短筒散弹枪。)

是给士兵在遇到敏捷迅猛或防御力高的外星猛兽难以瞄准时近距离战斗用的,力求差皮即死的效果,一发射击的威力只要角度别太倾斜基本上可以打穿坦克车装甲….

可惜后座力太大,在让特种部队士兵试射了一发导致那名士兵在医院躺了几个月后,兵工厂就决定将这种射一发就烂手的枪除了弹药之外都停止生产。

爱濑看了一眼正对自己的枪口和板机上很巧合的绑着卡比娜陷阱的钢丝后慢慢的关上了橱柜的门,乖乖拿起了餐具。

▄▄▄

喀嚓!

用颤抖的手勉强的把门关上,爱濑擦了擦因胃酸逆流再度从嘴角溢出的胃酸加血液混合物。

(原来胃出血是这种感觉啊…)

从外表就能看出胃部的位置像是被从体内塞了一颗球似的。

反胃恶心兼胃痛就算了,胃被撑大的同时也压迫到了周围的器官,导致呼吸困难心跳急促等更多问题,连要外出锁个门都因为头晕插不准钥匙孔真是令人难过。

这还是自己在把所有食物打成汁尽可能压缩体积后才能只有这种程度,要是直接进食估计是…

这种折磨方式还是第一次体验呢,以往胃部受损通常都是在肚子被人用武器或俐齿凿出个大洞之类的,不过真要她选的话会选择后者就是了。

想到等等还得从公寓走一大段路去学校,爱濑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当初因为贪便宜加上体力可以负荷没有申请接驳车。

不过这时一旁有些距离的楼梯口处传来的刺耳尖叫声打散了爱濑混乱的思绪。

“走开…走..啊!!!!!”

那是女性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正常人就算歇斯底里的咆哮都不会到那种程度,因为那是连已经喊到声带沙哑也没能停止那种可怕的哭喊声。

一名浑身是血的OL后脚正一边不断乱踢着一边想要趴离原地,只不过才往前爬没多远就又被某种力量拖拉回楼梯间视线的死角,身上有多处开放性的可怕伤口不说,有好几片肉只剩肉丝肌腱还连在身上,随着女子被拉扯的同时在地面拖行着。

不过楼梯间的空间显然藏不住凶手的身影,更何况凶手甚至还不只一只,大约有五、六只有着与鬣狗相似的身姿但身上长满硬甲,看不出是什幺的物种正在攻击上班族女子。

看来是先攻击女子的下半身将她放倒,现在除了正在撕咬女子腿部的几只之外,其他野兽准备进一步的攻击女子的脖颈将她杀害。

先不说人类,身为一个猎物,除非失去行动能力或是死亡,不然没有任何不反抗的道理,哪怕知道就算难逃一死也一样。

上班族女子疯狂的用手中的公事包挥打,哪怕一秒也好,她不想在继续被那尖锐却又粗糙的兽牙折磨!

可就算身体已经因为遭遇生命危险分泌肾上腺素增幅肌力的情况下,疯狂的挥打除了让公事包变得破烂里面的文档文具散落一地。

女子甚至拿起身边散落的文具反击,但不仅没让野兽松口,只是给它面部位多出了几个割痕和刺伤,而女子的脸庞那原本只有些许擦伤的脸蛋明明没受到攻击,此时却也诡异的爆出了各种不断溅血的伤痕。

当然野兽也不傻,并没有给女子过多反击的时间,抓住女子手臂挥舞的空档将其一口咬住。

在强大的咬合力下,手骨就如同酥脆的蛋卷一般,让女子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确感受到粉碎性骨折是什幺感觉。

然而肚子是否破了个洞或是内脏是否正在被啃咬她完全不在意,她只知道即将被撕烂卸下的双手已经无力阻止眼前凶兽的血口咬向了自己的脖颈……

啪嚓!

书本掉落在地面的声响吸引了众多野兽的注意,而准备咬伤猎物的那张嘴也因为某种重物撞击了自己的后脑而急忙停下。

完全不用思考,本来还在手中的书包被重重的丢在了张口咬向女子的野兽身上,受到惊吓的野兽慌张的跳离原地。

虽然成功阻止女子被咬死,但被惊扰进食显然惹火了这些兽类,其中一只立刻就向着爱濑冲了过来!

而爱濑早在抛出书包的同时就曲腿一蹬向着上班族女子的方向冲刺过去,野兽才刚离开女子身边半个身长的距离时爱濑早就已经从九米远的地方近身,并且一个贯手就往野兽的嘴部刺去。

面对视线内进入啃咬范围的手掌,满口的利牙毫不留情的就往前咬去,只要等它的牙一闭合,眼前纤嫩的手掌绝对会从前臂上被撕扯下来。

上下排的俐齿在强大的咬合力闭合下发出了声响,但这是牙齿完全咬合时才会有的声音!?

等野兽发现自己嘴完全闭合并没有咬到任何东西时,它感觉到了有物体伸进了它的唇边内侧和牙龈之间!!

原本应该被咬断的四指只因爱濑稍微翻转了手掌躲开了啃咬直接插向了野兽的牙龈和唇边肉之间的空间,而露在嘴外的拇指则用力向内扣上,里应外合紧捏着唇肉用力一扯!

强大的拉扯力直接这头近70公斤的凶兽掀翻!

唰————!!!

血液飞溅的声音随着因承受不了野兽体重和爱濑冲刺时的重力加速度而被撕起的唇肉一路蔓延到了脸部。

有如撕起贴纸般一把将野兽半边脸部的皮肉扯了下来,眼部附近皮肉较薄的部分已经可以看见裸露的眼球和红中带白的眼匡骨。

不过野兽那溅血的头部重摔在地的声响并没有停下爱濑的动作,剩下的兽群也完全停下了对女子的猎食向着她咬来。

(前排两只后排两只,还有一只殿后的应该是首领。)

左眼复眼将周遭敌人的动作尽收眼底,没有任何的停顿,右臂反手一甩,手中刚撕下的血肉命中了左前方最靠近自己的一只野兽的眼部,紧接着趁它因为视线遭到屏蔽的同时左手一手刺向它的眼部。

脆弱的眼球即使隔着同类的皮肉仍被指尖高速的撞击破坏,但软弱的水晶体和包覆其外的骨骼并未阻止爱濑那如同利矛般的攻击深入体内,眼眶骨也像蛋壳一样在下一秒支离破碎,爱濑整只手掌一路从眼窝**了野兽那柔软的脑组织。

可脑部遭破坏,如中风般颜面扭曲死去并非结束,插 进头颅的左掌随便一握,也不管掌心传来各种诡异的软硬手感,爱濑抓着野兽的头部将尸体拽到身前。

滋~

另一头原本只慢了几步之遥的野兽反应不及,一口咬在了同伴尸体的脖颈处,但未等它来得及松口继续攻击爱濑,大脑已经收到了口齿间的拉扯感和掌控身体平衡器官传来的失重警讯!

唰唰唰!!!!!!

即使强而有力的四爪乱拨也仅仅是擦到了墙壁勾起了些许沙尘,无法取回任何施力点!

(嗯呜——!!)

纵使满口利牙如今却因为卡着同伴尸体松不开,只能口齿不清的发出悲鸣,两头加起来破百公斤的野兽被爱濑一个反手抛一起扔出了公寓走道的防坠墙外直坠楼底!

可坠落会造成伤害的概念并不存在兽类的脑中,后排两只野兽的脚步并未因同伴从视线渐离而停下,攻击下盘,放倒眼前较自己高大的猎物才是它们的首选,这让本就不宽敞的公寓走道被两只野兽并肩而行后几乎完全堵死,能够躲避的空间少近乎不存在,不过…

躲什幺?

几秒前两只野兽未离手时的重量就用来增加腿部续力的力量,爱濑在抛出了两兽后整个人如炮弹般向前冲去。

面对冲向自己的猎物,两头兽类各有目标,腿部或者腰部,不论咬中哪边,它们都有绝对的自信将猎物重创并拉倒在地,只是就在爱濑迈进它们的攻击范围时,准备向前咬去时却因为一旁同伴距离过近导致身躯无法顺利活动而卡住措施攻击的良机。

没有去理睬被反咬的可能性,左拳带着足以破开空气产生高音的速度由左下往右上的勾拳给了野兽的上颌一记猛击。

超乎直角的角度及不合理的出现在兽类的上颌,而强大的冲击力更将上颚断裂的那头野兽震晕瘫倒在地。

但这也给了原本被同伴卡住行动不便的那头野兽一个机会,使出勾拳的爱濑此时呈现重心极低的站姿,而同伴晕厥瘫软也正好空出了活动空间,机不可失,张口就向着爱濑的右肩咬去,而爱濑此时却仍然保持着刚刚结束勾拳的姿势,左拳的高度正好也在肩部附近。

同伴的牺牲有价值,就算眼前的猎物想要举起最接近肩膀的左手来格挡,它也有自信将伸来的那只手掌咬碎!

只不过它没注意到爱濑还空着的右手…

看着逐渐放大的兽嘴,爱濑的右手自然而然的抚摸上了那充满利牙的下颚握了上去,接着猛力向着自己等候多时的左手,左手抓住上颚右手抓住下颚,在那已陷入皮肉的利齿完全咬合之前,双手迅速的交错而过。

咵啦!!

悦耳的声音自野兽那被左右扳断的吻部发出。

那幺就剩下…

爱濑目露凶光向着最后那头尚未发动攻击的野兽望去。

那头野兽此时还守在浑身是血的女子身旁,并一只爪压在女子的身上,但此时不只那头兽,就连重残的OL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一人一兽表情一致还爱濑差点笑场。

现在看来对方已经丧失战意,但还是先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把它从OL身边吓走的好。

如同破布般丢下了吻部骨折的野兽,向着一人一兽走去。

一步!

虽然震惊的表情没变,但野兽的腿已经开始颤抖起来…

只是它的腿爪就直接踩在OL的伤口上,颤抖的爪子还抠近了与空气相见欢的肌肉束中,痛的OL表情千变万化,一副想要破口大骂可是又哑了嗓子气到快中风的感觉。

两步!

伤口的震动提下了,某种温热的感觉在伤口上流动着,反正自己大概也没救了,OL也不在乎血是不是像水龙头一样流失……

前提是这温热感得是自己的血才行,但这尿骚味就算她失血过多五感失常还是闻得到,爱濑逐步逼近让那头野兽吓到尿了出来,而且还直接尿在她身上,这都跑进伤口里面了啊!

爱濑当然也没残忍到眼睁睁的看着OL紧张害怕的挥着断肢乱拍驱赶根本无动于衷的野兽,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将那头兽踢飞出防坠墙之外。

“啊~虽然可以靠蛮力轻松解决,不过果然还是这种稍有闪失就会少个器官缺块肉的方式舒服啊~”

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呻吟声并稍微陶醉了一会后,爱濑自问自己可不是什幺虐待动物人士,于是很有爱心的回头将两头重伤晕厥的野兽推出了公寓防坠墙外与其它同伴作伴。

看了一眼自己血淋淋的手掌,那是刚刚扳断野兽的上下颌时被它的牙齿割裂的,稍微尝试活动了一下。

“嘛,在没使用武器和物竞天择的情况下还算不错了吧。”

在确定似乎没有伤到神经而是普通的皮肉伤后爱濑微微窃喜道,而且手部的损伤也让手掌的疼痛感稍微减轻了一点。

虽然说是这么说,不过打从一开始,爱濑就不打算使用物竞天择了。

因为一但使用,战局将会呈现一面倒的事态吧,那些看似凶恶的野兽会如同破纸般被自己简单的撕碎,这样对她来说战斗就失去意义了。

她真正需要的,是那种置身险境时的刺激感和兴奋感,那种走错一步就得面临肉体破灭的危险边缘翩翩起舞所带来的紧张感。

能够让她的大脑专注于眼前的求生战斗上,暂时自动屏蔽那些折磨着她24小时的无谓疼痛感。

她就是用这种方法才苦苦支撑至今,没有被那全身24小时剧痛的恶疾折磨到心灵崩溃的。

“咳…咳….”

干涩的咳嗽声拉回了爱濑的注意力,只见倒卧血泊中的OL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当然爱濑也不打算帮她做心肺复苏术,人家身上可是破了好几个大洞啊,要是就这样从胸口按下去绝对出现喷水池一样的效果好吗!

她很确定把血挤出来绝对不会救活女子,没让她被刚刚那些野兽吃掉已经算是救援成功了。

(算了…就好人做到底吧。)

仔细想想,多亏了这个OL把狼引来,自己才能享受战斗带来的短暂平静,也该感谢感谢她呢。

“妳的手机呢?”

听到爱濑的话,OL赶忙指向了一旁的…

OL尴尬的发现自己因为手骨粉碎成九十度指向地面,只好赶忙用眼神示意道。

“呃,不用那幺辛苦没关系。”

她完全看得懂OL的颜艺,从散落的资料中掏出了被咬到缺角但勉强还能用的环保手机,帮OL将她的惨状拍下。

不过对方居然还有心情摆poss是什幺情况!?

就算真的亲眼目睹对方内脏都外翻了,爱濑都有点怀疑她会不会等等肠子塞一塞就去上班…

不过还好照一拍完OL就断气了……..

(怎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一边压下心理诡异的想法一边查找OL对外联络资讯,将照片发给了某个疑似是她工作单位的公司帮她请了个丧假。

(没办法,还没跟对方确认清楚她就死了。)

反正食尽已经被自己阻止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之所以还有闲情逸致拍照,绝不是因为爱濑有什么变态嗜好,而是因为在方舟,死亡...是有条件的。

这是方舟的特点,只要不是自然死亡就能在每年为期两个月的复活节复活,大不了就是等到下次复活节才能再去上班了,某种程度算是留职停薪。

然而方舟上存在的奇迹不仅仅是如此而已,自己刚刚屠杀的那种看上去像长着硬甲的鬣狗很可能就是多种生物在复活节混合交配出的新品种,这没什幺好奇怪的。

复活节除了死者复活之外还有许多奇迹,其中之一就是方舟上所有生物在复活节期间。

’’不受生殖隔离的影响’’!

她们这些基因改造人类也是在复活节期间才能造的出来。

但是这些野生动物为什幺会进入住宅区猎食人类?

照理说应该会被军队阻拦在住宅区外面才对。

专门应对野兽入侵城市的那个部队,爱濑很怀疑他们的入队标准根本就是要先得到选美比赛冠亚军。

所以以那种体格来说,就算或多或少会有伤亡,但阻止这些新品种野兽进到市区并不非不可能。

唰…….

某种耳熟的声响将爱濑因过度思考已经开始恍神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嘶唰…….

那是爱濑不久前才听过的声响,兽爪与地面摩擦时会发出的声音,而且正逐步靠近,就在自己后方不远处。

爱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第一头被自己撕掉脸皮的那只野兽!

可能动物顽强的生命力让它只是重伤但却尚未死亡,如果让它继续到处乱晃也不太好,有时候身负重伤反而会激起动物的凶性,要是有哪家住户开门时被它临死反扑咬伤就糟了。

迅速转过身来同时将OL尸体旁的公事包用上转身的力量以极快的速度向音源的方向投掷过去……

利用野兽就算要从攻击自己也必须应对以高速飞去的公事包的那一刹那空档随机应变进行反击。

已经身负重伤,脸皮被自己撕掉导致满脸是血的野兽可能也会因为看不清楚公事包而被命中,OL那三公斤重的公事包以自己的力量投掷出去绝对能打死那头已经大量失血的野兽。

不过这只是最初的念头,并不会真的这么做!

这也是为什幺明明腰间就系了把匕首,却仍然从头到尾赤手空拳跟野兽互殴的原因!

当然也不排除个人找刺激的因素就是了。

在方舟,用人造物伤害地球自然原生物种(包括复活节混种的那些),会出现伤害反馈。

简单来说,要是自己刚刚拿刀砍断野兽的头,那幺自己也绝对会凭空被反馈的能量断头,而且反馈造成的伤复活节还不会修复,基本上受致命伤就等于死绝了。

光看OL脸上凭空出现的伤就知道,用人造物伤害方舟原生物种,那幺你的身上就会反应出相同的伤势,只不过反馈的程度似乎跟生物的体型和族群数目等尚未考究明白的因素有关。

OL的尸体旁散落着各种公事包掉出来的文具和纸本资料已经许多杂物,但爱濑战斗时最忌讳的就是浪费时间思考,要怎幺反击这种事她早在思考前身体就自动做出反应行动了!

“秘剑—OL!!”

迅速转身的同时爱濑快速抓起了OL尸体的腿部,以腿部结构的强度来看也不怕OL的尸体被自己这样一甩而骨折导致丢出去时施力方向偏掉而失准!

这样就算OL的尸体不小心把狼砸死也没关系,因为不是人造物。

只是爱濑忘记了OL的腰部才刚被野兽给啃食过。

唰啦~

搭配着如同少女戏水时那种清凉悦耳的泼水声,大量的血水伴随着OL断裂的下半身和部分内脏被爱濑扯断扔了出去!

成功让正试着把阻挡在住户门前的野兽尸体推开的少女体会了什幺叫做'人体'彩绘。

原来兽爪磨擦地面的声音是因为少女搬动尸体发出,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少女被尸块撞伤是小,但这肯定会给对方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然而就在爱濑思考难得加速,努力想办法阻止眼前的悲剧发生时,尸块和血肉居然在瞬间如同被墨汁泼到般变黑,接着膨胀…?

爱濑的大脑完全无法理解这极短时间内发生在眼中的一切。

轰!!

巨大的音爆伴随着冲击波直接将爱濑震飞,整个人撞在走道底部的防坠墙上,强大的力量让防坠墙直接瓦解碎裂,没时间去管身躯撞击墙体造成的伤势,爱濑连忙在自己坠楼前一手拉住了防坠墙外漏的钢筋。

哐!

“呵呵…这算报应吗。”

没想到钢筋根本没撑住自己的体重,而且整根钢筋连同一部分的墙体还一起被拔了起来,看的爱濑都不知所措的笑了。

...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